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汉方志网首页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大武汉韵味 > 民俗风情 > 详情

一铺茅草暖三冬——茅匠与茅屋的故事
时间:2017-02-04 15:35:08 来源:武汉地方志办公室
分享到: 收藏

\

铺草建房的茅匠艺人

        茅匠是指从事草屋屋顶建设安装的工匠。旧时农村除少量瓦房外,绝大多数农户人家住的都是茅草屋。茅匠与茅屋的故事在民间相传有数千年的历史。

古老建筑

        自古以来的杆栏式建筑的屋顶大多为两面坡形且用竹料固定树皮或搭盖茅草而成,古代文献记载为“构木为巢,以避群害”“上者为巢,下者营窟”。距今约六七千年,先人们使用榫卯构筑木架房屋,因其造做与功用不同而有圆形、方形、吕字形等,房屋顶面用的就是茅草。《海槎余录》云:“凡深黎村,男女众多,必伐长木,两头搭木各数间,上覆以草,中剖竹,下横上直,平铺为楼板,其下则虚焉,登陟必用梯,用俗呼曰阑房”,即从地上竖起质地坚硬的原木作为柱子和楼架,用木板或竹篱搭成楼板和墙壁,加以荫蔽,形成房屋;“深广之民,结栅以居,上设茅屋,下着牛豕,栅上编竹为栈。”春秋战国时期陆续创制了方形和长形的陶砖用于房屋建筑,但一般普通人家是用不起的,直到明代以后,陶砖才大量用于普通人家建房,但绝大多数的民居都是土砖或竹篱茅屋。在泥瓦匠时兴之前,茅匠与木匠并重,木匠做屋架,茅匠盖屋结顶。

        茅草作为建筑材料最早可追溯到新石器时代。用于房屋建造的草,主要有茅草、麦草、稻草以及芦苇等,又以麦草、稻草最为常见。在麦、稻收获时,农户人家会将麦秸、稻秆堆成草堆垛,待空闲时将麦、稻草一把一把地扯出来扎成草捆,然后堆好备用。长江中上游地区人们用茅草盖房的较多,长江中下游麦秸草少的地方大多都是用稻草盖房,草屋通常三至五年就要重新换草,但在靠近江河湖水的地方,用芦材盖屋,芦材使用的时间可长达一二十年。

        千百年来,在广大的农村地区,尤其是南方山区和少数民族居住地区多以茅为屋。原始的自然的茅草屋的基础结构,有黄泥巴墙盖茅草的,也有用木头搭建屋顶然后用茅草铺盖屋面的,其通风透气性极好,冬暖夏凉,使用时间一般为10年左右。然茅草易霉烂,遇有大暴雨就会漏雨,即使是刚盖的新屋也不能保证完全断漏,常需要修补。每到梅雨、秋冬时节,盖屋和“拾屋”就成为农户人家的一件大事。茅匠与草、泥巴打交道,麦收后盖麦草房,秋收后盖稻草房,在露天干活,又脏又苦,每年都要忙到腊月头上才能歇下手来。

独特工艺

        茅匠以茅结顶是房屋建筑中最为古老的一种工艺,所使用的工具十分简单:一把梳耙,一只木泥抹子,一个“蔸篾挤”(谐音),一块草垫子,一把弯刀,便是其全部家当了。但在不同的地方,其工具的形状略有不同,江汉平原一带的茅匠用的是一架长梯,一把割草的刀,一个如月牙型细长而弯曲的茅钩,一头似半截竹扁担一头削成尖形的拍扁。茅匠艺人就是凭用这些简陋工具,走东跑西盖起一座座冬暖夏凉的茅屋的。

        茅匠建造茅屋的工序多样,各有各的技艺。有的矛匠在正式盖房前一天,为了使草服帖盖的顺手,茅匠须把草泡在水里,待草吃透水再捞起来整齐堆好。茅草盖顶要用大量的土泥,藉以粘住茅草,由此要事先准备好烂泥。茅匠从屋檐的最下边起铺草,铺草时会先涂上烂泥,草的根部朝下,一层一层铺向屋顶。如果屋檐的草不齐时便用泥板子拍整齐后再进入下一道工序。有的茅匠靠手上的功夫,将刷过的草一根一根一把一把将草的尾部往里、根部朝外一层一层地倒插进去,将草拍得整整齐齐,严严实实;拍一层草,浇上一层浆泥,再插进一层草,再浇上一层浆泥;如此反复地将屋面整得像一层层梯田,草面看上去“一水平”,草根一刷齐,见不到一星半点的倒戳茅。泥干草紧后,想在屋面上抓一把草使劲往外拽也是拽不出来。

        有的茅匠盖房前在地面上撒了草木灰,将稻草薄薄铺在草木灰的平地上,然后用浆糊状黄泥浇在稻草上碾压,直至泥草混为一体。草木灰有便于吸潮也便于草脱地的作用,青灰色,农村人管它叫灰巴,朝着屋内美观。待木工将椽子、横条钉好后,茅匠就叫小工用圆木棍或毛竹杆将灰巴像卷草席般卷起来,用两架木梯,一人站一边,顺着梯子爬上屋檐向上铺开,再由茅匠在上面铺草。铺草时,茅匠在灰巴上刮些熟泥浆粘住秸草,把檐口铺的第一层草掖实铺平,用“蔸篾挤”把压草的横条串纸篾绞紧,用草垫将草压实后,然后向前挪一步,再铺上一把草,这样一层层的往屋顶上铺。整个屋面铺好后,茅匠用梳耙梳理屋面,使其下雨时沥水快不漏水。有的茅匠盖草是在屋面涂上一层烂泥粘住茅草,再在涂过泥的地方均匀地铺上约二寸厚的茅草,然后由后往前依次将茅草理顺扒紧,扒得越紧,就越能断漏。好的茅匠扒过的地方,紧得抽不出一根草来。这样一层挨着一层,一直到屋顶。

        茅匠盖茅草屋顶的工艺一般为家传。茅匠铺屋脊时,大多采用马搭鞍的盖法,即把草把分开成“马鞍”形,把骑在屋脊上麦草压实绞紧。为增加房间的亮度,有的茅匠会在房顶镶上一两块玻璃或亮瓦用来透光。茅匠检漏补修前把草茎打成捆,翻修时沿着屋脊从左向右、从上向下撤掉腐烂的草,换上新草用拍扁拍打严实,再用草绳横七竖八地网在整个屋面上面,以免大风掀开屋顶。高明的茅匠还会“盖屋送家”,即盖好屋顶后,茅匠顺便将梯子搭在茅屋檐下的房檩上,在大门的上方横着扎入两根木条,安上一片青瓦,下梯后对主人说:“屋顶已收拾熨贴了,恭喜春上财喜进门。”第二年开春,南来的燕子在青瓦上做成小泥巢,满巢的雏燕将小脑袋伸出来欢快地“叽叽喳喳”!这就是茅匠“盖屋送家”留给东家心中的甜蜜!

千载风情

        茅屋作为一种独特的建筑风景,为历代文人学士所吟唱。其著名诗篇有唐代诗人杜甫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茅飞渡江洒江郊,高者挂罥长林梢,下者飘转沉塘坳。”还有《春日江村五首》诗曰:“茅屋还堪赋,桃源自可寻。”此外有《左传·桓公二年》的“清庙茅屋”(杜预注“以茅饰屋,著俭也”), 唐姚合的《将归山》诗“闻道旧溪茆屋畔,春风新上数枝藤。” 还有清王士禛《池北偶谈·谈艺六·鸡上木》“日午吹烟绝,吟声出茅屋”,等等。我国最著名、保存最完好的茅屋莫过于成都杜甫草堂,杜甫草堂位于成都市西门外的浣花溪畔。公元759年冬天,杜甫为避安史之乱,携家由陇右入蜀,营建茅屋而居,称“成都草堂”,杜甫离开成都后,草堂便不复存在。五代前蜀时诗人韦庄寻得草堂遗址,重结茅屋,使之得以保存。经宋、元、明、清多次修复后,成为建筑古朴典雅、园林清幽秀丽的著名旅游胜地。

        岁月悠悠,沧海桑田。随着社会的进步房屋建筑也不断发展变化。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靠近城市或乡镇的农户人家大多盖上了砖瓦房,虽然在山区和交通不便的地方,大多仍以茅屋为主,然改革开放后的经济快速发展使茅屋惭惭退出了历史舞台。到90年代茅匠这一古老行当就很难寻踪问迹了。

        进入21世纪后,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休闲旅游蔚然成风,许多旅游景地建起茅草屋供人们观光休闲,茅匠于是又“起死回生”,但已不再是原始意义上的茅匠了。新时代的茅匠不仅会茅屋设计,还将灵感通过美学、空间艺术应用学、环境艺术学来诠释原生态生活,让人们从中领略到了古老而又时尚的绝妙风情。

        (作者唐昌凯,系原《长江蔬菜》杂志主编)

上一篇:《百子歌》讲述武汉故事
下一篇:忆少时元宵节游灯烛

分享到: 收藏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