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地方志首页 >>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武汉地方志 > 大武汉2049 > 市民畅想 >

合力构建区域协调型经济增长极
时间:2014-09-05 来源:武汉地方志办公室 点击: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9月23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并原则通过《促进中部地区崛起规划》。实施促进中部崛起战略,进一步发挥中部地区比较优势,对于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冲击、保持国内经济平稳较快增长起着重要作用。本报从今天开始推出《以规划为契机再造中部发展“高地”》系列报道,通过本报记者与有关专家学者的对话,从多方面揭示“促进中部地区崛起”的意义所在。

        主持人:本报记者黄丽珠

        特邀嘉宾:天津财经大学金融学院院长王爱俭

        近年来,随着全球经济失衡和国内区域发展不平衡的显现,中部六省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中的重要性不断提升。实现中部崛起不仅有助于深化改革开放、不断扩大内需、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而且有利于促进城乡区域协调发展,形成东中西部以及东北地区良性互动发展的新格局。近日,本报记者就中部崛起背景下的区域协调型经济增长极建设问题,采访了天津财经大学金融学院院长王爱俭教授。王爱俭认为,中部崛起的意义深远,崛起后的中部一方面可以为东部地区提供广阔的原料资源和最终市场,降低东部地区乃至我国过高的对外依存度;另一方面可以在承接东部产业转移的同时向西部地区转移产业,实现产业跨地区的梯度转移,最终实现国内不同区域的共同发展。

        一、中部崛起中必须重点关注和解决的几个问题

        记者:今年一季度,中部地区城镇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34.3%,较东部地区及全国平均水平分别高出14.5和5.7个百分点。有5个省份增幅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其中4个省份增幅高达两位数。数据表明,温家宝总理2004年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促进中部地区崛起”战略构想正逐步成为现实。但当前中部崛起中的一些制约因素也是不容回避的,对此您怎么看?

        王爱俭:的确,中部地区存在的一些现实问题是中部崛起中必须加以关注和解决的。

        首先,中部地区产业结构相对落后。从三大产业看,中部的第一产业比重高于我国东部地区;第二产业中以重工业为主,除山西省外,其余5省的产业相似系数较高;第三产业集中在批发、零售等传统产业,金融、地产、物流等新兴服务业发展滞后。其次,中部地区城市群规模相对较小。作为区域分工的重要空间组织形式,城市群扮演着拉动地区经济增长引擎的角色。目前,中部的武汉城市群、中原城市群在规模上距沪宁杭等特大型城市群以及辽中南、鲁中南等大型城市群尚存差距。第三,中部各地区缺乏协同发展的区域政策,影响了中部经济的关联性和整体性,削弱了区域的综合发展能力。

        客观地讲,中部的一些不足是由于过去中部地区所处的低层次生产分工地位决定的。低层次的分工格局,又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该区域产业技术水平的提升。但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包括价格机制在内的一系列市场制度安排,使得中部各省的潜在优势不断得以释放。特别是随着中部与东部之间铁路运输动车时代的到来,东中部经济一体化程度将不断加大。

        记者:全球金融危机给中部各省带来影响的同时,危机爆发后的一些变化也应给这一区域带来新的契机。那么,中部地区应抓住哪些机遇?

        王爱俭:这些契机主要表现在:一方面,中央政策措施进一步向中部地区倾斜。中央财政惠农政策重点向粮食产量占全国30%的中部地区倾斜,建立健全粮食主产区利益补偿机制。除继续加强对汽车、有色金属、原材料等中部传统产业支持力度外,中央财政将通过财税政策创新,推动中部地区光伏发电、风电等清洁能源发展,培育我国新的经济增长点。中部地区的铁路、公路、机场等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将拉动钢材、水泥、装备、冶金、电信等一系列行业的发展,并为中部地区创造近千万个就业机会。另一方面,中部产业集群和人力资源的聚集程度不断提高。受全球金融危机影响,东部地区劳动和资源密集型行业的经营困难逐步显现,一些行业正加快向生产成本相对低廉的中部地区转移,与此同时,大批具备工作经验的农民工返乡又在一定程度上丰富了中部地区的劳动力资源。这些无疑为中部崛起储备了潜能。

        二、未来中部崛起的重要动力源(7.29,0.08,1.11%)

        记者:从以上您的分析可以看出,未来中部崛起的一个重要动力源应当来自于中部各地区间经济的融合,通过中部各省经济合作以及各城市群的带动效应,合力构建区域协调型经济增长极,以辐射和带动整个中部社会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具体而言,您认为关键步骤应如何展开?

        王爱俭:第一应促进中部地区间的经济合作。

        首先,应削弱行政壁垒和地区封锁。进一步削除行政壁垒和地区封锁,将不仅有助于中部交通要地、客货运输的集散地和中转中心功能的发挥,也有利于中部地区整体区位优势的发挥。其次,强化企业间经济合作往来。中部发展从根本上将依靠市场配置资源的机制以及企业的自我发展机制。打破各类界限,形成具有竞争力的企业集团;放松民营企业投资限制,扶植其壮大;制定优惠政策,鼓励本地企业参与区域经济合作将有助于中部崛起的实现。再次,推动中部地区统一市场形成。利用能源和原材料的统一市场,可以有效改变能源和原材料的不合理定价机制,改善中部地区的贸易条件。最后,加强中部各省的农业合作。通过中部农业合作,可以发挥三大平原农业区的比较优势,形成具有区域特色的产业带。

        第二要提升各城市群的带动效应。

        从某种意义上说,今日中部与东部差距主要在于城市群发展水平的差距。近期,应着手加快武汉城市圈、长株潭城市群";两型";社会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建设;大力支持中原城市群发展;积极推动江西鄱阳湖生态经济区和安徽皖江城市带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建设;积极开展晋陕豫黄河";金三角";地区协调发展试验区建设。发挥这些区域的规模效应和聚集效应,通过做大产业和企业规模来聚集人才和资金,进而带动中部几个重点地区的协调快速发展。

        第三应合力构建区域协调型增长极。

        在发展中部地区各个城市群的基础上,整合长株潭城市群、中原城市群和武汉城市圈三大城市群,形成继长三角、珠三角和环渤海之后的中国经济第四增长极---长武郑城市群。作为中部地区协调型增长极,长武郑城市群的形成,将以中部整体的竞争力替代单个城市或小规模城市圈的竞争力,以特大型城市群促进中部经济发展,这种发展模式所具有的优势早已为发达国家的特大型城市群和我国沿海地区先后三个经济增长极所验证。在长武郑城市群整合过程中,首先,应构建坚实的综合性网络化基础设施,实现公路运输、港口运输以及航空运输的协调发展;其次,打造以6个省会城市为中心的核心增长极,以其他城市为经济增长极的中部经济板块,并形成中国经济增长第四极;再次,利用长武郑城市群的辐射和带动作用,构建沿长江、陇海、京广和京九";两横两纵";经济带,主动参与";长三角";、";珠三角";、环渤海地区的经济合作,并积极参与西部大开发和东北老工业基地改造。

上一篇:中部崛起须打破体制藩篱
下一篇:武汉构建国内国内独一无二“五小时都市圈”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