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汉方志网首页 >>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武汉地方志 > 大武汉方志馆 > 武汉春秋杂志 > 2009年武汉春秋 > 第三期 >

仰望晴空无际俯听川流有声
时间:2010-01-25 来源:武汉地方志办公室 点击:

  一个晴朗的早晨,一群耄耋老人来到晴川阁,他们径直走到大厅左侧,在张舜徽先生书写的《晴川阁修复记》前驻足沉思。忽然,老人们大声朗读起来:“大江发源青海高原,会纳百川,寖成巨渎,及入巴蜀,流益湍急。白涌碧翻,激浪高起……”。老人们奇异的举动,引得游客们纷纷停下了脚步,上前一打听才知道,老人们都是张先生的学生,这次是专程前来晴川阁欣赏大师的作品。这项活动,他们每年都要组织一次,虽然来的人越来越少,但他们只要还有一个人健在, 也要把这项活动坚持下去,因为张先生的这篇文章,自成体系,见解新颖,朗朗上口,读后令人有耳目一新之感。

  张舜徽(1911—1992),湖南沅江人,中国现代著名历史学家、文献学家。生前曾任华中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中国历史文献研究会会长,是我国第一位历史文献学博士生导师。1911年,张舜徽出生在一个书香门第之家,他自幼耳濡目染,受其父的影响,他致力自学,并大量诵经、读文,打下了深厚的文字学基本功,掌握了许多治学的方法。对文字、音韵、训诂都有很深的造诣,他一生勤奋,博治四部,在小学、经学、史学哲学、文献等方面都有成就。他主张走博通的路,赞赏通人之学,17岁写成了《尔雅义疏跋》一文,指出《尔雅》、《说文》的异同和郝氏《义疏》的不足之处,这是他考证文字的开端。此后,他又写了《广校雠略》、《中国历史要籍介绍》、《中国古代史要籍介绍》等24部(含50多种著作),著述字数总计超过了千万字,在学术界享有“博通专精的中国历史文献学家”的声誉。著名学者曹聚仁在其《听涛声随笔》中,就把张舜徽与钱穆相提并论,而思想家蔡尚思则说“解放后,能称得上国学大师的,似乎也只有柳诒徽、钱穆和张舜徽先生等少数人。”

  自古名楼胜阁之所以传名,除其建筑本身的文化价值、观赏价值等原因之外,还因为有相应的阁记、楼记之类的文字记载作为传媒,而且写记之人多为大师巨擎,如范仲淹的《岳阳楼记》、王勃的《滕王阁序》,其中“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更是脍炙人口的佳句,千古传颂,不仅为阁楼平添异彩,也大大提高了楼阁的知名度。而晴川阁作为著名的文物古建筑,由于它的历史渊源、文化内涵,自然是亟需一篇“记”得,而著“记”之人,则要由一位学术大师,海内外知名度高,且又兼具文采的大手笔来写。经过武汉市委、市政府领导的研究决定,张舜徽先生是写《晴川阁修复记》的不二人选,并写了一封专请函给先生。

  1986年6月初,晴川阁工作人员来到张先生家,向他说明来意。先生稍作停顿,便向工作人员打听工程进展、资料搜集等情况,并与工作人员约定时间先去晴川阁现场看看再作决定。6月9日下午,张先生在夫人的陪同下来到晴川阁工程现场。他拄着拐杖。先沿临江的石道缓步而行,边走边看,再经左侧通道石阶来到阁前,凭栏远眺。听着工作人员的介绍,他时而点头,却一直不开口说话。而后,先生又来到二楼,走到临江的回廊上,观看良久,再慢慢绕回廊走了一圈,环顾四周,巡视远景景物,这时,他才对工作人员说:“这里靠龟山,隔江与黄鹤楼相望,左带汉水,右有长江大桥,得地幽密,相得益彰。”

  不久,张舜徽先生就寄来了《晴川阁修复记》第一稿。稿纸是32开稿纸用圆珠笔竖行写成,字迹工整,标点入格。晴川阁马上派人送到市委、市政府有关领导审阅,很快被各方面一致通过。对这篇一气呵成的千字文,竟无一字修改,实为罕见。后来,因为《晴川阁修复记》要刻板制作挂在晴川阁一楼正厅内,先生又用毛笔再写了一次。刻板前,先生特地来到晴川阁制作现场,亲自审定上版雕刻的布白格局。这天,正是他在《晴川阁修复记》中落款所署的“一九八六年八月六日张舜徽撰并书”的时间。

  晴川阁修复开放后,游人络绎不绝。1986年10月,当时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方毅、中央书记处书记郝建秀等在武汉市领导的陪同下,专程来晴川阁参观。方毅同志对楹联匾额看的很仔细,当他读到《晴川阁修复记》中“仰望晴空无际,俯听川流有声”句时,连声说:“写得好!写得好!”后来,方毅同志专门把这两句写成了一幅对联送给晴川阁珍藏。

  对这篇倾注了他心血的文章,先生也是记忆犹新。1991年他在桂子山上散步时,遇到了他的学生,他带着湖南乡音认真地说:“我写了一篇《晴川阁修复记》,是用文言文写的,星期天带你的朋友去看看”。事后不久,先生便溘然仙逝了。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张舜徽学术论著选》,里面就影印了《晴川阁修复记》的手迹,使更多的人如愿目睹先生的妙笔高论。

  张舜徽先生没有上过大学,但他一生著述宏富,成就斐然,被誉为“无文凭的史学家”。他为人低调,从不以专家自居,而以通人自勉。除了一些门人弟子,今天记得张舜徽的人似乎已经不多了。但他无论如何是一个不该淡忘的人。作为新中国享有国学大师声誉中的一员,虽然张先生已经谢世多年,但他对中国学术的贡献永远不会被人们遗忘。  


上一篇:漫谈汉口古德寺圆通殿建筑风格
下一篇:长江汉水孕育武汉三镇

分享到: 收藏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