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地方志首页 >>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武汉地方志 > 大武汉风貌 > 知音故里 >

高山流水 知音故里
时间:2014-08-15 来源:武汉地方志 点击:

已到第一张图片了。

重新播放

已到最后一张图片了。

重新播放

上一个
下一个

        高山流水成绝唱

        我国的千古绝唱《高山流水》曲,不但早已传遍全球,成为全人类的心声,而且被美国的航天飞船载入太空,高奏于茫茫无际的宇宙间,广游星际再觅知音。海内外的炎黄子孙,无不为此自豪。

        《高山流水曲》的文字记载,最早见于《列子·;汤问》:伯牙鼓琴,志在高山,钟子期曰:“善哉,峨峨兮若泰山!”志在流水,钟子期曰:“善哉,洋洋兮若江河!”

        这条记载过于简短,既没注明俞钟二人的生世,也没交待鼓琴与赏曲的地点。填补这个缺憾的,是明朝的文学泰斗冯梦龙。他编辑的话本《警世通言》中,有篇题为《俞伯牙摔琴谢知音》,开篇就作交待:“话说春秋战国时,有一名公,姓俞名瑞,字伯牙,楚国郢都人氏,即今湖广荆州之地也。那俞伯牙身虽楚人,官星都落于晋国,仕至上大夫之位。”钟子期的生世,是在钟子期“答琴师问”中依次展现的:“小子姓钟,名徽,贱字子期。” “打柴为生”“离此不远,地名马鞍山集贤村,便是荒居。” “离此不远”的“此”字,就是俞钟谈琴论曲,结为知音的相聚之处的代词,依依惜别时双方约定:明年八月十五至十六在此重见。这个“此”字的所指处,后文由钟父之口道明:“亡儿遗语嘱咐道:……死后乞葬于马鞍山江边。与晋大夫俞伯牙有约,欲践前言尔。”由此可见,钟子期的所葬之地,就是当年伯牙鼓琴,子期暗听,琴断一弦,俞钟初会,谈乐论技,结为知音的发生之处。因而蔡甸区号称知音故里,名副其实。

        钟子期墓静立于马鞍山南麓的凤凰咀,由于汉江久已北移,当初的江边早就变成离水较远的陆地了。《汉阳县地名志·;名胜古迹篇》有载:“凤凰咀,古名凤头渡。”由此推之,凤凰咀才是真正的琴断之处。

        《俞伯牙摔琴谢知音》中,道明钟子期是上集贤村人,《汉阳县地名志·;名胜古迹篇》有载:“上集贤村,今名钟家台。下集贤村,今名铁铺墩。”由此可见,钟子期的“荒居”在钟家台。然而“古集贤村”的麻石牌坊却立在铁铺墩,直到1962年让基修路方被拆除。度其因由,大概是铁铺墩地处古驿道,又是乡间集市,较拥有人气的缘故吧。推而广之,古琴台建在远离马鞍山的汉阳月湖之滨,就毫不足奇了,因汉阳城历来是古汉阳县的县府之地,广有人气嘛。

        今天的马鞍山,已成为南湖旅游区的黄金地段,正以享誉全球的知音文化,山水相依的秀丽风光,日新月异的开发势头,吸引着日益众多的商客与游人。在这里,集贤古村集贤广,知音故里知音多。

        《高山流水》的遗韵,延续出知音故里的新乐章。

        南湖泛舟遇知音

        南湖,位于蔡甸区东境,由西向东呈弓形荡开,全长13公里许,有子湖6个,南北宽窄不等,港汊纵横,水面约17平方公里。水色清澄,波光粼粼。南有青山10座,临湖而立,各有港汊相隔;北有翠岭5条,顺岸延绵,互隔子湖对峙。泛舟其中,只见两岸青山相对出,一湖碧水映云天。战国时代,晋国上大夫俞伯牙,“张一片风帆,凌千层碧波”,泛舟至此,于青山绿水交接处,留下一段千秋传颂的知音佳话。不过那时这里不是湖,而是汉水下游的一段。

        2700余年前,晋国上大夫俞伯牙,在出使楚国的回归途中,一天傍晚,船至马鞍山江段,突遇阵雨,泊于马鞍山南麓凤头渡(今凤凰咀)避雨。俄顷雨停,明月当空,星天如洗。但见,夹湖群山朦胧静立,映月秋水漂渺闪忽,细浪拍岸,泊舟微荡,景物如幻,恍若仙境。俞伯牙顿生雅兴,月下鼓琴,巧逢樵夫钟子期,始而一弹琴,一赏曲,继而你谈乐,我论技,双方乐理炉火纯青,技艺旗鼓相当,于是相见恨晚,彼此结为知音。依依惜别之时,两人执手约定:明年八月十五,复于此处相聚。

        次年,俞伯牙复扬风帆,届时赴约。船至凤头渡,不见知音人。登岸探访,恰遇钟子期之父,惊闻噩耗:钟子期已死百日,死前哀告其父,葬于凤头渡,以坟静候知音人。俞伯牙只觉五雷轰顶,悲痛欲绝,跌跌蹿蹿来到坟前,奏哀乐,吟祭词,痛哭知音人:

        忆昔去年春,江边曾会君,

        今日重来访,不见知音人。

        但见一抔土,惨然伤我心,

        伤心伤心复伤心,不忍泪珠纷!

        来欢去何苦,江畔起愁云。

        子期子期兮,你我千斤义,

        历尽天涯无足语,此曲终兮不复弹,

        三尺瑶琴为君死。

        俞伯牙哭罢,心犹滴血,猛然举起瑶琴,毅然摔向石碑,随即吟诗一首谢知音:

        摔碎瑶琴凤尾寒,子期不在对谁弹?

        春风满面皆朋友,欲觅知音难上难。

        自此以后,俞伯牙终身罢弹,随后辞去上大夫,定居集贤村,相伴子期坟,赡养好友父,直至钟父老死。

        溯古观今,时过境迁,汉江北移久远,昔日渡口不在,子期葬身之地,早已变为绿岭。伯牙泛舟的汉水,此段变成了南湖,时代变迁更新,南湖变得更美。汪汪清波,观之悦目,饮之润心;夹湖群山,叠翠挂露,清风穿林。南湖山水,闻名遐尔,1994年的全国青年皮划艇锦标赛,就是在这里举行的。时下的南湖,更是锦上添花,周边休闲场所座座,湖畔楼阁亭榭竟立。君来南湖泛舟,收获的是山水趣,珍藏的是知音情。

        俞伯牙船冲马鞍山

        俞伯牙是楚国郢都人,深谙乐章,琴技绝世。苦于熙熙郢都,无一知音,于是身背瑶琴,雇了条小船,顺汉水而下,誓欲历尽天涯觅知音。

        船行数日,来到汉水下游,只见北岸一座青山,顺江延绵十来里。此时红日将落,霞光灿灿,映得这水光山色,倍添绚丽。俞伯牙观此胜景,惊叹不已,忙问船家:“艄公,你久行汉水,想必知此山名?”艄公答道:“叫马鞍山。”艄公话音刚落,忽闻山头一阵笛音,悠然传了过来,曲调凄凉幽咽,如泣如诉,扣人心弦,摧人泪下。俞伯牙正惊叹吹者绝技,那前奏曲已落音,一个老者的悲怆歌喉和着笛音响彻在山水之间。

        马鞍高兮汉水长,山水秀兮民哀伤——

        接着,山上众多歌喉一起敞开:

        炎夏耕兮气欲断,月下樵兮伴虎狼,

        寒湖渔兮人半僵,牧笛咽兮诉悲伤!

        不稼穑兮酒肉臭,苦劳作兮饿断肠!

        问苍天兮何不公?天不语兮泪汪汪——

        俞伯牙越听越入神,全不知泪水随曲而落,直至笛音哀哀落下,才缓过神来,忙呼船家:“艄公,快拢岸!我的知音,就是这吹笛之人。”船家急忙转向拢岸,哪知船行不到十丈。一股暗流汹涌袭来,横船而冲,随即变成圈圈漩流,小船乱转乱晃,艄公急忙操桨应对,急救中绷断双桨系绳,俞伯牙骤然晕船,昏倒舱内。亏得艄公驾船技高,双手操单桨,拼力而搏,这才抢出漩窝,但水急浪汹,一泻千里,将小船飞快地冲出汉水,推向长江,又下淌40多里,水流才略略平缓。一路上艄公以桨代舵,反应快敏,应对得法,极尽全力,屡解翻船之险。此时趁水流稍缓,艄公急忙接好桨绳,打浆靠岸,下锚弯船。

        艄公安排停当,到中舱照料俞伯牙,揉胸舒脉,才将俞伯牙救醒。俞伯牙睁开双眼,就忙不迭地问道:“艄公,那吹笛之人,姓甚名谁?”艄公一见这书呆子气,就不耐烦了:“叫钟子期!”俞伯牙又问:“此处离马鞍山多远?”艄公无好气:“上百里!”说完就去生火做饭,再也懒得答理。

        俞伯牙本想回船专访钟子期,但算算腰中盘费,待付清船钱,所剩无几,只得忍痛作罢。决定先谋生计,日后再访。于是付清船钱,谢过艄公,登岸而行。尔后几经辗转,到了晋国,终当大任,官至上大夫。至于《俞伯牙摔琴谢知音》的故事。那是8年后的事了。

        钟子期能成为俞伯牙的知音,决非偶然。

        试问:村无参天梧桐树,焉能迎得金凤来?

        游子魂归汉阴山

        马鞍山原名汉阴山,改名源于一传说。

        古时候,有年汉阴山一带发大水,饿殍遍野,灾民纷纷逃荒。山下渔樵村的根生和冬寒是一对好朋友,都还没成家,两人结伴往北逃。走了三个多月,有天走进一条深山沟,看见两匹刚会开步的小野马。他俩一阵狂喜,强忍饥饿,用尽全力,一人逮住一匹,用野藤套好笼头,拴在树下。两人一商量,就在山沟里住下来,边开荒边驯马。

        第二年,小野马训家了,长大了。他俩又一商量,卖一匹买种子买农具,留一匹做脚力,日后回乡轮流骑。

        第三年秋天,他俩喜获丰收,粮食大囤满小囤流,瓜果棚里棚外滚,马也更加高大雄壮。他俩本来打定了主意:干它个十年八年,混出个人模人样,然后风风光光回乡。可此时,稍一宽裕,那割不断,理还乱的思乡之情,就像破堤的洪水,再也节制不住了!冬寒一合眼,就梦见白发慈母倚门呼儿,江边情妹泪眼北望,根生是个孤儿,故乡也无情妹,也照样想立马回乡。他到底思念谁,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他只觉得离开了汉阴山,这根往哪里扎,心里也不踏实。他俩一天也等不得了,卖掉粮食和瓜果,配了副马鞍,轮流着骑马回乡了。

        上路才两天,根生突生重病,冬寒要找个客栈住几天,让他好养病。可根生硬是不依,说趁着有口气,赶回家乡死,魂魄才安生。冬寒拗不过他,只得让他伏在马背上,扶着他往家乡赶。又走了三天,走进一条荒山沟,突然一声怪兽叫,那马受惊猛一跳,把根生掀翻在地!冬寒急扶,根生已奄奄一息了,断断续续地说:“我不行了,我死后,你把我的鞋帽带回家乡,埋在汉阴山上,我上离不开家乡的天,下离不开家乡的地啊!另外,把这副马鞍放在汉阴山头,警醒后人,游子思乡肠寸断啊!”说完就断了气。冬寒痛哭一场,脱下根生的鞋帽,就地掩埋后,含泪上路。

        冬寒归家后,按根生的遗嘱照办。于是,汉阴山头长年顶着一副马鞍。久而久之,人们就改叫成马鞍山了。

        到了战国时期,马鞍山樵夫钟子期,一手笛技空前绝后,他以这一传说为意境,创作出一支依依情深的恋乡曲,这就是楚韵浓浓的千古名曲——《思乡曲》。

        子期墓与知音亭

        马鞍山南麓的凤凰嘴上,座落着钟子期墓与知音亭,二者合一而建。知音亭面南前立,飞檐翘角,朱柱玉栏,亭中树石碑一块,碑文7字:“楚隐贤钟子期墓”;钟子期墓随亭于后,青砖灰缝,古朴凝重,默默然隐于幽林中。古迹背靠马鞍青峰,面临南湖碧水。其景色之美,正如宋祥运先生的集句联:

        碧水千层波,绿映高低树;

        青山一道斜,红迷远近花。

        钟子期墓何时有之,虽具体年月不详,但可以肯定,自钟子期下葬之日起,距今起码有两千五百余年了。知音亭始建于哪朝哪代,今已失传,但也可以肯定,最迟不会晚于明朝,因明代嘉靖年间兵部尚书戴金(汉阳府?山集人),曾写过一副题知音亭的对联:

        亭载知音佳话;

        典羞势利小人。

        几乎所有的名胜古迹,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都会有个几毁几修。现在的钟子期墓与知音亭,是武汉市人民政府于1982年拨款重修的。其墓碑文与字体,均从光绪十五年(1889年)所立的石碑上照搬。原残碑现藏于区博物馆。

        钟子期本是上集贤村人(今钟家台),与马鞍山南麓的凤凰嘴,相距上十里。他本是一介樵夫,为何远葬于此呢?这里头有个掌故。

        明代文学大师冯梦龙所编纂的话本《醒世恒言》中,有篇《俞伯牙摔琴谢知音》,讲的是俞伯牙船泊马鞍山南脚下的凤头渡,月下弹琴,欣逢钟子期,一弹一听,皆如醉如痴。曲终促膝论琴,互慕天音雅乐之识,于是相见恨晚,结为知音。次日依依惜别时,俞伯牙约定:“明秋定重访,与君再聚此渡口。”谁知第二年夏天钟子期就病死了,临死前求告其父:“去年俞公曾约定,今秋在凤头渡与我重聚。儿死后,请父将儿葬于渡口岸前,静候俞公重访。”其父不忍拂却儿子心愿,就照办了。不知过了多少朝代,汉水北移,远离了马鞍山,当初的凤头渡变成了土山脚,离南湖也有半华里许,很久很久前就失去了渡口的形迹,后人就将凤头渡改称凤凰咀了。

        几千年的沧桑,俞钟结识之处,早已貌变名易,唯有知音情结,成为永恒。

        上马洲头蓬莱景

        上马洲位于南湖中部,西距张家渡桥700米许,是一湖心岛,面积约380亩。《汉阳县地名志》载,此洲“历来为官家牧马场所”,其东边1500米处也有一马洲,习俗以西为上,故以上马洲,下马洲分别称之。

        清末,上马洲官马遁迹,牛群登洲,秋播完毕,闲牛在洲上越冬跨年,各农家虽不看管,可从来无一牛被盗。此方民风,自古纯朴。

        南湖向来鱼虾丰盛,湖螺遍汊,捕鱼牧鸭,久盛不衰。上马洲位居湖心,成为天然的渔牧“航母”,长年有一围鸭栏,圈于洲滩;十多鱼棚,滨水而搭。临近上马洲的张家渡,南北两岸成为“批发晚市”,总有小贩隔湖对呼货源,争贩“出厂价”的鱼虾鸭蛋。附近农家或待客,或送礼,多到湖边买鱼卖蛋,因是熟人,多少有些交道,卖方往往以特低价卖人情货。曾流传过一段顺口溜:张渡人/进城里/走亲戚/送节礼/青壳鸭蛋一溜齐/大喜头鱼是活的/亲戚一见笑嘻嘻/好酒好菜摆上席/临走又塞“盘缴钱”(车船费,实为礼物价)/胜过跑趟小生意。

        时下,南湖旅游区的开发大步,将上马洲拖离了渔牧时代,经济大潮把它的原始旧貌冲洗得焕然一新。1989年,位于张家渡桥东桥头的武汉轻纺化疗养院,把上马洲建成了湖岛乐园,别墅分布得体,错落有致;亭榭呼应成趣,古色古香;林木临风轻摇,花草散发幽香。一圈垂柳绕岛立,几条游船靠岸停。远观其景,霞烟半掩红楼绿树,碧波四拥青岸柳滩,登岛俯视,临水别墅忽隐忽现,若梦若幻;垂钓老翁朦朦胧胧时阴沉,半人半仙。

        悠哉上马洲,漂渺蓬莱景。美哉南湖,浓装素抹总相宜。

        四海情结连知音

        南湖位于蔡甸区东境中部,西起大集街天子山,东止蔡甸街打鼓渡,全长13公里许,一湾碧水成为上述二街的自然分界线。南北两岸宽窄不等,最窄湖段不足200米,最宽水面4公里有余,主要子湖有皮四海,百镰湖、彭家湖、筲箕湖、黄螺海和青菱湖。总面积约17平方公里。湖貌逶迤多变,面北岸坡曲折,港汊纵横交错,水质清澄甜润。南湖旅游区,即以此湖命名。

        南湖两岸群山延绵,夹湖而立。南有天子山、树山、龙头山、赵家山、鲁家山、潭山、朝山、兔子山、塔尔山,北有黄狮山、猫子山、苏家山、猪山、马鞍山。马鞍是这十一座山中的“大哥大”,由西至东顺湖岸延绵,全长5公里有余。传遍全球的《俞伯牙摔琴谢知音》的故事,就是在这里发生的。其它各山,也不乏美丽的传说和故事,如天子山天子方生即夭,保驾咀(今保家咀)哭煞保驾大臣,侍驾氵众(今四家氵众 )徒劳侍驾百官,拜顶洲枉跪拜圣万民。

        南湖湖滨以咀取名的坡岸不下四十处,如割麦咀、禾叉咀、鳡鱼咀等。所有的咀岸,均已半岛状伸向湖面,有的如鸭咀,扁而平;有的如鸡咀,直而尖;有的如鹰咀,曲而钩……形状各异,互为景观。有的子湖中有子湖,如南湖的子湖皮四海向南伸展,皮四海的子湖四家氵众 向东伸展,北与南湖形成平行线,使夹于两水之间的保家咀形成半岛,将树山、赵家山和龙头山变成半岛之山。因而南湖的山水环绕之态,比比皆是。堪称蔡甸山水之都的缩影。

        山青留得凤凰住,水秀自然招龙来。随着南湖旅游区的开发进展,高雄花园、怡神山庄、知音渡假村、南湖渡假村、武汉轻纺化疗养院、多福山庄、大洋彼岸等休闲场所纷至沓来,争奇斗艳地座落于南湖南北两岸。知音故里客流涌,知音情结连四海。

        蔡甸古寨临嶂山

        临嶂山(俗称林障山、沉豆山、即今城头山),海拔高71.3米,山体南北长一公里,南峰谓乌林,矗立于汉江南岸,与蔡甸城区相距二公里之遥。其峰峦凝翠,古壁呈赤,地势险要,枕水悬崖,扼一江(汉江)而控两湖(南湖、西湖),吞巨浪而泻洪流。素有“沔口”之称,得天然易守难攻之屏障,此乃汉江下游之古要寨也。它是古代屯兵积粮之处,又是争战的古战场。

        从城头山的战国遗址和熊家岭战国古墓群表明,蔡甸区所属之临嶂山,早在斧钺戈矛的战争年代,已成为兵家必争之地。三国时期,群雄角立,中原逐鹿,曹操于公元219年春,率兵抵石阳,运来大批粮草,集储于南湖,备军需之用。不料被刘备得知信息,遂命黄忠、严颜二将偷袭,先后斩了魏军将领韩浩、夏侯德,水寨内营大乱而溃退,黄忠乘胜占领了临嶂山,取得南湖及西湖夺粮的胜利。西晋时期,怀帝永嘉元年(307年)沌阳县迁治临嶂山,绕山腰夯土筑城;永嘉六年(313年)荆州刺史陶侃移郡、州治于此,屯兵临嶂山下,南宋时期,咸淳七年(1271年)德安府迁治临嶂山据险固守,抵御元兵沿汉水东下。至今城址犹依稀可辨。尚残存有六、七米,1983年定为武汉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临嶂山,不仅是古要寨,而且是幽雅别致的风景区。有洞天、古殿、平阜、绿岩、寒潭、流泉、茂林、修竹,景色极佳,相传为仙人栖息之所。随着岁月的流逝,乾坤类转毂,这些旧的景点,不复存在。改革开放后,而代之继起的、延伸的、规模宏大的新景区,正展现在人们的眼帘:巍巍临嶂,凤凰双翥,睡虎醒啸,石洋波沸,姚家山变,开发崛起,欣欣向荣,前景宽裕。今日之姚家山开发区,在发展延伸,从大凤凰山至小凤凰山之总规划,地域辽阔,气势迥然,能招五湖之来者,拓百家之经营,而美丽富庶之区,立可待之。现建有高层别墅式公寓及诸建筑物,楼厦幢幢林立,庆龄幼儿园座落其中。现已建成的蔡甸汉江大桥,若悬虹飞架,可沟通南北,北连东西湖区,接通汉丹铁路,南穿睡虎山、双凤凰山、姚家山,连接宽阔的汉沙公路。臻此,交通便利,四周连网,穿珠联玉,生机勃发,使古要寨临嶂山这块文物宝地与新型城区蔡甸这颗璀璨明珠互相辉映,更添魅力。

        玉贤山水多古韵

        武汉市蔡甸区玉贤镇境内有“七山”:羊岵山、玉笋山、栲栳山、瑶山(此四山为一脉,故称玉笋山带)、东龙霓山、蝙蝠山、东山。7山古情悠悠,古韵浓浓,尤其玉笋山、东龙霓山更是古诗古联篇篇,古词古韵多多。

        玉笋山小气候宜人,尤其酷暑时节,此山清静凉爽。明人赵弼,曾在此山游驻,对此山有诗题咏:“山势嵯峨不可攀,雨如岚气湿云鬟,绝怜白石多清雅,仿佛蓬莱玉笋斑。”明兵部尚书戴金称此山为汉阳“十胜之一”,题为《玉笋敬云》:“天开屏障镇山隅,石出峰头色粹如。周匝民庐三百户,借山名色表乡闾。”他还为此山题联一副:“天开屏障横玉壁,石出峰头冒笋尖”。玉笋山上的玉笋庵建于明代,隐匿山中,人称仙庵。清人刘可,来此一游,他把清静幽雅的山与清风拂仙的庵,以对立与统一结合起来的手法题联一副:“玉宇清风扫凡念,笋尖甘露洗俗尘。”

        在南洋群岛从事华侨教育的现代文人姚欣安,少儿时酷喜登玉笋山享受山中宜人的小气候和玉笋庵清净的仙境,经常在这里游得如痴如醉,忘却回家,与此山此庵结下了不解之缘。后移居南洋至今,但他未忘却此山此庵。1989年回国寻根期间,特游玉笋山,转拜玉笋庵,游至此,映入他眼前的却是一座山虽在,但山色全变,且庵无存,庵基今用的景象。此情此景,引起他诗兴大发,奋笔为玉笋山的巨变、玉笋庵的灭迹题写一联,以表对旧山古庵的惜别之情:“山灵笑我归何晚,松韵留人去复迟”。

        相邻玉笋山以东的羊岵山,又名“睡心山”,东邻东湖,据清同治《汉阳府志》载:“羊岵山上石,可以睡,刻‘睡心山’三字,秦须明性嗜湖山读书,於此游历十年,复老于此,自制‘睡心山’,房屋因名其山”(即“睡心山”)。建国后,此山山腰间,在一块宽大的平面石上,仍可看见有用隶体刻着的“睡心山”3个醒目大字,大办钢铁时的1958年,此石被入炼铁炉。

        幽幽静静的东龙霓山,位于玉贤镇南界线上,据《嘉靖汉阳府志》载:“其山常有云气,隐隐如龙,故名龙霓山。”明人赵弼对此山题咏:“三削芙蓉雨对开,烟雾千丈接天台。遥看绝顶浓云起,又是催诗好雨来。”明兵部尚书戴金,世居山麓屡登此山,称山“山自九真中麓发脉,迤逦三十余峰。至是三峰突起,二峰端严如釜,一峰秀拔如笋。雨后涧壑深处,瀑布飞流,如白云蜿蜒之状”,并将此山概为“十景”,吟成七绝十首,下录其三:

        一曰:近峰三峻

        鼎立丛峰屹汉西,一峰秀拔二峰齐。

        山烟弄翠时兼紫,晓色遥看类采霓。

        二曰:紫漫横崇

        翠屏之下列横琴,山麓升岭合浅深。

        时有春风传响到,宛然玉轸发清音。

        三曰:云梯陟喃

        石级凌虚倚山峰,扶云直上怯重重。

        山灵争为人修凿,欲衬艺畦穿桌踪。

        其余几山,皆有古今文人墨客之足迹,他们亦为这些山题咏过绝妙的诗词歌赋,颂赞这些山的好景奇色。

        如今玉贤“七山”,古韵融今歌,古景缀今色,古风今味,诗韵含于今山中。这里有小景点的特色:尤其玉贤山带之“四山”和“龙霓山”静雅凉爽,是独一无二的消暑择桃地;到这里旅游优点多:距武汉城区仅30公里,从汉沙公路直通玉贤山带和东龙霓山的山底、山中、山巅,不需花费昂贵的旅游费,食宿方便,随时来游,随时回家,似如家门口公园,真是凉爽在身上,快乐在其中。

        白云幽谷玉贤山

        武汉市蔡甸区玉贤镇境内有一座颇有名气的玉贤山。

        玉贤山距武汉市区南30公里,武汉市蔡甸区蔡甸城关西南7.5公里,由羊岵山、玉笋山、盐山、窑山四山逶迤连成一体,横跨东西,雄峙于蔡甸区境中部,横亘于东西两湖之间,犹似一条扁担挑起两湖,是蔡甸城关天然屏障。

        此山带东端的羊岵山,亦称睡心山,紧依东湖,因晋大将屯兵打仗而得名。据清同治《汉阳府志》记载“羊岵山上有石,可以睡,刻‘睡心山’三字。秦须明性嗜湖山读书,于此游历十年,复老于此自制‘睡心山’房集,因名其山。”

        玉笋山(古称栲栳山,又名大山)有白石如玉,参差如笋故名,是玉贤山的主峰。山南之腰间,有玉笋庵,建于明初,于1958年毁,寺址周围现存有明代古松八株,千年古井一口和供人进庵拜神之用的138步石阶,今人已在此挂有文物保护标牌。寺址现已建成“207”微波站,山顶建有电讯接收塔,气势雄伟。此地小气候宜人,严冬,别处草木枯零,但此处仍是温暖如春,草木青苍。明人赵弼对此山有诗题咏:“山势嵯峨不可攀,雨如岚气温云鬟。绝怜白石多清雅,仿佛蓬莱玉笋斑。”明兵部尚书戴金称此山为汉阳“十胜之一”。题为《玉笋敬云》:“天开屏障镇山偶,石出峰头色粹如。周匝民庐三百户,借山名色表乡闾。”建国后,此山上仍有白石,后被乡人采集殆尽。沿寺址下山,约有百亩山坡地,地下有若干座三国古墓,由考古专家定名为三国古墓群,古墓群上已建立了百亩柑桔园。山北近1.5公里之山坡,多年来,发掘了数座宋代古墓,经考古专家鉴定,此地确认为宋代古墓群。此山带以西的盐山、窑山以南,从80年代开始,陆续出土南朝文物。后来在植树造林、水利建设时,发现若干处成群砖墓,群墓坐北朝南,呈一字形整齐排列,现完好地保护着,后经考古专家定名为南朝古墓群。由此可见,三国、宋代、南朝群墓合理地分布在玉贤山带南北,真可谓巧妙之极。此三朝古墓群,现为区级文保单位。

        整个玉贤山带还有它丰富的古老传说,它风景秀丽,呈现出生机盎然的景象。玉贤山在召唤,古人看中的宝地,今人应亦如此,所谓“玉贤名山情悠悠,欢迎宾客来此游。”

        天然粮仓西湾湖

        西湾湖是后官湖西部的大湖汊,南岸是大集街的凤凰村、祝圻村,北岸是小集村、田家堡村。湖汊全长约3000米,平均宽度约300米,加上三大支汊,湖面约有1.5平方公里。这里天然资源丰厚,天上飞的,水里游的,泥里长的,集“海陆空”于一湖。这种景观,在偏远的湖乡也许不足为奇,但出现在特大城市武汉的近郊,就难能可贵了。

        天上飞的,除叫不出名的各种水鸟外(数量不多),最常见的是鱼鹰。鱼鹰最爱“凑热闹”,经常集聚于浅水滩捕食或戏水,白灿灿的一大片。候鸟中以野鸭最多,上世纪90年代初以前,每年深秋至次年初春,总是麻花花的铺满小丰湖。近年大为减少,十成仅剩一成。

        水里游的就不用说了,这里是蔡甸区后官湖养殖场的一隅,家鱼野鱼杂游其中,品种繁多,产量可观。“小水产”也很丰富:鳝鱼、泥鳅、虾子、螺丝、湖蚌等一应俱全。

        西湾湖最富有特色的,当数泥里长的:野藕、芡实(鸡头)、野菱、茭白、野蒿把、水白菜等,占据了大半个湖湾。

        西湾湖的芡实特别肥壮,大的叶子比圆桌面还要大,大的鸡头湿重有一斤五六两,粗的梗子剐皮后,也有镰刀柄粗,一蔸大芡实,可剐十三四公斤净梗,每年为武汉城区增添上百吨芡实梗。这是纯天然的绿色食物啊!

        野藕是西湾湖水生植物的“头号王国”,占整个湖湾面积的三分之一强。其实,西湾湖的野藕,只能解释为“无主的藕”,因为这里既有条细节疏的真正野藕,又有家藕品种“毛三节”,颇受市场青睐。有趣的是,家藕和野藕的“种族对立”极其严重,双方都不肯“家野授受不清”,两者各自“藕以种亲”,家藕“紧密团结”聚一隅,野藕扎根串连成一片。一到农历六月,“阵线”更加分明:家藕开白花,野藕开红花。于是,这里白灿灿,银莲铺开几百亩,那里红艳艳,红莲占据一大片,来了个一年一度的“大合作”——互为景观装点西湾湖。

        西湾湖的“无主藕”不但面积广,密度也大,1998年前,在荷花荡中行船,不割一条水路,叫你大半天也难行三五里。时下虽然减弱,但仍然可与中等产量藕田的长势相比。

        西湾湖的“无主藕”,可以养活很多人,采挖期一年有11个月:农历四月半开始抽藕条,一直抽到藕成熟,再挖到次年农历三月半。更何况家莲蓬野莲蓬,采摘期间每天能装好几船。抗日战争时期,汉阳县抗日自卫总队第一中队,扎营在后官湖作战3年,日军曾几度“封湖”,妄图饿死这支革命武装。然而,一中队靠着湖里的野藕、鸡头梗、野菱角等,不但存活了下来,而且最终战胜了侵略者。

        富饶的西湾湖,正如《沙家浜》中郭建光的一句唱:“大江南自有那天然粮仓。”

        (本文由蔡甸区文化馆提供)

分享到: 收藏
编辑推荐

阅读数:

阅读数:

阅读数:

阅读数:

阅读数:

阅读数:

阅读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