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汉方志网首页 >>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武汉地方志 > 大武汉方志馆 > 武汉春秋杂志 > 2009年武汉春秋 > 第四期 >

黄陂《木兰山志》序
时间:2010-01-25 来源:武汉地方志办公室 点击:

  小时候常听长辈们谈论木兰山的轶闻掌故,津津有味,不能忘怀。因此告诉母亲:“我想到木兰山去。”母亲说:“路程太远,你还没有长途跋涉的脚力。长大了再说吧!”

  抗战胜利后,我看到周围不少人斋戒沐浴,准备到木兰山进香,听说沿路还有牌子家业吹吹打打,还要在山上食宿。我认为蛮好玩,意欲加入这个队伍。父亲首先反对:“亮子会的禁忌多,你要是随口说出犯忌的话,会惹得大家不喜欢。无论如何你不能参与。”

  我闷闷不乐地向祖父投诉。不料祖父说:“大家是朝山敬菩萨,你是去玩,这当然不行。明年春暖花开,你约几个年轻人一起去游览,不是很好吗?”他从书架上拿出一套书:“这里面有《木兰志》,你先读一读,不懂的来问我。”我接过清同治《黄陂县志》,专拣第七卷《木兰志》读了两三遍,既高兴又不满足。高兴的是:这些诗文都有史料价值。不满足的是:从其中看不到烽火台;看不到不用榫卯不用灰浆的木庐干砌;看不到数百年的古树和几百级的天梯;找不到能够疗疾祛病的神奇泉水;找不到把铁杵磨成绣花针的磨针涧。我问祖父:“这里面怎么没有长辈们谈的那些东西呢?黄陂这么多人,怎么没有人全面的介绍这座名山,修一部《木兰山志》呢?”祖父拈须微笑:“这是一项大工程。过去虽然没有,今后总会有的。”

  20世纪80年代初,我参加市图书馆老中青三结合的班子去游木兰山,大家要介绍“文化大革命”以前山上的情况。“对不起!解放初期我只来过一次,了解的少,谈不清楚。”一言既出,有人低吟唐诗:“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有人当面笑我:“亏你还是黄陂人,连木兰山都谈不清楚”;有人感叹:“假如有一本介绍木兰山方方面面的书,该有多好!”

  1985年6月,《木兰山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成立。好比是久旱逢甘雨一样,我为此高兴了好久好久。两年后,该室停止工作。这犹如是送一位身边的好友远适异乡,使我有了暮云春树之思。2008年年终,听新闻界朋友说:“木兰山上成立了《木兰山志》编写组。”一则是谢谢他告诉我这个好消息;二来是庆幸自己多年的夙愿得偿,我陪他喝酒竟喝到微醺。

  此时此刻,我终于读到付印前的书稿。其大手笔、大气魄和大视野,令人钦佩。她在黄陂亮丽的人文风景线上,又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委实可喜可贺。

  木兰山的宗教活动始于隋唐,盛于明清,有七宫八观三十六殿之说,是闻名海内外的宗教圣地。编者在书中以众多页码专门设立了“宗教篇”,有别于清代的《黄鹄山志》、《大别山志》一类的山志,突出了本书的特点。

  编者告诉我们:“木兰山上的宗教,既不同于五台、九华、普陀、峨嵋等纯属佛教名山;也不同于武当、罗浮、龙虎、终南等纯属道教名山。而是佛、道两教长期共存、相辅相依。更为突出的特点是:佛教庙宇中供奉道教祖师真武;道教宫观中供奉佛教始祖如来,显示出了相互尊重客教的友好精神。”

  为了供奉女扮男装、代父从军的木兰将军,山上特地修建了木兰官、木兰牌坊、木兰殿、承欢祠与将军庙等等。诚如任舜华老先生所言:木兰的“忠孝勇烈”体现了儒家思想。木兰山实际是儒、释、道三教并存,木兰精神将因此发扬光大。

  以上所述,既是木兰山,也是《木兰山志》的可圈可点之处。

  本书的“革命斗争篇”,记述了鄂东军向木兰山转移,中国工农红军第七军的诞生及其战事和重要会议。“文物古迹篇”列举了8处革命遗址,还刊登了徐海东、陈再道和戴季英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写的黄麻起义与起义之后在木兰山坚持战斗的回忆录。这是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的好教材,也是《木兰山志》的亮点。

  千百年来,借助史志书籍的记载,文学、戏曲、电影和民间传说的流播,巾帼英雄木兰的形象逐渐深入人心。尤其是1998年美国动画片《花木兰》在全球上映,这位女中豪杰更是走向了世界。然而,木兰的故里究竟在何处,一直是聚讼纷纭。约略统计,就有河北完县、山东任城、安徽亳州、陕西延安、河南虞城以及湖北黄陂等6种说法。《木兰山志》搜集了18位学者的论文,引用了大量文献资料,阐述木兰其人其事,以无可辨驳的理由断定:木兰故里在今武汉市黄陂区木兰山脚下的双龙镇。在这个学术问题的争论上,占据了绝对有利位置。

  木兰山是国家地质公园,被地质专家称为解读中国中央造山带的金钥匙。基于木兰山特殊的地质构造和地壳运动,造就出猴头、鹰嘴、龟背、龙尾和棋盘等等姿态各异,而又形象逼真的一大群奇石,荟萃成石景园,是一条难得的赏石观景并且和科普知识相结合的旅游线路。

  像这样有了集数种旅游资源于一山的良好条件,《木兰山志》的内容自然是丰富多采,其他优点就不再胪列了。不过,用一分为二的观点来看,本书也有不足之处。这是由于有些史料与图片确实难以寻觅。但是,如果我们能够想到:这是自从盘古到如今,西陵这座名山的第一部志书,即令偶有微瑕,也就微不足道了。(作为同治《黄陂县志》组成部分的《木兰志》,我认为不能算是独立的符合体例的山志。)

  主编同志嘱我为本书写序,我确实没有能力担此重任,只好用这篇小文交卷。在此,我谨向以万学洪、胡剑中为首的参加编纂的各位老师致敬,同时表示感谢。由于你们的辛勤劳动,海内外的黄陂乡亲和普天下的读者,才有幸看到这部空前力作。从今以后,可以预卜:“木兰山与志俱志,志并木兰传万古。”


上一篇:红色之旅——踏访洪湖瞿家湾
下一篇:全市地方志工作表彰大会胜利召开

分享到: 收藏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