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汉方志网首页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水城桥都 > 桥梁隧道 > 详情

从武汉长江大桥出发走向世界 武汉建桥“国家队”树立“中国标准”
时间:2017-10-20 17:07:23 来源:长江日报
分享到: 收藏

\

1956年,武汉长江大桥施工全景记者詹松 翻拍

\

2015年,港珠澳大桥施工现场

\

2016年,马尔代夫中马友谊大桥施工现场

        10月15日,武汉长江大桥迎来通车60周年。60年前,万里长江第一桥,举全国之力;60年后,在武汉的一家建桥企业,高峰时同时开建10余座跨江大桥。目前仅在长江上已建成和在建的桥梁就接近200座,惊涛骇浪之上,不断刷新中国和世界纪录。

        60年来不变的是“好好建桥,建好桥”

        9月30日,中铁大桥局承建的世界上最宽大桥武汉青山长江大桥架设首梁,每片T梁腹板位置都张贴有一张醒目的二维码“身份证”。手机一扫,梁号、梁长、预埋钢板、浇筑时间和人员等详细信息一目了然,二维码信息同时作为竣工资料移交给业主,日后若出现任何问题,有证可查可追溯。

        目前正在建设的蒙华铁路公安长江大桥、武汉杨泗港长江大桥都已广泛运用二维码“身份证”,对质量终身负责。

        本月,中交二航局承建的沪通长江大桥天生港专用航道桥钢拱即将合龙。铆工王家定和他的团队为实现钢桁梁精准拼接,将半数螺栓孔打入冲钉,全部精准对位后,用高强螺栓栓接另一半孔眼,再将先前打入的冲钉退出,换以螺栓铆合。连接点的角度不同,铆工需不断变换姿势,抡着大锤一遍遍敲打,将一根根冲钉精准嵌入螺栓孔内。

        时光倒回61年前的10月,武汉长江大桥铆钉铆合钢梁将近一孔时,检查人员发现铆钉与孔眼之间存在最大2毫米缝隙,出现松动,钢梁拼接和铆合作业当即停工,直至1个月后新的铆钉完全填满眼孔,误差小于0.4毫米,拼装工作才重启。先期已铆合的1万多个不合格铆钉全部弃用。

        已85岁高龄的中铁大桥局原副总工程师刘长元回忆,当年对大桥铆钉的施工精度要求非常高,先将冲钉打入孔眼定位,再将烧到1000多度的铆钉趁热铆接。“铆工打掉一个冲钉,铆一个铆钉,铆合后,检查人员拿着小锤敲一敲,就知道是否达标,不行就铲掉重铆,最后的误差只有零点几毫米。”

        “能经得起时间检验的工程才是好工程,武汉长江大桥60年还坚固如初,可以说经受住了检验。桥位、桥跨、桥式、建筑美学、功能布局都非常合理完美,堪称至尊经典。”近日,记者采访中铁大桥勘测设计院副总工程师徐恭义,作为现代大跨悬索桥的领军人物,他对“爷爷辈”的武汉长江大桥赞不绝口。

        刘长元从长江汉阳岸36楼的家中推开窗户,武汉长江大桥清晰可见。他指着远处的桥墩对记者说,“我天天都能看到大桥,还能看到自己当年负责建设的7号墩和8号墩,当年用苏联专家西林提出的管柱钻孔法施工的第一个桥墩就是8号墩。”语气中透着自豪。

        60年来,历经风雨沧桑的大桥,巍然屹立在大江之上,承受了77次意外碰撞事故的考验。今年武汉长江大桥的一份“体检报告”显示:2.4万多吨的钢梁无弯曲变形,八个桥墩表面无一裂纹,一百多万颗铆钉无一松动,全桥无变位下沉。经专家鉴定,寿命可达百年以上。

        徐恭义表示,60年来,中国的桥梁事业变的是技术工艺和装备,不变的是“好好建桥,建好桥”。

        建武汉长江大桥为中国桥梁建设打下基础

        9月30日上午,孟加拉国帕德玛大桥长150米、重达3040吨的钢桁梁被稳稳放在大桥墩顶,标志首孔钢梁架设成功,架桥“神器”是中铁大桥局自主研发的“天一号”运架梁一体船,可一次性吊起600头成年大象。

        60年前,武汉长江大桥所用的吊机是外国的,钢材是苏联进口的。

        90年代初,刘长元曾受邀赴日本参观本州至四国的联络桥,“当时看了确实震撼,一条线上有很多座桥,其中一座规模很大,当时,他们已经用上2000至3000吨的浮吊,钢梁分成几段就吊上去了。”不过,刘长元当时就笃定,有了武汉长江大桥这座现代桥梁的开端,中国自己也能制造这样的装备,建造这样的大桥。

        如今大桥局自主研发的“天一号”3000吨运架一体船、“小天鹅号”2500吨运架一体船在超级工程——港珠澳大桥主体桥梁建设上大显身手;“大桥海鸥号”起重船能在世界风口海域,将1000多吨重的钢桁梁稳稳放上平潭海峡公铁两用大桥墩顶。

        一座座长桥如长虹卧波,装配式施工早已实现:箱梁在工厂内制造,墩身、承台在岸上预制,再由架桥“神器”现场拼装。刘长元感叹,如今我们有了中国钢,有了自己的装备,计算机也有了大发展。“过去建武汉长江大桥时,要算一个杆件的受力,只能用手摇计算机不停地算,得算一周。”如今在长江上能建这么多连续梁桥、悬索桥和斜拉桥,在深山峡谷建起这么多拱桥,得益于我们的自主创新和技术进步。

        中铁大桥院院长张敏介绍,2003年当年大桥院设计的长江大桥仅1座,现在由该院设计正在施工及做前期研究的达到30座,90%的国内桥梁原创技术出自该院,这些得益于建武汉长江大桥时播下了创新的种子。“如今设计、施工、材料、装备全桥梁产业链已实现100%国产化。”

        中铁大桥局董事长刘自明透露,目前,长江上已建在建近200座桥梁,几乎每一座,大桥局都不同程度参与,而其中七成是以大桥局为主施工。今后5年,长江上还将建造80余座桥梁。现在世界排名前十的斜拉桥、悬索桥、拱桥中,中国桥梁均超过“半壁江山”。

        如今,中铁大桥局、中交二航局等“建桥国家队”,高峰时一年有10余座长江大桥同时开工建设。被誉为“中国悬索桥之父”的桥梁专家杨进也曾感叹,建万里长江第一桥时,最高峰时2万建设者同建一座桥,如今沪通长江大桥最高峰也就一两千人。

        作为杨进的弟子,徐恭义认为,如今中国桥梁建设成就是在建武汉长江大桥时打下的基础。从过去举国建一桥,到现在仅武汉一个城市就有3座跨江大桥同时在建,背后凸显国家实力和强大的需求。“最近这二三十年,中国工程师迎来最好的机遇,桥梁工程的需求和实践锻炼了我们,逼着我们去进步。可以说,中国人对于各种环境下的各种桥型都能独立完成,满足高速铁路、高速公路、公铁两用等多种功能需求。”

        中国标准建设的“中国桥”已矗立在亚非欧

        2013年5月3日,武汉长江大桥入选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当年56岁的武汉长江大桥,也由此成为武汉最年轻的国保文物。

        今年10月11日,62岁的中铁大桥局海外分公司原副总经理周一桥从武汉长江大桥汉阳桥头堡的一层大厅乘坐电梯到达桥面,站在桥上凭栏吹了吹江风。他在大桥开工的那年出生,因此取名“一桥”。用他的话说,他这次是为他92岁的老父亲来看他的“儿子”。

        父亲周璞是武汉长江大桥主要设计人员之一,承担基础工程设计。周一桥说,这些年,他经常陪老父在江边或大桥上散步,父亲曾指着8号桥墩对他说:“那是我设计的。”

        1948年,周璞从上海交大土木工程系毕业,1950年,国家筹备修建长江大桥,在北京成立了大桥设计事务所。“当时父亲正是激情澎湃,想干一番事业,就报名加入事务所,后来又与同班的5名同学一同来到武汉,参与大桥初步设计。”

        在周一桥保存的一张略微泛黄的名为“当年同学合影”照片中,6名西装革履的帅气小伙整齐站成两排,照片下方的名字分别是华有恒、周璞、唐寰澄、丁饶、李家咸和赵煜澄。唐寰澄是全桥建筑美术设计,他设计的桥头堡美术方案,被周总理批准为首选;李家咸曾先后参加和担任大桥钢梁初步设计及施工设计、大桥正桥部分桥墩基础施工设计组组长;赵煜澄曾担任长江大桥施工组织设计小组组长;华有恒参加了武汉大桥钢梁方案设计及江汉桥混合梁钢桥设计;丁饶也是大桥初步设计参与者之一。周一桥看着照片感叹:“如今6人中只有我父亲和赵老健在。”

        周一桥说,父亲虽然很少在他面前谈自己的成就和建桥的经历,但父亲那一辈人的精神他都看在眼里,“他们都是把大桥看作自己的儿子”。为了熟悉国外的建桥技术,看懂国外的资料,原本就掌握英文的父亲还自学了俄、法、德、日等4国语言。

        这种精神被一代代传承。周一桥1989年进入中铁大桥局海外公司,先后负责技术管理和海外项目投标,参与了当年中国援建的最大海外项目——缅甸仰光丁茵大桥,2000年中标孟加拉帕克西大桥,深耕10余年后,2014年再次斩获孟加拉国帕德玛大桥,这是目前中国企业在海外承建的最大桥梁工程。他还曾担任东非第一大桥——坦桑尼亚尼雷尔跨海大桥首任项目经理。“过去父亲那辈向苏联人请教建桥技术,如今我们已经把‘中国桥’建到海外,向外树立中国标准。”

        帕德玛大桥项目部副经理何跃波说,工程监理由韩国专家牵头,美国、荷兰、法国等多国专家组成。在严苛的标准和要求下,中国的团队让全球同行认可了建设实力,使中国标准也被采纳到新的基础设施建设国标中。近三年来,通过实践多次纠正了国际桥梁设计专家的原有方案。

        中交二航局为马尔代夫建设的首座跨海大桥已进入上部桥墩施工,总工程师张鸿说:“这是世界首座珊瑚礁上的跨海大桥,当地人经常在工程附近冲浪、游泳,时刻关注进展,也真心感谢我们。”

        从武汉长江大桥开始,一代代桥梁建设者传承着不变的“基因”,自力更生、扎实奋进。如今,按中国标准建设的“中国桥”已矗立在亚洲、非洲、欧洲,总部在汉的“建桥国家队”还在跟踪中美洲、北美及欧洲的多个项目。

        武汉建桥“国家队”造过的那些桥

        里程碑

        武汉长江大桥 万里长江第一桥、新中国桥梁建设事业第一座里程碑

        南京长江大桥 全国重点文物,开创中国设计建造大型桥梁新纪元

        九江长江大桥 90年代长江上规模最大的公铁两用桥梁

        芜湖长江大桥 标志中国进入世界大跨度重载铁路桥梁先进行列

        东海大桥 世界首座跨海大桥,标志中国桥梁由内河走向海洋

        工程创新

        南京大胜关长江大桥 世界首座六线铁路大桥,连续钢桁拱的主桥结构为世界同类桥梁跨度之最

        五峰山长江大桥 世界首座公铁两用高速铁路悬索桥

        西陵长江大桥 被誉为“神州第一跨”,中国首座钢箱梁悬索桥

        泰州长江大桥 世界首座三塔悬索桥

        武汉杨泗港长江大桥 长江首座双层公路大桥、中国最大跨度悬索桥

        武汉鹦鹉洲长江大桥 世界首座三塔四跨结合梁悬索桥

        天津海门大桥 国内首座开启桥

        汕头海湾大桥 开创中国现代悬索桥先河,世界最大跨度混凝土箱梁悬索桥

        创造纪录

        武汉天兴洲长江大桥 创造世界同类桥梁“跨度、速度、荷载、宽度”,四项世界第一

        沪通长江大桥 世界唯一跨度超千米的公铁两用斜拉桥

        杭州湾跨海大桥 建成时为世界最长跨海大桥

        港珠澳大桥 世界上最长跨海大桥、世界在建最大规模跨海通道

        平潭海峡跨海大桥 国内首座公铁两用跨海大桥,世界上最长、跨度最大的跨海峡公铁两用大桥

        宜昌夷陵长江大桥 世界最大跨度三塔混凝土梁斜拉桥

        澳门西湾大桥 世界最大跨度双层混凝土桥

        武汉二七长江大桥 世界最大跨度三塔斜拉桥及结合梁斜拉桥

        丹昆特大桥 世界第一长桥

        毕都公路北盘江大桥 世界第一高桥

        贵州坝陵河大桥 国内山岭重丘第一长桥,第一大跨径钢桁梁悬索桥

        重庆朝天门长江大桥 世界最大跨度拱桥

        万州铁路长江大桥 世界最大跨度铁路钢桁拱桥

        成贵铁路金沙江特大桥 世界最大跨度公铁两用拱桥

        成贵铁路鸭池河特大桥 世界最大跨度结合拱桥

        杭州钱塘江二桥 世界最大联长预应力混凝土连续梁桥

        张家界大峡谷玻璃桥 世界最大跨度玻璃桥

        苏州胥江桥 世界最大跨度木结构拱桥

        海外拓展

        马尔代夫中马友谊大桥

        塞尔维亚泽蒙大桥

        文莱大摩拉岛跨海大桥

        摩洛哥穆罕默德六世斜拉桥

        坦桑尼亚尼雷尔大桥

        赞比亚公路桥项目

        孟加拉国帕克西大桥

        孟加拉国卡拉夫里三桥

        孟加拉国帕德玛公铁两用大桥

        马来西亚柔佛州大桥

        中越红河大桥

        缅甸丁茵大桥

        缅甸曼德勒桥

        泰国拉玛八世皇大桥

        人民日报曾为武汉长江大桥发两篇社论

        人民日报曾为武汉长江大桥前后在头版刊发了两篇社论,一篇刊发在中央决定修建武汉长江大桥之际,一篇头版头条刊发在武汉长江大桥正式通车的当日。

        1954年2月6日,人民日报刊发社论《努力修好武汉长江大桥》,社论说,中国人民渴望已久的武汉长江大桥即将开始修建。这是我国社会主义工业化进程中的—件大事。

        社论说,长江是我国第一条大河,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河流之—。但是在这一巨大的河流上,却缺乏一座近代化的连接祖国南北方的桥梁,祖国的大陆被滚滚的江水隔断,南北交通在这里受到阻挡。屹立在长江中游的武汉市,虽有全长一千二百二十公里的京汉铁路联接着我国的首都,有全长一千一百零二公里的粤汉铁路和我国南方最大的城市广州相通,有通达湖南、四川、河南、陕西、安徽、江西各省的公路,成为我国中部公路网的中心,但由于缺少—座横跨长江两岸的大桥,南北交通线路不能组成一个整体。所有北上南下的物资都要经过轮渡和木船转运,这不仅运载力量薄弱,不能适应国家要求,而且辗转费时,增大运输成本,每月长江又有几天大风大浪,浓雾弥天,轮船、木船不得不被迫停航。中国人民对修建武汉长江大桥,沟通南北运输的热切愿望是显而易见的。

        社论最后说,武汉长江大桥的工程即使有万种困难,我们的人民也—定能够战胜它。我们相信:南北交通被长江隔断的历史很快就要结束,架设在武汉三镇上的长江大桥将再—次向全世界宣布:中国人民的智慧和力量是无穷无尽的。

        1957年10月15日,武汉长江大桥正式通车。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刊发社论《伟大的理想实现了》,社论说,武汉长江大桥今天正式通车了,我国人民许多世纪以来的理想变成了现实。它充分证明了社会主义制度的巨大优越性。

        社论说,武汉长江大桥的建成,使京汉铁路和粤汉铁路连成一气,使南方铁路干线同北方铁路干线连结起来,使大江南北的运输从此畅通无阻。这对于全国范围内的物资交流,对于武汉地区工业基地的建设,显然具有非常巨大的意义。

        社论说,我们在长江上建成了大桥,证明我们建筑桥梁的科学技术水平已经大大地提高了。

        (原载长江日报2017年10月15日第3版)

上一篇:武汉力量“飞”架大桥跨越洞庭湖
下一篇:大桥,无处不在的武汉符号

分享到: 收藏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