大武汉方志网首页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春秋 > 本籍名人 > 详情

中共党章研究权威叶笃初在武汉谈中共党章
时间:2017-02-04 14:43:44 来源:武汉地方志办公室
分享到: 收藏

\

叶笃初

        2016年夏,中国著名政治学家、中共党章研究权威叶笃初在武汉就中共党章历史传统、章程修正、时代特点以及尊崇党章的重大理论和实践意义发表重要谈话,并指出武汉在中共党章史上具有特殊的重要历史地位。

        叶笃初1933年出生于汉阳一个书香门第之家,幼时打下传统学问扎实功底,少时接触西学,16岁时在汉口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地下外围组织,从事进步学生活动,17岁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读书甚勤、兴趣广泛,知识广博,理论基础坚牢,1978年任中共中央党校教授。叶笃初从20世纪50年代中期开始,致力于共产党发展史及其执政和自身建设规律研究数十年,著有《党章论》等20余部党章研究专著,是我国“党章学”第一人。

为党立言 重于泰山

        叶笃初是我国把党章作为一门学问来研究的第一人。早在1988年,他在全国率先引进国外共产党、工人党党章的研究成果,主持编译出版了《社会主义国家执政党党章研究》,该书涉及世界16个执政的共产党党章及有10余位专家的述评,在学科建设上逐步建立统一用语规范。1991年他撰著出版了《中国共产党党章史略》,首次对中国共产党党章历史发展进行了系统的整理研究,并总结了中国共产党党章的特色和传统。2003年他的《新党章新思考》出版,使党章史研究再开新的生面。在人们的日常学习中,谈论党建党章似乎有些生硬,生动不起来,但叶笃初能用很生动平实的语言,深入浅出地把复杂的理论问题具象化。他曾在接受中纪委网站采访时用周恩来的一句话给党员干部题写寄语,“我送你们一句话:我们都是党的人,一人就要有一人之用。”

        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唯独“一大”没有党章,有人对此提出:这是不是个“历史遗憾”?叶笃初认为:“不能简单断言一大没有党章,”他说,中共实际上在幼年时期就很重视党纲党章建设,中共的一个先天优势,就是在诞生准备之初就遍览了全世界共产党创建的相关经验和智慧,进行了充分的学习与比较,同时又饱吮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积蓄,有着自己的特色和个性。中共“一大”实际上就在为党章出台做准备,并做了很多准备。中共“一大”和“二大”的间隔时间并不长,只有一年,因此表面上看“二大”出台了党章的基础性文件,但这跟“一大”的努力是分不开的。可以说,中共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很有组织意识、规范意识、典章意识的政党,这种气质和精神,是从“一大”就开始了。

        无论是在革命战争时期还是在和平建设时期,国内外环境总在变化,党的纲领、目标以及组织要求就在相应变化。党的“七大”以后,党创造性地在党章整体结构中加入了“总纲”部分,与具体章程规定一起共同构成整体党章。叶笃初指出,中共党章将总纲和条文结合,是中国特色的创举,总纲部分有总目标和每个特定历史时期的具体目标,是很有时代特点也必须反映时代特点的,因此当时代变化、时间推移,就必须有所变动。

        1982年以来,叶笃初数次参加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党章修改的文字起草和前期准备工作。他深感党章是党的集体智慧的产物,是从中央到基层、从领导同志到普通党员整体意志及愿望的集中表现,“为党立言重于泰山”。20世纪90年代,他参与党章修改工作,当时开会讨论是主持人念一句,就问大家有什么意见,一句一句反复斟酌。叶笃初说:“有时感觉字字、句句都有千钧之重。”他指出,只要人们花一点时间来仔细读读当时写上去的党员义务这些条文,就会感到这些内容是多么重要,对于现在和将来都是具有根本规范意义的。他说:“坚决反对一切派别组织和小集团活动,反对阳奉阴违的两面派行为和一切阴谋诡计”,这一党员的义务条文,在党的“十二大”时就写上去了,到党的“十四大”讨论的时候,党内各种意见提了许多,有人提出来说,如今这个情况变化了,还要不要说反对阳奉阴违、反对两面派行为呢?叶笃初当时党内生活经历有限,猛听不觉得重要,但20年来他一直琢磨,我们的党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谁敢保证以后乃至后代不会发生这种事情?党员义务条文中没有这个内容行不行呢?今天他尤其觉得当时那些主张不拿掉的专家太有智慧了。

        叶笃初说:“党章文本的制定,它的重要性、原则性、根本性,它作为一种记忆和历史文献,是要在党的生活中刻下永久印记的。”我们要正确对待党章的变与不变。修正党章章程,原则是可改可不改的就不改,可小改的就小改、必须要写的就写上去,做不到的就不写。不是说什么东西都要明确规定就是好的,规定太多太细,往往会造成刻板、教条。有的东西需要我们心领神会,需要大家的自觉经验养成。党章要“通”,只能做基本的规定。许多实际生活问题,需要具体问题具体解决,离不开人们的自觉领会。我们在很多时候,都是具体法甚至习惯法代替成文法。党章法只能说个大概的原则,越细越不容易落实。在中国共产党诞生以来的90多年间,党章一直在与时俱进,有所修改、充实、完善,这反复表明党章在不断地进步,不断地修正,更重要的是在不断地创新。党章是与时俱进的,党的“十八大”就把“两个百年”的目标就写入了党章。

武汉是党建名城

        自中国共产党诞生以来的95年间,已有17个版本的党章,其中“五大”党章是在武汉制定的。武汉在党建史、党章史上有着重要的历史地位,是名副其实的革命名城、党建名城。

        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的紧要关头,4月27日至5月9日,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在武汉举行,出席大会的有80多位代表。这次会议是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按照规定,党章应由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制定并通过,但是由于情况紧急、形势紧迫,这次会议没有专门讨论修改党章的问题。后来的“五大”党章,是中共党史上唯一一部由中共“五大”产生的中央政治局通过的党章。

        尽管如此,“五大”党章仍很有历史特色,是中共党章史上条文较多的一部党章。叶笃初指出,与“四大”党章相比,“五大”党章作了许多补充和修正,内容包括党员、党的建设、党的中央机关、省的组织、市及县的组织、区的组织、党的支部、监察委员会、纪律、党团、经费、与青年团的关系等十二章共八十五条。特别是在党的组织系统方面,作出了较之前四部党章更加详尽系统的规定,如:党员部分规定的入党条件更加规范,从“四大”党章的“承认党纲及章程、为党服务”到“承认党纲及章程、服从党的决议、为党工作并缴纳党费”等。还提出了党员的年龄限制,第一次明确规定党员年龄须在十八岁以上,这条规定一直沿续至今。“五大”党章第一次在组织原则和组织制度方面,明确规定“党部的指导原则为民主集中制”,这是从党的根本法规的高度第一次出现民主集中制的提法。我们党做得比较好的历史时期,多是严格遵循了民主集中制原则的时期。反之,则没有较好遵循这条原则。叶笃初说,邓小平复出后曾下很大工夫指导我们总结民主集中制的经验教训,推动民主集中制的理论阐述。因此,这条原则对于党和国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围绕民主集中制,“五大”党章提出的组织架构,设置总书记,选举“中央政治局”等,都是在尝试体现民主集中制的精神包括集体领导原则,现在回首看来真了不起。

        叶笃初研究还发现,“五大”党章第一次将党的组织系统划分为“全国代表大会——中央委员会,省代表大会——省委员会,市或县代表大会——市或县委员会,区代表大会——区委员会,支部党员全体大会——支部干事会”五个组织层级,这与当时党组织成员大量增加有很大关系。随着历史发展,这些层级组织有很多调整,但是它所传递的组织思想一直贯穿到了今天,也表现出强大的组织动员能力,是党得以保持生命力和行动力的关键。叶笃初指出,“五大”党章产生的党的监委机构,这是一个开创,意义重大,它是我们现在纪委的前身。在武汉出台的“五大”党章一直影响至今。叶笃初说,在中共革命发展史上,武汉是一个很重要的地方。1927年前后,武汉处在时代舞台的中央、时代革命洪流的漩涡,与中共党史、中共党章,有着密切的关系,地位很特殊,也很重要。“五大”党章与武汉的关系是一个很好的课题,值得进一步持续地探究。武汉这座光荣的城市,为党的发展做出了历史性贡献。

“高标能起俗,无复懦顽风”

        叶笃初对于当前开展得如火如荼的“两学一做”活动表示激赏,他认为这个活动把党章提到了“尊崇”的地位,具有历史意义。党中央强调全面从严治党首先要尊崇党章,这是很重要的一个理念,是个指导思想问题,要把尊崇党章要求落实到实处,首先要有深刻认识理解。习近平总书记创造性地提出“尊崇党章”的新理念、新要求,成为中共党章史上的重要里程碑,具有重大的理论意义和实践意义。领会“尊崇党章”理念,可追溯到十八大后习近平总书记阐明党章的文章,他鲜明地提出了内化于心、外化于行,把党章的知与行二者统一关系做出了深刻的根本性的阐释。叶笃初说,随着“两学一做”活动开展,并将趋向经常化、长期化、制度化,这对尊崇党章的再认识、再实践、再提高将有长远重大意义。

        “尊崇”比起“遵守”,有什么不同?叶笃初说,“尊崇”二字是我国的常用字,特别是“尊”字,沿用了近三千年,两字组成一词也有上千年。“尊”字起于甲骨文、象形字。其状就像一人双手捧酒坛上台阶作奉献姿态。“崇”字,它以山为本意,表明山高大状,后引申为尊重。由此可见,强调“尊崇党章”是要求党员所应达到的一种思想境界、一种自觉性的高度,这是一个高标准。数十年来,党对党员的要求通常说的都是“遵守党章”、“服从党章”。这虽然也与党员的自觉性有关系,但比较而言主要是从外在行为上来说的。而此次郑重提出尊崇党章是要求党员更加自觉,更着重于从内心出发,达到一种思想境界,二者相较有显著差异性。从“遵守党章”的一般意义转换到“尊崇党章”的特殊性状,虽仅仅是两个字面的变化,却包含着意深旨远的一个思想突破!我们或可将“尊崇党章“的提出,视为党的建设理论方面的一个“新声响”、新亮点。

        “高标能起俗,无复懦顽风”。叶笃初介绍,早年老一辈革命家谢觉哉同徐特立曾有过交流,一致认为高的或很高的标准,能够改变世俗习惯,就会驱除那些懦顽贪财之风等等。这对我们今日学习领会“尊崇党章”,体现更高要求不无很大的裨益。经验证明,只有党员的标准提得高些更高一些,方能有效地减少和去除现时党内还存在的种种歪风邪气,有力促进党的健康发展。

        叶笃初认为,党章是立党之本。党章是党为保证全党在政治上、思想上的一致和组织上、行动上的统一所制定的章程。说党章是政党的宗旨和行为规范总汇集也是可以的。党章是党内大法,是党的所有法规和制度的总来源,是最根本的党规党法,它是党的整体意志的正式表现。对于各级党组织和党员来说,党章就是行动的根本指南。我们一直强调党性意识,但相对而言比较抽象,以党章为支点,就比较具体和实用。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的党章意识具有总揽全局的作用。强化全党党章意识,可以从根本上解决理想信念问题。对于每个党员来说,理想信念、组织观念等等都包含在党章意识之中。因此我们每个党员都要以党章为镜,对照党章,以正言行。

        叶笃初针对“中共这个马克思主义政党,可不可以说早已植根于中国优良传统之中”这一问题说,我们党一直善于从传统文化底蕴中开掘生命力。有中国文化的孕育,加上我们始终坚持与时俱进,不断更新,吸收新的经验到党章和其他党内法规里面,我们的党就能一直保持先进性。我们看到的有关党的文件就有很多都体现了这种优秀传统文化精神,比如廉洁自律准则,借鉴参考了一些体现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精华的箴言警句,就是很好的典范。

        (作者刘功虎,系长江日报文化新闻部主编)

上一篇:永恒的光之源——中国图书馆事业第一人沈祖荣
下一篇:中共第一位工人党员——郑凯卿的革命生涯

分享到: 收藏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