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地方志首页 >>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武汉地方志 > 人物春秋 > 客籍名人 >

我与陈香梅女士的交往
时间:2017-02-08 来源:武汉地方志办公室 点击:

陈香梅女士与作者在钓鱼台

        陈香梅(Anna Chan Chennault),世界著名华人华侨领袖、社会活动家、美国国际合作委员会主席。1925年端午节(6月23日)出生于中国北京(北平),毕业于岭南大学。早期在中央通讯社昆明分社工作,是中央社的第一任女记者;后与中国空军美籍志愿大队的指挥官陈纳德将军结婚。二战后一直活跃在美国政坛。

        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陈香梅的名字越来越引起中国大陆亿万人民的关注。她时而作为国家主席和总理的客人出现在首都北京,时而作为企业家、社会活动家奔行在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时而赶赴台湾,时而又带领台湾考察团走访大陆……人们虽然无从了解个中原由,却隐约意识到她微妙地、不可代替地与美中关系、海峡两岸关系联系在一起。在武汉,她是武汉市政府高级经济顾问、武汉陈香梅教育基金会董事长、陈香梅教科文奖励办公室主任,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地质大学等名誉教授。特别是她在海外的诸多出版物,也首先在武汉出版社以丛书名《陈香梅的书香世界》先后编译连续出版。

        ——题记

初访陈香梅女士

        20世纪90年代初,我大概是从中国科学院第一位被调至武汉市政府从政的科技工作者。武汉市很重视对外开放,希望我能引进一些国外关键人物。为此,从那时起,我曾代表武汉市,先后六次邀请陈香梅女士来武汉(和黄石)访问。

        1992年元旦,我去北京开会,在国际饭店约见了陈香梅和她的先生赫福满。她神采飞扬,充满热情与活力,谈到了许多未来的计划,答应在春暖花开的时候访问武汉并送给我两部英文著作:一部是她以抒情散文的笔调写的回忆录,名字叫《THE EDUCATION OF ANNA(安娜的教育,译名香梅之路)》;另一部写的是她丈夫,抗日战争时期美国空军飞虎队队长陈纳德将军的传记,书名叫《CHENAULT AND THE FLYING TIGERS(陈纳德与飞虎队)》。

        交谈中,述及家父郭持平参加过淞沪会战的一些经历。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爆发。是年8月13日,日本海军陆战队分别向上海闸北、虹口、江湾等地发起进攻,淞沪会战打响。家父时任国民革命军第28军副军长,奉命驻守吴淞口、黄浦江和长江交汇地区,阻击来犯日军。日军第三舰队旗舰“出云号”,用大口径舰炮,猛轰中国守军阵地,无数工厂、学校、民房倒塌,给中国军民造成巨大的生命和财产损失。28军将士义愤填膺,决心要炸掉“出云号”。一次,“出云号”停泊吴淞口,正好是28军的阵地。28军的炮兵白天侦察地形选择炮位,测准出云舰烟囱;晚上悄然瞄准目标,多炮齐发。敌舰虽被命中,有炮弹从烟囱进入,在机仓爆炸。可惜炮弹威力不够大,未能炸沉“出云号”。

        香梅女士听后,高兴地讲起了陈纳德的飞虎队,趁夜色护航,飞虎战机把三枚500磅威力足够大的炸弹扔在了“出云号”的甲板上,引起大火。日军只好在天亮以前,将伤重的出云舰拖往海域,沉入海底。因此,希望闲时我能翻译出版这本《CHENAULT AND THE FLYING TIGERS(陈纳德与飞虎队)》;这书是她根据陈纳德的口授、私人文件,亲戚、当事人以及她自己的回忆,撰写的一部生动而具体地记载了陈纳德一生的这部英文版著作,特别是,她说书中有重创出云舰的真实纪录,弥足珍贵!

        在面对面的交流中,深深地感受到陈香梅身上的独特魅力,这种魅力突出表现在其人生的几个重要关口,陈香梅几次不平常的选择。

        她人生的第一个选择是,违父命不去美国而留在国内。当时不为亲人理解,现在或许仍不为国内的许多青年朋友理解,然而,没有这个抉择,也就没有今天的陈香梅。1942年,年方17岁的陈香梅带着众位小妹,随着流亡的队伍,从广州湾出发,跋涉几千里,逃离了战火、瘟疫、土匪、死亡到了大后方昆明,陈纳德将军帮助她们与在美国做外交官的父亲取得了联系。父亲命她姐妹6人立即去美国,但只有香梅未予从命。父亲甚至用停止供应她的一切费用相威胁,香梅还是坚持已见。她不想依附父亲,她想独立,她想试一试自己的能力。她独自留在了中国。香梅学成后成了中央通讯社昆明分社的第一位女记者。开始由于薪水低,还为当地一位富商做着家庭教师。她从来都是穿着阴丹士林布做的旗袍和布鞋,从来都是梳着两条小辫子,实在没有过能够引起回望的少女装饰,只记得从香港逃难时辗转带入内地的两瓶面霜,她一直省着用,直到抗战结束时才用完。在那艰苦的四年中,工作之余,每晚她都在桐油灯下读书。在1945年、1946年时,她分别出版了第一本散文诗《遥远的梦》和第一本小说集《寸草心》。

        第二个选择是嫁给陈纳德将军。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陈纳德在美国召集100多名年轻飞行员和机械师、文职人员300余人组成有名的“飞虎队”(美国空军志愿队),来中国协助训练中国空军。1942年,中日正式宣战后,空军志愿队改为十四航空队,与中国空军并肩作战,帮助中国人民打击日本侵略者,建立了举世皆知的功勋。抗战结束后,陈香梅调往上海中央通讯社工作。而陈纳德将军回到美国后又重返中国,在上海成立了中美合作的民航空运公司。凭着熟练的英语和良好的素质,她被中央通讯社派往采访飞虎将军陈纳德, 在交往之中,他们建立了感情。从相知、相爱到相依,终于在1947年举行婚礼。是年,陈纳德54岁,陈香梅23岁。他们的婚姻成了历史上一段佳话。

        她崇敬和挚爱这位空军英雄,可她家庭却反对这门婚事。理由除年龄相差太大之外,则是“干嘛嫁给外国人? ”香梅当时沉浸在热恋之中,或许没有意识到,做一个美国人的妻子意味着什么?婚后,香梅于1948年首次赴美,去陈纳德的故乡。由于年轻,对美国的人情世故知之甚少,也想不到当着众人说英语出的一些小错误,也会引起人们的嘲笑,可她知道自己嫁的夫婿是他故乡的骄傲,是国际上有名望有地位的人。为了给丈夫增光,她奋力去学英文,学习用英文演讲,学美容、学烹饪、学缝纫、学园艺。她天资聪颖,勤奋刻苦,很快就摸出了门道,对美国文化,社会特点,风格习惯都有足够的了解,成为行家里手。

        香梅的第三个抉择是丈夫去世之后,那时,极度的悲伤使她茫然不知所措,她甚至不知每天除了往亡夫的墓上送上一把鲜花之外还有什么事情可做。这样的境地,如果不是陈香梅,如果是一个稍微软弱一点的妇女,一定是靠美国政府的抚恤金,过起平淡却是安闲的生活。然而,香梅毕竟是坚强的,毕竟是不会被悲伤压垮的,她开始冷静地思考出路。为了房租便宜,她搬进了只有两间房子的公寓,并在乔治大学找到一份工作——主持一项机器翻译的研究,晚上则教中文和读书、写作。因教书的缘故,她又研究公共演讲的艺术,也以半个美国人的身份写一些报道。在这一段清贫紧张的日了里,她参加了共和党的工作。她以杰出的政治热情与组织才能赢得了社会各界的拥戴,先后担任了白宫出口委员会副主任,美国共和党全国少数民族委员会主席和华裔委员会主席以及美国白宫学者委员会委员。

        陈香梅对人生的三次抉择,是对命运的挑战,不甘服从造化的安排,使她成为一个非凡的女子。

编译《陈香梅的书香世界》

        读完陈香梅女士的赠书,我被她的文采,个性和传奇的人生所吸引并被深深地打动,同时产生了一个强烈的愿望,那就是把她的著作翻译介绍给国内广大读者。

        此前,北京的作家李建丰已接受香梅女士委托,把她40余年写的20余部作品重新编辑为四部,在大陆出版。当时北京已有几家大出版社极力争取出版这四部书稿,对建丰女士展开“公关”。也许是被我翻译的热情所打动,也许是看重我们多年的友情,建丰女士决定邀请我担任这四部书的主编,并代表陈香梅女士与我们武汉出版社正式签订了出版合同。无疑,这是对我、对武汉市的“对外开放搞活”一大支持。建丰女士却因此“得罪”了北京出版界的一些朋友;只好由我出面一一道歉!

        完成这个任务,要克服不少困难。大家都知道我不是文学工作者,是长期研究数学的,多年来投身于也许是世界上最为枯燥的事业,虽然也发表过不少外文论著和译作,主编过几家杂志和丛书,然而翻译和编辑文学作品还是头一次。俗话说,隔行如隔山,会不会把文字弄得枯燥无味呢?顾虑的同时我相信作者与读者的心灵是相通的,是不受任何职业限制的。我常常想,做学问的人好似一群登山者,干的行当不同,犹如攀登的山峰不同——你选择这个山头,我选择那个山头,可无论哪个山头,只要爬上去了,就能领略到奋斗的喜悦,创造的喜悦。两年前,我曾尝试着为青少年朋友们合译过一部日本著名数学家广中平佑先生的自传——《创造之门》,得知他与世界著名音乐指挥家小泽征尔是挚友。“如果让我来谈谈数学,那一定是稀里糊涂的吧!”尽管小泽征尔如是说,然而还是欣然为那部书作了序。音乐与数学尚且相通,数学与文学为何不能共鸣呢?

        另一个困难是我太忙。在武汉市副市长任上,秘书每天会把日程安排得满满的。此外我还兼着多种学术研究和教授工作,这次编译工作就是自己给自己出难题,只能像妇女们织毛衣那样,饭后两行,睡前两行;有几分钟干几分钟,有三分钟就干三分钟。尽管有人帮忙,零打碎敲,还是拖了很久才完稿。

        无论如何,决心已下,翻译和编辑工作同时进行。其中两卷为全译本,之一定名《香梅之路》,可以看作是她的一个回忆录,译文已经逐日刋登在《武汉睌报》上和广大读者见面了;另一是《陈纳德将军与我》。其余四部分别是:《往事知多少》《一个女人看世界》以及《追逸曲》,现在也均已出版;最新增的一卷名为《我看新中国》。合成丛书6部,名为《陈香梅的书香世界》。随着历史的推移,作家新作的涌现,这套丛书选题还会不断增加。

        在自传《往事知多少》中,我们看到香梅天真的童年,家庭的变迁,民族的灾难,生离死别的痛苦,独面虞诈难测的西方世界的艰辛。她不愿靠飞虎将军的抚恤金生活,而是带着两个幼女演讲、写作、从政、经商……独自闯荡,坚忍不拔,终于成为开启美国政坛之门的第一位华人。她穿梭海峡两岸,为中国之前途殚思竭虑,为骨肉之团圆奔走辛劳。作者以平易近人,亲切真挚的口吻向读者讲述了自己的非凡经历。

        《一个女人看世界》中收集和精选的是香梅女士的大量散文、随感和通讯。内容分为世界万花筒、女人万岁、政坛随感三个部分,再现了作为一个东方的弱女子,从中国到达美国的几十年风雨历程。作者以生动洗练的语言,从我们不常见的另一个侧面,揭示了驳杂的世界,同时也展现了作者敏锐的才思和丰富的内心世界。

        《陈纳德将军与我》是爱情与婚姻的自述。作者以抒情婉约的言词,坦诚地向我们讲述了她与陈纳德将军的爱情故事。与世界声名赫赫,刚毅英武的美国飞虎将军相互爱慕,但好事多磨,最后冲破层层阻碍于抗战胜利之后才结成伉俪。岂料恩爱美满的婚后生活刚刚十年,病魔却猝然夺走了丈夫的生命。读了那没有回音的三封信等断肠之篇,凡是曾爱过或被爱过的人,谁能不凄然泪下,感怀不已?!

        抒情小说集《追逸曲》是作者抒情小说创作的荟萃,包括一个长篇、三个中篇和十个短篇。文章细婉优雅,如泣如诉,向我们讲述了一个个动人的爱情故事。其中,大多数书中描写的是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的高级官员、将领及其家眷的悲欢离合,使我们既可以作为抒情小说欣赏,又可作为一段特定的历史研究。

        在风格上《我看新中国》与《一个女人看世界》相似,作者的重点是抒发她对新中国的感情,有叙、有议。其实,它包括陈香梅作为半个美国人亲历的对白宫变迁的记述和海峡彼岸的旧事新闻。信手拈来,或文或诗,多是发自肺腑的一往情深,国情、友情、亲情与恋情的交融。内容分为五个部分:我看新中国、白宫沧桑、不容青史尽成灰、诗词一束和歌词小园地(其中部分已配曲刊登)。

        陈香梅女士的抒情小说在海外出版的中、外文版本多种,而且多次再版,引起读者强烈共鸣,其中《追逸曲》等部曾再版20多次。

        编译工作将近尾声,我开始写序。一看我序言的标题,建丰女士大不以为然,“到底是数学家,三句话不离本行。什么研究呀、思考呀,”她说,“不像文学作品的序言,更不像为一位世界著名女性作序,倒像一篇学术报告”,依她的意见,宁愿叫“陈香梅的魅力”之类。

        我一点也不想否认香梅女士独具的特殊魅力。我还记得上中学的时候,她与陈纳德将军的结婚照片登在报纸上,同学们如何抢着看并如何称赞新娘的年青漂亮;但我还是采用了现在的标题:陈香梅思考。她实在引起我太多方面的思考,用我们学术界的语言,或可叫做全方位思考。无论从历史角度、经济角度,她都是值得思考的。思考她,思考她对武汉、对中国感情,并得出一定的结论是很有意义的。

        首先,命运之神究竟对她如何?

        有人或许认为陈香梅是命运之神的宠儿。认为她出身名门,外祖父廖凤舒学贯中西,是近代民主革命家廖仲恺的亲兄弟;舅舅是党和国家的优秀领导人、杰出的社会活动家廖承志。

        我们却不以为然。出身名门的闺秀可谓多矣!嫁与高官的仕女可谓多矣!孰能以一东方弱女子单枪匹马去美国闯天下,历尽几十年风雨,成为第一个跃入美国高层的华裔女性并集著名政治家、作家、记者于一身呢?

        香梅的母亲英年早逝, 留下她姐妹六人;除她留在中国外,都去了美国投奔父亲。她在书中告诉我们,命运之神对她甚至是十分残酷的。她生不逢时,青少年时代是在战乱中度过的,饱受战乱之苦;她幼年丧母,青春守寡(天不作美,10年恩爱, 不幸癌症夺走了夫君的生命);书中有许多篇章描述她守护病床旁边的凄惨生活!令人同情的是她的万方厄运;令人敬佩的是她面对厄运的志气、倔强、自尊自重与自强不息。

        香梅是一位坚强的女性,陈纳德将军病逝后,她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于1960年从台湾移居美国华盛顿。在这里,她从头开始,孤身奋斗。她曾她以个人经历和中国问题为题,在全美巡回演讲;她英文版的《一千个春天》在纽约出版后成了畅销书,一年之内刊印二十版。陈香梅以惊人的勇气和毅力进军政界、商界,终于大获成功,进入美国主流社会,取得令人瞩目的成就。从肯尼迪到克林顿,先后8位总统对她委以重任,成为美国总统的私人顾问,成为中国首脑的贵宾。这些一般人不可能有的机会,是她步入美国并获得很大成功的根源。

        在武汉出版的《陈香梅的书香世界》这套国内最早的丛书,从某个侧面反映了香梅当年为祖国繁荣、骨肉团圆付出的心血与辛劳以及她卓越的成就。卷首她的序言,充分表达了这个热情的最强音

陈香梅的中国心·武汉情

        香梅女士另一个突出的特点是她拥有一颗纯粹的中国心。

        多年来,虽然她活跃于美国政坛,浸润于美国文化,可毕竟是血浓于水,时时刻刻把祖国的一切放在心间。她始终把自己看作一个纯粹的中国人,她喜欢穿旗袍,爱用中文写作,爱给客人亲手烹制中国菜,说起中国话来不夹一个英文单词儿。

        她对美国时时处处充满的种族歧视深为不满。在一些亚洲研究工作方面,中国人的意见也不被重视,很多东方问题专家都是卷发、蓝眼的西方白人。香梅认为这是不公正的,经常挺身而出抱打不平。有一次演讲,讲到美国少数民族的贡献,她举例说明开发美国西部的中国人功不可没。她说,到美国的华人都有一部血泪史,开洗衣铺,开餐馆,一字不识,克服重重困难,铺设横贯美国的大铁路,为美国西部开发做出巨大贡献。

        她强烈的民族意识,还突出表现在她对侵略战争的深恶痛绝。她在作品与演讲中,多处揭露日本侵略中国的野蛮行径。她控诉,可怜的中国人,所受的苦难几倍于犹太人。血泪控诉的同时,她又充满民族的自豪感。她常说,近百年,中国倍受外来列强的侵害,但并未沦为哪一个国家的殖民地;亚洲许多国家都被荷、西、法、日、英等强国占领,可谁要想征服中国,绝非易事。

        她热切地盼望着祖国统一与振兴,在统一大业中表现了难能可贵的责任感。

        1972年,中美关系正常化的消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炸响的时候,作为出身国民党官宦之家的陈香梅,作为与蒋介石家庭有着深交的陈香梅,当然也和当时许多海外同胞一样,一时表现出惊异与彷徨。但那只是暂时的。历史在推移,时代在发展,香梅毕竟是香梅,她以政治家的开明、豁达以及一个优秀女性的无限善良与美好心愿开始投入这段,对每一个中国人都关系重大的历史运动。

        陈香梅享有“中美民间大使”之美誉。她曾在1972年尼克松总统访华和1979年中美两国正式建交等一系列重大事件中作出过积极贡献;1980年,她作为里根的亲善大使到中国大陆和台湾访问,在两岸之间积极沟通,促进了两岸交流。

        1981年元旦,她欣然接受了国家领导人邓小平的邀请,作为里根总统的代表访问了北京。后来海外一些朋友承认,那天打开报纸,看到她与对邓小平握手的照片,简直惊呆了。其实,海峡两岸的桥梁,是非香梅女士莫属的。她一方面出身于国民党官宦之家,另一方面又依凭着历史渊源、民族感情,孜孜不倦地努力着,即使遇到一些非议和挫折也不计较。国内的人们大概至今也不知道,海峡两岸开放探亲这一件功德无量的大事,也是香梅女士全力促成的。那还是蒋经国在世的时候,香梅向他提出:很多从大陆来的人已垂垂老矣,离别大陆亲人40多年,他们的长辈也已经七老八十,如果再不让他们回家看看,可能再也没机会了。这在历史上将是件非常遗憾的事。她竭力建议台湾准许他们回大陆探亲。蒋经国的答复是:这事牵涉很大;不过,我认为这是可以研究的。陈香梅女士来到北京,向邓小平以及其他国家领导人提出同样的问题,得到的答复是:我们方面的考虑是积极的。经过香梅多次奔波传话,最终开放了台湾往大陆的探亲。至今,已有百万计的台胞与大陆骨肉团聚。

        从探亲到投资大陆可以说是顺理成章的事,很多台胞利用来大陆的机会,考察了投资环境,进行了商务活动。这在当时是台湾当局严厉禁止的。香梅想,台湾大陆投资的人日益增加,如果总是偷偷摸摸的,对海峡两岸都不利,不如堂堂正正地开放商务考察活动,更有意义。于是她首先组织了一个包括许多台商参加的美国国际合作委员会经济贸易考察团,于1989年12月正式访问大陆。此举召来了各种非议,香梅并没有过多地理会这些阻力,她沉静从容地做她认为该做的一切。她说:“我没有得名,也不要利,我的收获是一份自足。我并不自命为勇者,但绝不是弱者,我不会向任何人低头,只要我自认为是正确而大公无私的事,我就认真去做。但毕竟生逢乱世,费解的事太多,既无需大惊小怪,也不必多求甚解。”

        结果,在考察团访问中国大陆以后仅四个月,台湾就正式宣布了开放对大陆的商务考察活动。至今,已有成千上万的台资企业在大陆兴办并繁荣发展,应该说,香梅女士又是一位开创者。

        陈香梅女士是一个传奇式的人物,是全球华人的骄傲。她虽然身在美国,却常怀一颗中国心,一直致力于促进中美以及两岸的交流;武汉地区朋友访问美国,她都有求必应,热情接待。她热爱祖国、自主自强、不畏艰难、纯真正直的品质值得我们敬仰和学习。

        1992年11月,武汉市市长赵宝江要我率团出访,完成任务两项:一项是引进(三架)波音或麦道大型客机;一项是合作生产直升飞机。为此,优选成员有武航总裁程耀坤、武汉工商银行行长曹永明、市计委陈涛平博士、高校一位航空专业教授、军工仪器厂一位总工程师厂长和武汉市外办一位翻译,一行七人。

        赵宝江市长认为我有两项优势:一项是陈香梅是我的好朋友,她的先生赫福满是美国著名航空工程师。果然,他给了我许多关键信息,包括波音或麦道两家大型客机信价比资料和滯销客机在沙漠地帶保存和价位信息;一项是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校长田长霖教授是我学术上的好朋友,有波音公司“活字典”之称的波音公司总工程师田长焯是田长霖的兄长,给谈判提供了极大的胜算,重要性不言而喻。

        任务完成回国已过了圣诞节,赵宝江市长听完汇报,认为很好发挥了团队精神,深表满意;同时特别感谢香梅女士和赫福满先生。回到小家,老布什总统的祝节贺信已经到了我的写字台上。这不是我,也不是代表团有什么特别,惊动了美国总统;而是武汉这份订单太重要了,它代表大中国地方航空公司的第一份生意,预示着中国航空事业将大展宏图,美国大型客机的又一个黄金时期已经拉开了序幕。

        武汉市与陈香梅女士又有着比国内其他城市更多特别的联系和感情。她说,她在国内有两位代表和妹妹:一位是在上海创办自然美的蔡燕萍博士,一位是时在北京侨办任职的军内作家李建丰。1992年,李建丰女士促成了她首访武汉,成立武汉陈香梅教学基金;1993年成立的社会公益单位陈香梅教科文奖办公室,多年来一直围绕促进中美文化交流、我国改革开放、武汉走向世界开展大量工作。

        香梅先后六访武汉,受聘为武汉市政府高级经济顾问以及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中国地质大学等校名誉教授;陈香梅教科文奖评委员会,也多次评选颁发了陈香梅教科文奖项。1999年,陈香梅代表武汉市向澳门回归赠送了当年世界上最大的千禧宝鼎。

        曾多次选址,陈香梅决定在东湖创建香梅苑(包括香梅书院、飞虎之家、陈纳德二战纪念馆、陈香梅文化艺术中心),将她在美国的收藏一半存放在此,对外开放。选址沌口经济开发区三角湖筹办马赫列斯大学武汉香梅书院(大学),即今江汉大学地址。

        陈香梅希望在武汉东湖风景区修建陈香梅文化艺术中心,应该说,这是既可以提升武汉市整体文化品质,又能增添东湖风景区的文化沉淀的,一举多得的决策。她认为,有了这样一个文化艺术中心能给侨居海外的华人、海峡两岸的同胞以及外国友人提供一个旅游景点、宣传祖国成就的窗口,是飞虎队员和二战友人及其子孙的中国之家。更为武汉市民进一步了解认识陈香梅女士、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增添了文化景点,具有良好的社会效益。

        陈香梅教科文奖办公室促成香梅首访深圳、第十次访问海口,为中国武汉第七届木兰旅游文化节在美宣介,并发来了贺信;为武汉朋友和领导联系访问陈香梅做出安排等。

        支持武汉市,香梅力争美国在汉开设领事馆,多次与白宫洽谈,已近成功,岂料2001年因“911恐怖袭击”事件而延误,功亏一篑。

        2005年在首都人民大会堂组织论坛,颁发陈香梅教科文奖。

        自1989年到2005年前后16年,陈香梅为武汉做了大量有益的工作,与武汉人民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我和陈香梅女士通过交往、接待、友谊和编译《陈香梅的书香世界》这部丛书,让我认识了这样一个伟大的女性。我想说等到我们终于完成了祖国统一大业,等到我们的祖国终于能挺立在四个现代化的世界强国之林的时候,武汉人民乃至全中国人民也永远不会忘记陈香梅的名字,历史的画卷上,将永远开着这朵报春的芳香梅花。

        【作者郭友中,著名科学家。1934年生于杭州,1955年毕业于南京工学院土木建筑系。长期在中国科学院武汉数学计算技术自动化研究所,师从李国平院士,从事数理科学研究,1979年晋升为教授。曾任中科院数理所常务副所长、学术委员会主任,中国工业与应用数学学会副会长、中国力学学会现代数学与力学专业委员会主任等,美国数学学会、美国工业与应用数学学会,以及英国、法国等研究单位理事或成员;完成与合作完成专著和论文210多项。1987年调任武汉市科技委员会主任,1989年被选为武汉市副市长,分管科技、高教、文化、体育、出版、侨务、档案等部门;1993年被选为武汉市政协副主席。曾任武汉海外联谊会会长、武汉欧美同学会常务副会长,民盟中央委员、武汉市委主委、湖北省委副主委。至今退而不休,笔耕不辍。——编者注 】

上一篇:载入新中国美术史的武汉画家——刘柏荣的美术创作
下一篇:永远的记忆——我的军营生活片断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