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地方志首页 >>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武汉地方志 > 水城桥都 > 江河湖泊 >

紫阳湖的人文景观和传说故事
时间:2015-05-25 来源:武汉地方志办公室 点击:

作者:崔慧荣  肖兴明  张晖      

  

紫阳湖鸟瞰

        紫阳湖古称滋阳湖。清同治《江夏县志》记载:“滋阳湖在高观山阳,一曰南湖,湖内有墩,随水消长;又曰墩子湖,夏以荷胜,可资游赏。”清初督学高世泰为纪念明代榜眼贺逢圣,曾改紫阳湖为亚相湖。

        新中国成立初期,武昌明伦街和首义街有菜农40户,1952年将晒湖划13.33公顷给其种藕。1958年,菜农与在巡司河作业的15户渔民组织起来,合并为街辖紫阳农场,次年在紫阳湖放苗养鱼。1963年,紫阳湖交紫阳公园,改为紫阳蔬菜大队。1967年将晒湖藕田改为鱼池养鱼,设渔业队(15人)经营,产鱼3万千克。1983年,菜、工、商综合经营。1985年产鱼4万千克。

        紫阳湖“夏以荷胜,可资游赏”,为历代达官贵人所向往,文人墨客多会于此。宋代大诗人陆游、黄庭坚均曾泛舟湖上,望着眼前“卷荷舒欲倚,芙蓉生即红”的美景,分别留下了“十里亭阁菱荷香”“凭栏十里荷香”的佳句。宋代祝穆在《方与纪胜》中称紫阳湖“外与江通,长堤为限,长街贯其中,四旁居民蚁附”;陆游《入蜀记》记述紫阳湖“荷叶弥望……其上皆列肆,两旁有水阁极佳”。至明、清两代,紫阳湖更是声名远播,趋之者众。明代兵部尚书熊廷弼曾在湖旁建熊园,“横六七里,宛一幽僻乡落,浚小溪九曲,每曲一亭,沿溪奇卉杂檀”。

        清代湖广总督张之洞则于湖心设茶座、酒亭,有曲桥相通,张常在此宴请宾客、题词吟赋,饱览湖光秀色。现存紫阳桥为明万历年间修建,是当时通往楚王宫(清康熙改建为万寿行宫)的要道,有文官在此下轿、武官在此下马之说。西北角有霸王井,相传饮此井水者,力大无穷,如今井水干涸。明末张献忠率农民起义军攻占武昌,礼部尚书贺逢圣及全家在此湖投湖自尽。

        1911年10月10日,辛亥革命武昌起义在位于紫阳湖畔的湖北新军工程第八营(原湖北省总工会机关所在地)打响了第一枪,从而点燃了遍布全国的革命火种,结束了中国历史上2 000多年的封建专制统治,以不可磨灭的革命功绩载入史册。紫阳湖西北角,建有胜利亭一座,亭内立“民国起义国庆纪念碑”。湖东南是楚望台军械库和中和门(起义门),被史家誉为“首义胜利的开端”。紫阳湖西,过保安门正街、王府口,即湖广总督署遗址(今武昌造船厂旧址)。紫阳湖北边是1910年建成的湖北咨议局,首义成功的第二天上午,革命党人来到这里成立了鄂军都督府,正式宣告废除清朝年号,建立“中华民国”。

        1952年,武汉市人民政府首任市长吴德峰发动市民每人捐款0.10元,修建以紫阳湖为主体的紫阳公园,并亲书“紫阳公园”匾额。

自然环境

        紫阳湖位于武汉市武昌区蛇山之南,东邻首义路,南至津水闸、石灰堰,西接紫阳村,北抵紫阳路。以黄海高程为基准,紫阳湖水位19.65米,面积约0.14平方千米。湖泊中心地理坐标为东经114°17′55″,北纬30°32′08″。

        2005—2010年,紫阳湖水质为劣V类,富营养化状态为轻度。2011年起,富营养化状态下降为中度。

        2008年开始实施的紫阳湖水生态修复工程是武汉市武昌区重点实验项目,该工程包括完善截污工程、构建水生植被工程、完善水生态系统结构与功能、建设人工湿地、湖水循环曝气与鱼跃冲滩景观工程、高活性生物膜法净水工程、建立湖泊生态系统长效管理等七大部分。新建D400排污管400米,D1500顶管582米,疏浚排水管网500米,疏浚排水箱涵550米,新增人工湿地2 960平方米,构建水生植被工程50 000平方米,生物膜净水工程90 000平方米,安装湖水造流潜水轴流泵1台,推流泵1台,共投入资金125 772万元。

湖区景观

        紫阳公园 位于湖北省武汉市武昌蛇山之南,东临首义路,南至津水闸,西接紫湖村,北抵张之洞路,是一座有自然水体的公园。1952年,武汉市人民政府首任市长吴德峰动员市民捐款,旨在筹建紫阳湖公园,并命名“紫阳公园”。同年在紫阳湖北岸修建麻石大门一座,门额上由吴德峰市长款书“紫阳公园”四字,并沿湖新建四座六角亭,取名为“紫阳”“胜利”“解放”“和平”四亭,现存有“胜利”“解放”“和平”三亭。

        1984年10月1日,30年未对外开放的紫阳公园正式对外开放,成为收费公园。2005年5月1日,紫阳公园免费向市民开放。2010年,紫阳公园被纳入“武昌首义文化旅游区”。2012年10月,“武昌首义文化旅游区”成为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

        公园按功能划分为四个区域:主入口活动区在北大门附近,有假山喷泉、霸王井景区、游划码头等;盆景花卉区位于公园中部,有特色园林、花圃、聚景园;游乐区在湖东面,安放着游乐设施及游划船只;花鸟市场、全民健身及老年人活动区主要集中在公园的湖西一带,建有门球场、全民健身活动场地等。

        经过60多年的发展,紫阳公园在园林布局上初步形成了民族特色和水上特色,小中见大,园中有园,景随步移,步移景换。公园选定荷花为“园花”,大力种植荷花、睡莲等水生植物,既净化了水质,又让市民领略荷池泛舟的乐趣。湖中种植50多个品种的荷花8 000余枝,面积达4 000余平方米,其中以花色呈深紫红色的“紫玉莲”为最多,人们希望借此再现往昔“朝霞夕阳映紫荷”的胜景。2001年、2008年,武汉市政府、武昌区政府投入巨资先后对紫阳湖进行两次湖水生态修复工程,清挖湖底淤泥,截断排污口,兴修亲水平台、曲桥,兴建水阁、凉亭、长廊,栽种茶花、桂花、银杏等50多个品种苗木,新建时空隧道、溜冰场、露天舞场、一级方程式赛车等一批大型游乐设施。如今的紫阳湖,波平如镜,亭阁相望,桃红柳绿,花卉簇拥,湖光树影,相映如画,成为人们观光旅游、休闲娱乐的好去处。

        辛亥武昌首义发难处    在武昌紫阳湖东畔(今湖北省总工会院内),是湖北新军工程八营(简称工程营)旧址。工程营是湖北新军中创建最早、革命党人最先投身革命活动的部队。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的第一枪在这里打响。旧址在武汉解放初尚存3栋平房,均坐南朝北,砖木结构。武汉解放后按原貌重修,其中两栋改建成砖混结构的两层楼房,每栋长38.5米,宽14.8米,2门18窗。1956年,湖北省人民委员会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楚望台军械库遗址 位于武昌梅亭山,今起义门左侧山冈。元朝末年,朱元璋进军武昌,曾驻跸梅亭山,在此闻报得第六子,高兴地说:“子长,以楚封之”。朱元璋当皇帝后,于洪武三年(1370年)封第六子朱桢为楚王。洪武十四年(1381年)朱桢就藩武昌,在梅亭山树立分封楚王的御制碑文,并建“封建亭”。朱桢不忘父皇之恩,常在此遥望帝京,故又建“楚望台”。从此,梅亭山一带被称为楚望台,是明清两代武昌较为著名的风景名胜之地。清末,亭、台不存。清政府在其旧基上建军械库,将湖北新军的武器库由三佛阁迁此,成为全国乃至远东最大的军械库之一。库存数万支德、日及汉阳造步枪和大量弹药,由工程八营守卫。1911年10月10日晚,工程八营发难后,革命党人熊秉坤率40余人按起义计划向楚望台进发,驻防的工程八营士兵起为内应,一举抢占楚望台。起义军部队以楚望台为临时大本营,部署和指挥向清湖广总督署的进攻。楚望台军械库原建筑无存,遗址上立有高2米、宽1.2米的文物保护标志。1956年,湖北省人民委员会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起义门 原名中和门,位于首义路南端。1911年10月10日晚,湖北新军工程营首先发难,打响第一枪,按部署迅速占领楚望台军械库,控制中和门城楼,随即打开城门,迎入驻南湖的炮队、马队等起义部队。炮队入城后,首先在城楼、楚望台和蛇山等地布定炮位,向清湖广总督署猛烈轰击,支援、配合其他起义部队攻克总督署,占领武昌城,取得首义的胜利。因此,中和门被誉为“首义胜利的开端”,民国元年(1912年)改为“起义门”。段祺瑞督鄂时,曾改称中和门原名。1949年武汉解放后,又恢复“起义门”名称并对城门多次修复。修复的城门高7.1米,宽5米,主要利用原有城砖。城门两边的城垣则是用仿制城砖砌成,上方嵌大理石匾额,上刻叶剑英题的“起义门”三字。城楼据民国初年所摄的照片修造,重檐歇山顶,钢筋混凝土仿木结构,朱柱青瓦,斗拱飞檐。

        武昌起义湖北军政府旧址 又名红楼,存蛇山南麓阅马场北端,原湖北省咨议局大楼。1911年武昌起义胜利后,革命党人着手组建湖北军政府,因总督署受战火破坏,一时不能修复。经议决,以此作为“中华民国”鄂军都督府(即湖北军政府)办公地。军政府成立后颁发第一号布告,宣布废除清朝帝制,建立“中华民国”,并通电号召各省起义。旧址为一组建筑群,1908年筹建,1910年建成,占地1.87公顷,房屋11栋,建筑面积6 000多平方米。咨议局大楼主体建筑为红色楼房,高2层,面阔73米,进深42米,砖混结构,坐北朝南,上层顶端正中有望楼,呈西欧古典建筑风格,气派非凡。门窗线条精巧,外墙壁饰有禾穗、莲花等图案的浮雕,显得古朴、典雅。大楼后方是咨议局议员公所,也是一座两层楼房。两侧各有一排红色平房。正前方出口处装有铁栅大门,大门两侧为门房。由上半部装有铁栅的红色矮墙自门房两侧平伸,与左右平房和议员公所连接,围成方形院落。院门外正前方立有仪表庄严安详的孙中山铜像。1979年3月,宋庆龄亲笔题写“武昌起义军政府旧址”横幅。1981年10月,在此建立辛亥革命武昌起义纪念馆,举办辛亥革命历史展览,旧址部分建筑曾于武昌起义保卫战和抗日战争期间遭到破坏。1983年、1984年,国家两次拨款对旧址进行修复。1961年,旧址由国务院公布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黄兴拜将台遗址纪念碑 位于武昌阅马场,与湖北军政府旧址相向而立,阅马场中轴线的南端。1911年11月3日上午,湖北军政府在阅马场用木料搭台举行拜将仪式。黎元洪向黄兴授战时总司令印、旗和剑。1928年,辛亥革命首义同志会在拜将台旧址上修复八角形木亭。1948年亭毁,遂重建纪念碑。1955年,武昌区人民政府改建纪念碑,占地21平方米,碑为四方形,紫红色水磨石,高2.5米,顶呈锥形,挺拔卓立。碑上镌刻:“拜将台辛亥首义鄂军都督黎任黄兴为总司令在此授印”,阴刻“中华民国十七年十月十日辛亥首义同志会”款。碑座高2.7米,八角形麻石构成。四周环有铁链。1956年,纪念碑由湖北省人民委员会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彭、刘、杨三烈亭 位于武昌解放路南端,今武昌造船厂院内。1911年10月9日,武昌起义的机密暴露后,革命党人彭楚藩、刘复基、杨洪胜被捕。10月10日凌晨,彭、刘、杨被杀害于清湖广总督署门前广场(即现武昌造船厂厂区内)。1931年,在烈士就义处修建纪念亭。新中国成立后,湖北省人民委员会于1956年对纪念亭进行维修。武昌造船厂扩建时将亭围进厂区,1976年倒塌,仅存亭基和石碑。1981年,武昌造船厂将亭基和石碑搬迁于原址南约20米处,按原样修复。亭为木结构,八角攒尖顶。亭额题“三烈亭”。亭内立“彭刘杨三烈士就义处”石碑。碑阴镌刻记述三烈士生平事迹的碑文。1956年,三烈亭由湖北省人民委员会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孙中山铜像 立于湖北军政府旧址门前。1931年由江小鹣设计塑造。铜像衣着中国传统服装长袍马褂,庄严肃立。占地20平方米,通高6.4米,像高2.4米。1981年、1986年曾两次进行维修。1983年,铜像由武汉市人民政府公布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辛亥革命博物馆 位于武汉市武昌区阅马场首义广场南侧,北临彭刘杨路,南抵张之洞路,东邻楚善街,西靠体育街,是首义文化区的核心建筑,与武昌起义军政府旧址(红楼)、孙中山铜像、黄兴拜将台纪念碑、烈士祠牌坊等同处一条轴线。系武汉市为纪念辛亥革命·武昌首义100周年而兴建的一座专题博物馆。2009年8月动工兴建,2011年9月落成,2011年10月8日举行《共和之基——辛亥革命历史陈列》开展仪式,10月15日免费对社会开放。

        博物馆外形设计独特,融合了中国传统建筑元素和现代建筑特色,高台大屋顶的架构,彰显中国建筑“双坡屋顶”和飞檐翘角的特质;几何形外观和“楚国红”色调,寓意敢为人先的首义精神,俯瞰呈V字造型,寓意胜利和武汉的腾飞。博物馆总建筑面积22 142平方米,分为地下一层和地上三层,设有1个序厅、5个基本陈列展厅和1个多功能展厅,集陈列展示、文物收藏、宣传教育与科学研究等功能于一体,是现有辛亥革命专题博物馆中展览规模最大、陈列科技含量最高、复原场景最多、参观导览系统最全的博物馆,配套建设有办公服务区、藏品库房、设备库房、文物鉴赏室、学术报告厅、地下车库等。博物馆基本陈列,分为晚清中国、革命原起、武昌首义、创建共和、辛亥百年5个部分,展示了辛亥革命历史文物428件(套),历史照片694张,以及重大历史事件复原场景27处,艺术品12处,多媒体20处。

传说故事

        熊廷弼寄居紫阳湖 熊廷弼,字飞佰,湖光江夏(今江夏区)人,明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进士。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任辽东经略,在职年余,积极加强防务,后金(清)不敢进犯。明熹宗即位,魏忠贤专权,他被去职,归隐江夏。曾购买中和门(今起义门)内紫阳湖东南土地修筑私家园林,名熊园。清同治《江夏县志》记载:“园横阔六、七里,宛一幽辟乡落,内有小溪九曲,每曲一亭,沿溪奇花杂植”。其东借助梅亭山楚王台上的“御制碑”等古迹,西借紫阳湖美景,熊园作为熊廷弼的私家花园,为武昌城私宅园林之始。明天启元年( 1621年),辽阳、沈阳失守,“再起廷弼于田间”,这个田间,大约就是“熊园”。熊廷弼二度出山之后,由于辽东巡抚王化贞不听指挥,辽东战局急转直下,一败涂地。昏庸的明王朝在权宦魏忠贤的把持下,不辨是非,反将熊廷弼斩首,妻子儿女均被牵连,其遗骨归葬今江夏区官塘岭。坐落在紫阳湖畔的熊园也于清初被废。1936年,民国政府曾将今阅马场至大东门一段道路命名为熊廷弼路。

        孙中山紫阳湖巧对张之洞    1894年的某一天,湖广总督张之洞正在武昌紫阳湖湖心亭待客,孙中山(孙文)从海外回国路过武汉,赶到紫阳湖,准备拜会这位闻名中外的洋务运动领军人物张之洞,却被门卫拦住,便写了一张纸条请门卫递进。门卫不肯,两下发生争执,惊动会客厅。张之洞问:“怎么回事?”

        门卫说:“一个儒生请求拜见大人,怎么说都不走!”

        随手呈上纸条,上书一行字:“孙文求见张之洞兄。”

        这一年,张之洞年过五十七岁,朝廷重臣,位高权重;孙中山则是一个二十八岁的读书人。

        张之洞很恼火,认为来人很没礼貌,于是写一张纸条让人传给外面守候的孙文:

        “持三字帖,见一品官,儒生妄敢称兄弟!”

        孙中山看过后立即又写一张纸条,再次托门卫传进去:

        “行千里路,破万卷书,布衣亦可傲王侯!”

        张之洞看后非常高兴,心想此人才思敏捷气魄非凡,一定是一位与众不同的奇人。

        “请!快请进来!”

        就这样,孙中山和张之洞在紫阳湖湖心亭里见了一面。

        给荷花做生日    紫阳湖以盛产莲花著称。每年到农历五六月份,紫阳湖展现出“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夏景。荷花出淤泥而不染,自古为品格高洁的象征,民间流传有给荷花做生日的故事。

        相传农历六月二十四日是荷花的生日,明清时期,每年这一天武昌全城居民喜度“观莲节”,涌到紫阳湖畔观莲,“为荷花做生日”。武昌城内外文人墨客,尤其是知名的诗人和画家,当天齐集湖畔,以荷花为题吟诗作画。清代诗人王汝玉《小集长湖为荷花做生日》的诗中写到:“树绕亭台水绕廊,迎轩恰借午风凉,有番韵事君知否?今日荷花分外香!”雅俗大众也会在紫阳湖边一边观莲一边吃荷叶饭品荷花茶,热闹欢乐一番再去紫阳桥买些荷花莲蓬带回家去。此风俗一直延续到民国初年。后因湖内泥沙淤塞,湖水逐日污染,只剩断梗残荷,荒草枯树,观莲人日渐稀少。今日的紫阳湖湖水澄清,紫荷盛放,观莲人重新聚集,但观莲节的传统却未能接续。

        中秋玩荷花灯的由来 相传,元朝末年,参加了白莲教的母子二人,为躲避家乡官府的追捕,携带许多乌梅乔装打扮成买卖人,来到省城武昌,住在紫阳湖附近。刚巧此地瘟疫流行,乌梅对治疗瘟疫有奇效,母子二人低价用乌梅为民治病,而且对穷人免费施舍,很得人心。这一年八月十五,母子被官府搜捕逃进紫阳湖,官兵将湖四周包围,母子俩不得脱身,最后溺亡湖中。官兵撤走后,附近百姓意图将母子俩的尸体从湖中捞出安葬,白天不敢下湖,怕被官府发觉,只好晚上打着灯笼划着小船到湖中寻找。紫阳湖荷花谢了,荷叶茁壮,有人拿四根线将荷叶边缘缀上提起,中间插一根蜡烛,做成“荷花灯”,放进湖里随波漂荡,一是寻找尸骨,二是为母子俩照路得归黄泉。当晚,紫阳湖满湖灯火闪烁,星星点点连成一片,场景非常壮观。此为武昌城中秋节玩荷花灯的起源。从此之后,每年中秋之夜,武昌城孩子提着荷叶插蜡烛的荷花灯周游大街小巷直到深夜。

        霸王井传说 西楚霸王项羽(前232—前202年),下相(今江苏宿迁)人。相传,秦朝末年,项羽起兵反秦,率领江东子弟八千人,转战到武昌紫阳湖畔时,正遇三伏酷暑,将士们干渴难忍,迈步不动。项羽见此处有一口水井,便下令在此歇息取水解渴,将士们喝了这眼井里的泉水顿觉精神百倍,人人变成了“体力强壮”的大力士,打起仗来屡战屡胜。于是民间便有了“饮了此井水会力大无穷”之说,后人即称此井为“霸王井”,并把这眼古井砌筑成圆形石凿井台保护起来。此井旧址在紫阳湖公园大门外侧,1936年,因扩建张之洞路,将井填塞,仅存圆形石凿井口栏,移置于公园大门内西侧陈列。1983年修建了霸王井亭,亭为四角,有八根方形钢筋水泥柱,亭内嵌石刻“霸王井”三个行书大字,为著名书法家黄亮(1903—1987年)于1983年所书。

        紫阳桥传说 位于墩子湖(紫阳湖)与长湖之间,明万历年间,为沟通东西通道,湖北御史郭承奉在湖上修建一座小桥(旧址在今紫阳公园大门内东侧100米处),取阳光雨露滋润之意,冠名滋阳桥。因“滋阳”与“紫阳”发音近似,后来转音为紫阳桥。

        明清时期,紫阳桥是连接东西交通的关键。桥为单孔石桥,桥洞为城砖圆拱形,小舟可穿越行驶,青砖粉墙民居临水而列,小桥流水、湖荷人家,桥东的过街楼、桥西的皇殿和尼庵相映成趣,为武昌城内的闹市和游览中心。“每逢端午佳节和八月十五中秋夜,桥上的游人如织。”《琳斋诗稿》在附注中记载:“吾鄂风土旧闻称,紫阳桥多玲珑石,每年中秋,妇人以暗摩石窍,谓可生子。”时人作竹枝词讥以“就使摩挲真应手,生儿也带一分顽。”

        紫阳桥为武昌著名榜眼贺逢圣殉节处。贺逢圣,字文忠,江夏(今武昌区)人,明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榜眼,官至礼部尚书,后改任户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辅导太子兼皇帝顾问),崇祯十五年(1642年)致仕(退休)居故里武昌城。史载他不忘当年贫贱时情形,安分守己,不搞特殊化,其处事原则是:“公门无一字之干,本宅无生事之仆,钱粮无分毫升合之逋欠,马递水驿不往索一骑一舟,山场湖地不讨管一尺一寸,大江上下无营运装载之一船。”因此受到人们尊敬,仍以“阁老”视之。崇祯十六年(1643年),张献忠农民起义军攻占武昌城那天,贺逢圣率全家7人投紫阳湖,死于紫阳桥下。传说其尸沉在水中6个月始浮出而面貌如生时。后人在紫阳湖西侧湖畔附近曾建有贺公祠,紫阳桥旁立有贺公殉节处碑亭,纪念贺逢圣。紫阳桥在1936年扩建马路时拆除,但其砖拱桥洞有一部分仍作为地下排水涵洞使用至今。

        (摘自《湖北省湖泊志》(下册))

上一篇:武汉市湖泊保护条例
下一篇:水果湖的自然环境和湖区景观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