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地方志首页 >>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武汉地方志 > 大武汉方志馆 > 武汉春秋杂志 > 2009年武汉春秋 > 第三期 >

一部传唱全国的战时歌谣
时间:2010-01-25 来源:武汉地方志办公室 点击:

  人之初,性忠坚,爱国家,出自然。国不保,家不安,卫祖国,务当先……

  在中华民族经历着屈辱与抗争的抗战时期,一部雅俗共赏充满爱国之情的读本,在全国各地不胫而走,广泛传颂。这本被称为“华夏大地广大军民争相传诵理想教材”的作品,题为《抗日三字经》,它就诞生在抗战初期的武汉。

  大敌当前,民族危亡,抗战动员和宣传的急需,成为一个时期文化迫切的功利和目标,大众精神食粮的匮乏和受众文化水平低下的矛盾,突现了通俗读物特有的价值取向。一般民众的文化读物成了广大作家和民间艺人们动员民众的重要武器之一。

  1938年,通俗刊物《抗到底》在武汉创刊(其刊名蕴含着“抗战到底,建国必成”的寓意),该刊在第五期卷首发表了老向的《抗日三字经》,作者机巧地选用一种在民间流行极广的体式,注入崭新的时代内容,让传统文化以雄纠纠气昂昂的姿态走进了抗战宣传的行列。作品发表后受到广大民众的喜爱,在社会上引起巨大而热烈的反响。在“通俗读物编刊社”、“通俗文艺工作委员会”等举行的座谈会、讨论会上,大家对这部作品的问世表示欢迎和肯定,随后报刊上相继发表了沙雁的《评抗日三字经》等文章,对这一“旧瓶装新酒”而“翻旧出新”的文化现象给予高度关注和赞扬。不久,《抗日三字经》的单行本,由在汉的湖北三户图书社出版,此书在纷乱的战争环境中竟大受欢迎,“初版印刷1.5万余册,三天售罄,再版1.5万册,五天再度告罄。”“打破了一切著作的记录”,受欢迎的盛况可见一斑。随后,铅字的、油印的、手抄的和石印的多种版本的《抗日三字经》在重庆、延安、江苏、广西等地不断出现,风靡全国。销售堪称火爆,一时洛阳纸贵,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先后在西安、汉口等地连印7版,成为华夏大地广大军民争相传诵的理想教材,收到了很好的社会宣传效果。老向的《抗日三字经》和老舍的套曲、穆木天的大鼓词、冯玉祥的“丘八诗”、何容的“抗日故事”等均为群众所喜闻乐见,成为传统文化形式为抗战服务结出的最早一批丰硕果实。这批作品的横空出世,犹如一颗凌空升起的信号弹,引发了勃然兴起的通俗文化潮的第一股汹涌浪头。《抗到底》杂志成为烽烟中扬起的一面通俗文化的旗帜,大批通俗文化社团和报刊在各地相继成立和出现,西安成立“老百姓编刊社”编辑《老百姓报》,广东的“文学大众化委员会”主办《人人看》;延安的“西北战地文工团”出版《杂耍》和《杂技》通俗读物集。桂林的《新道理》、武汉的《大家看》、浙江的《老百姓》、成都的《通俗文艺五日刊》都大量登载通俗文化作品,通俗文化运动以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气势与规模声势浩大地开展起来,在抗战初期教育民众、宣传抗日、鼓舞士气上起了很大很好的作用。

  现在能见到的湖北三户图书社出版的《抗日三字经》,封面为冯玉祥题写的“抗日三字经”5个隶书大字,并钤有印章一枚,标明老向所著,由老舍作序、赵望云、侯子步、高龙生、张文元、汪子美、黄秋农等配画。正文476句,1428字,大字竖排铅印,1938年4月在汉口出版发行。这是该作品在《抗到底》半月刊发表后第一个公开出版的单行本,也是后来各种版本的“母体”。该书出版后受到空前未有之欢迎,当时的报刊发文章称:“是书通而不俗,浅而易解。士兵民众,人人宜读,人人能读,初版1.5万余册,三日售罄,再版1.5万册,五日再度告罄。”不到十日该社又加印彩色封面并改善纸张和插图,发行第三版。原价经销,仍门庭若市,大受青睐。

  此书出版后,即被各种宣传机构大量翻印,爱好者辗转传抄,各地书店竞相出版。难以数计的各种增补、翻新和仿制本相继在全国各地出现,许多部队和团体几乎人手一册。有研究者指出:《抗日三字经》在武汉正式出版后,“随即由成都商务印书馆、西安大东书局等出版发行,一个月竟销售了5万册。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先后在各地发现了几十个版本”。由于雅俗共赏,它受到社会各阶层人士的欢迎,发挥了巨大的宣传教育功能,被当时的教育部门列为“非常时期民众丛书之一”向社会推荐。就翻捡能见到的部分版本来看,其中大多 根据时局的发展和地域的不同情况,在初版基础上作了较大的增删,如广西隆安县编印的《抗战三字经》除照录上述内容外,还增添了部分近代历史事件如“太平军,倒满清,兴中华,即帝位,都南京,称天国,号太平 ……孙总理,唱革命,倒清室,大业成,行三民,国之幸”,并对“七七”事变的前后情势作了详细描述:“三省亡,热河陷,彼倭寇,喜洋洋 东三省,好地方,有大豆,有高粱 ……好山河,一夜亡,恨如海,仇如山”揭露日本侵略者图谋既久的野心,灌注着强烈的民族意识,充满大义凛然的正气。

  还有一种必要提及的是未署出版单位和作者姓名的油印本(或手抄本)。《抗日三字经》虽最初为老向所作,但在传布中,多种版本都在原著基础上有所增删,其中有一种流传极广的简编油印(或手抄)本,就是以老向的初版本压缩而成,全文不长,118句,仅354字,但取舍精当,概括了全书的主要内容,易学易记,很受群众欢迎。20世纪80年代末,我在武汉分别采访耄耋老人王紫平和李曼农时,他们几近都能完全地背诵这个本子,可见在抗战时期的影响之大。为保存资料兹照录如下:

  人之初,性忠坚,爱国家,出自然。国不保,家不安,卫祖国,务当先。

  昔岳母,训武穆,背刺字,精忠谱。岳家军,奋威武,打金兵,复故土。

  唐张巡,守睢阳,奋战死,称忠良。文天祥,骂元兵,伸正气,留英名。

  郑成功,守台湾,抗清兵,美名传。刘永福,黑旗军,打法兵,英名存。

  七月七,卢沟桥,日本鬼,开了炮。佟麟阁,赵登禹,两将军,把兵举。

  守南苑,攻丰台,身虽死,有荣哀。姚子清,守宝山,一营士,只余三。

  段云青,一等兵,身体健,国术精。遇敌舟,跃身上,一挡三,是猛将。

  左一拳,右扫腿,两倭寇,齐落水。余一寇,逃船尾,刺刀下,立见鬼。

  阎海文,是空军,打敌机,八架焚。掷炸弹,炸敌轮,轰一声,三舰沉。

  身受伤,落敌方,从容中,举手枪,先杀敌,后自戕。不屈辱,真叫棒。

  此数将,军人魂。青史上,美名存。我军民,须自励,前者扑,后者继,

  抗到底,必胜利。

  撰写、增补《抗日三字经》的风习一直延及至今,近年来网上传播甚广的一种新《抗日三字经》较全面地叙述了14年抗战的全貌,除正面战场外,大量描写了敌后根据地的战斗和西安事变、狼牙山五壮士及百团大战等重要事件,直至“万莫学,小燕子,损国格,寡廉耻”等涉及当今中日关系的内容,作者不详(有作者为华丹一说,待确),似为群众性创作的传抄本。

  《抗日三字经》的原创作者为老向,即20世纪30年代著名的通俗文艺作家王向宸。河北省束鹿县人,原名王焕斗,老向是他的笔名,因文风谈吐幽默诙谐,与老舍、老谈(何容)并称为“幽默作家三老”。

  老向1898年出生于一个普通农民的家庭,因经济拮据连小学也不能上,在他6岁时,地方初办新学,守旧的乡人不敢就读,只好摊派名额,他伯父的儿子被指派而不愿去,便出钱请他顶替入学,这样王向宸才有机会读到小学毕业。后来又考进一所师范学校,毕业后担任小学校长,后因一次化学试验引发火灾,遭到辞退。便时而在家务农,时或教书自学,数年后考入北京大学国文系读书。“五四”运动时,作为热血青年参加游行集会和火烧赵家楼,被当局下令通缉,逃出北京,辗转教书为生。1926年,在大革命的高潮中,王向宸投笔从戎,南下参军,北伐攻陷武昌后在汉就任第十一军第十师政治部为指导员。后复返北大继续求学,毕业后在青岛大学等校任教,后定居北平,创作了长篇小说《庶务日记》 ,奠定了他在文坛的地位。

  1937年秋,老向来到武汉,应冯玉祥将军之邀在武昌千家街主编《抗到底》,从事抗战文化宣传,并发起筹备文化统一战线组织“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大会成立时老向担任司仪,被选为文协理事并出任出版部主任,是“文协”的骨干人物之一。为推进通俗文艺运动的开展,文协组建了通俗文艺工作委员会,老向担任委员,又是“通俗文艺讲习会”的主讲人。从事创作更是一把好手与快手,仅在武汉就写作发表了鼓词《七七献金》、《募寒衣》、《抗战将军李宗仁》、《模范伤兵李德荣》、《你不是麻木的》;小曲有与老舍等合编有《通俗文艺五讲》;小调《女兵选夫》、《灾童哭五更》等;快板《油炸汪精卫》、《汉奸悔过》;相声《汉奸象》等;通俗小说《江晓凤舍身诱敌》、《周建章独守三山峰》、《周营长打济南》、《李小姐巧计杀倭寇》、《光儿亭》等大量作品,题材广泛,形式多样,深受读者喜爱。

  武汉沦陷前,他与老舍带着“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印鉴等重要物品,离汉赴川,长期致力于通俗文学的创作、编辑和研究工作。1968 年8 月2 日病逝于重庆。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许多《抗日三字经》已无作者署名,只标明出编印机关(有的则什么也没有)。其中绝大部分都保留着原版的基本内容和框架,只是作了增删和调整;也有不少仅保留开头部分而添加了表达当时当地社情民意的文字。正如许多流布极广、印数巨大、传播久远的大众化作品一样,在辗转的传抄中,你改一句,我加一段,已经变成了民众参与的“集体创作”,人们关心的是它的内容,早已在读唱吟咏中淡然忘怀了对作者的关注。谁拥有署名权已变得无足轻重了。 


上一篇:抗战初期的《大公报》汉口版
下一篇:归元寺碑记

分享到: 收藏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