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地方志首页 >>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武汉地方志 > 大武汉风貌 > 知音故里 >

知音故里——古琴台
时间:2014-08-15 来源:武汉地方志 点击:

已到第一张图片了。

重新播放

已到最后一张图片了。

重新播放

上一个
下一个

        高山流水遇知音,象征着人与人之间最纯洁、可贵的友谊,已成为中国人精神世界里的瑰宝。这一极富诗意、流传千古的动人故事正是发生在武汉。

        最早记载伯牙钟子期知音佳话的是秦代吕不韦门徒所著的《吕氏春秋》,而故事则发生在春秋时期。相传,伯牙原是楚人,后至晋国任上大夫,一次受晋王之命出使楚国,经水路返回时,行至汉阳江口碰上下雨,风急浪高,舟楫不能前行,泊于山崖之下,不久雨停风缓却天色已暗,当晚正值中秋夜,明月高悬,加上多年在外久未还乡,心中不免颇多感慨,于是取琴而弹。一个叫钟子期的樵夫,当时也正在岸边丛林中避雨欲还,听到琴音不禁失声赞叹,伯牙甚为惊奇,不顾身份悬殊当即邀请钟子期上船赏琴,没想到钟子期不仅识得瑶琴,还将瑶琴之来历、音律之区分一一详解。之后二人一个鼓琴,一个解意,伯牙鼓琴志在泰山,钟子期即曰:“善哉乎鼓琴,巍巍乎若泰山。”伯牙再鼓琴志在流水,钟子期又曰:“善哉乎鼓琴,汤汤乎若流水。”虽然,伯牙琴艺之高超世人所知,荀子所著有名的《劝学篇》中即有记载:“伯牙鼓琴,而六马仰秣。”却从未有人能够听出琴音之意,此时此地竟遇知音之人,心中大喜,即互视为“知音”,相约来年再见。一年后,伯牙依约故地等钟子期却不遇,于是寻人问路而访,才知钟子期已病逝,闻罢泪如泉涌,万分痛苦,在钟子期墓前为知音弹奏一曲,随后摔毁了瑶琴,心充悲叹:“摔碎瑶琴凤尾寒,子期不在对谁弹!春风满面皆朋友,欲觅知音难上难。”之后,伯牙还以“吾即子期,子期即吾”的兄弟情义奉养了钟子期的父母。名曲《高山流水》也随之成为了千古绝音!

        明代冯梦龙所编小说《警世通言》开篇即为《俞伯牙摔琴谢知音》,后人也将其编入了《今古奇观》使“俞伯牙摔琴谢知音”故事更加大众化、民间化,以致家喻户晓,广为流传。需要说明的是,伯牙姓伯名牙,至于被冠以“俞”姓,是后人的讹称。《警世通言》中冯梦龙特附诗一首:“势利交怀势利心,斯文谁复念知音!伯牙不作钟期逝,千古令人说破琴。”王安石也为此作诗《伯牙》:“千载朱弦无此悲,欲弹孤绝鬼神疑。故人舍我归黄壤,流水高山深相知。”即使诗圣杜甫,也不免在《南征》一诗中借“知音”而感叹:“老病南征日,君恩北望心。百年歌自苦,未见有知音。” 知音意识和知音追求,几千年来已成为中国人认知生命价值的重要组成。

        为纪念伯牙与钟子期的知音之遇,与这段故事相关的三个地方,现今都有了相关的地名:钟子期隐居的村子,叫做钟家村;两位知音切磋之处,叫做琴台;伯牙绝望摔琴的渡口,叫做琴断口。此外,武汉一些路、桥、山、湖都为纪念这段故事而命名,如:琴台大道、知音桥、碎琴山、知音湖等。知音的影响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日渐广泛,1967年,国际天文学会将水星上的一座环形山命名为“伯牙山”; 1977年,美国“旅行者”号宇宙飞船将《高山流水》古琴曲录制成铂金唱片载入太空,作为向外星文明推介人类文明的代表。2003年11月7日,古琴台入选联合国“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名单,更是大大提升了知音文化的世界地位。

        伯牙与钟子期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故事,不仅展示了非凡的音乐意象和音乐境界,还深蕴着人与人、人与自然交流中最纯净、最本真的感情。以平等和诚信为基调的知音文化,在今天高速发展的社会中,更加显示出无穷的魅力,也是知音故里之地独有的区别于其他人文历史旅游资源的巨大无形资产。

分享到: 收藏
编辑推荐

阅读数:

阅读数:

阅读数:

阅读数:

阅读数:

阅读数:

阅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