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地方志首页 >>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武汉地方志 > 武汉志办 > 方志编纂 >

地方志书的语言文字与审稿出版
时间:2007-01-01 来源:武汉地方志办公室 点击:
  地方志书的语言文字,大体涉及三个层次:一是文体性的;二是语法修辞性的;三是规范性的。
  这三个层次,前面的两个会直接影响志书的内在质量,需要我们对志书的体例、行文要求有深入的了解,同时,要求在编纂撰稿过程中,有严谨的态度,遣词造句要多推敲;后面的一个是技术层面的,会给志书带来所谓的“;硬伤”;,需要我们在撰稿过程中多注意各种规范,尤其是在志书成稿之后,在审稿过程中,要作多种专项检查。
 ;
第一节 地方志书的内容对记述语言的一般要求
  本来,地方志书的语言文字与其他文章、著作的语言文字并没有什么两样,更无特别之处,都是用规范的现代汉语表述各自的内容。但从第一届修志实践和当前修志实际工作看,志书写得不像志书的情况还很普遍。为什么用规范的现代汉语写出的志书不像志书,问题到底在哪里呢?如此说来,志书的语言文字似乎有其特别的要求,回答是肯定的。也就是说,在规范的现代汉语范畴里,不同性质的文章、不同性质的著作,所要求使用的文体、表述方式是不相同的。因此,使用规范的现代汉语表述的志书,像不像志书,也就是符不符合志书的要求,关键是在于其语言是否符合志书的文体要求。从第一届修志实践看,参与修志的都是各行各业的专家和“;笔杆子”;,语言文字功夫都是很好的。但正因为是各行各业的专家、学者、笔杆子,他们对本专业、行业都是专家、权威,但对志书的特点和要求则各自理解不同,写出的志稿也就千差万别,总结报告式的、教科书式的、论文式的、科学专著式的都有。
  要了解地方志书与其他著作到底有什么区别,首先要解决的是一个最原始、最根本的问题,即地方志书的要求是什么,地方志书到底应记载哪些内容,而不需要哪些内容。只有根据内容的需要才能选择适当的文体和表述的语言。
一、地方志书内容的一般要求
  地方志是一方之全史,是一个地方的百科全书,这种观念已普遍为人们所接受。从这个角度说,地方志书的内容广得没有边际,应该是无所不收。不过,这所谓的百科全书,是说它在门类上几乎无所不包,但在具体门类的记述上,却有较具体的范围。地方志书是科学的资料著述,其重点在资料性,是地方各门类的史料。因此,就某一门类而言,地方志书所要记载的是该门类的一般的、基本的情况。以具体的水产行业中的“;鱼类资源”;来说,地方志书需要的主要是该地鱼类资源的一般情况:有多少类、多少种属等等,而一般不需要从生物学的角度去详细描述某一种鱼的生理结构特征以及每种结构的生理功能,那是教科书和科学专著要做的事情。又以“;茶叶”;为例,志书需要的是该地茶叶种植的历史情况、茶叶的品种、品质、产量、销售市场等,而茶叶自身的消食解渴、提神醒脑、甚至治病防癌等药理功能则不是地方志书所要详记者。总之,说地方志书是地方百科全书,主要是指所包含的门类而言,决不是说它在内容上包罗万象,能代替其他所有一切书籍的功能。说到底,地方志书从分类学上说,它是书的一种,有其特定的功能和范围。因此,地方志书与科学专著或教科书的区别在于,志书只记某一事物在该地的“;有”;与“;无”;,而不对该事物进行解释或论证等。如“;煤”;,地方志书一般只记述该地“;煤”;的“;有”;与“;无”; ,有哪些种,其矿床地质特征、有多大储量、开采情况等等,而不写“;什么是煤”;,也不写“;煤”;有哪些功能等情况,这些是由别的书去解决的问题。而有些志稿,对“;煤”;(此处仅举例而言,非专指某志稿)的“;有”;与“;无”;的记述并不多,对什么是“;煤”;却开篇就写一大段定义,接着就把“;煤”;的功能、物理、化学特性等作大段介绍。又如有的志稿,在记述自然资源中的某一种鸟时,竟从生物学的角度把这种鸟的外部特征作详尽的描述,详尽到鸟的某一部位羽毛有多少根,每根羽毛生长的方向、长短、颜色等等,这显然是生物学教科书所应承担的任务,而非志书所宜者。又如文艺志,若写到某戏曲剧种,不需要写戏曲理论,而要写该戏曲在本地发生、发展、流行的一般情况。
  为了更好地了解地方志书到底应该用什么样的文体、什么样的语言,我们可以将《湖北省志•;地质矿产》作为一个范例。这是一本科学性、专业性都很强的志书,较好地把握了科学专著与地方志书的区别,也把握准了地方志书的内容和记述角度。如其“;基础地质”;篇所记述的对象,专业性极强,一般没有地质知识的“;外行”;人很难完全看懂,即使如此,该志亦不作任何定义性的解释,开门见山,直书某物的“;有”;“;无”;。如所记“;火山岩”;:
  火山岩类中的流纹岩和安山岩均见于鄂城太和、金牛和大冶保安一带。在竹山一带分布有海底喷发的粗面岩。玄武岩分布于鄂东阳新以及孝感、安陆等地。除上述明显而未经变质的火山岩外,还有古老的变质火山岩系分布在各有关变质岩形成的地层中。
  通过以上简单的介绍,我们可以把地方志书在内容方面的要求作如此归纳:
  地方志书所要记载的内容是:有什么,是怎么回事(是什么),曾经怎么样。
  地方志书不需要写:为什么?要怎么样,应该怎么样,将会怎么样。
  这其中:
  “;有什么”;,就是志书要解决的“;有”;与“;无”;的问题,必须以史实与资料说话,切忌空洞无物;
  “;是怎么回事”;,不是说要像教科书那样对记述对象加上一个“;是什么”;的定义,而是要求将记述对象的本质或事件的真实过程作客观的记述,写明原委,同样要求以史实说话;
  “;曾经怎么样”;,地方志书所记载的都是已然的历史史实,史实与结果一定要记载得准确无误;
  “;为什么”;,这是地方志书第一不能见到的写法。地方志书所记为已然的历史,没有“;为什么”;可问,史实如此而已;
  “;要怎么样”;、“;应该怎么样”;,这也是志书所不能见到的写法。历史已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地发生了,我们没有能力再要求它“;要怎么样”;或“;应该怎么样”;;
  “;将会怎么样”;,这是未来之事,且为完全不能确定之事,不是志书所应记载的。
二、地方志书的文体和语言要求
  所谓“;文体”;,指的是文章的体裁。文章因内容、表达方法和功用的不同,而分成不同的文体。现代文体,粗分为公文文体、政论文体、科学文体、文艺文体等。
  地方志书的文体是由其内容所决定的。前面简要介绍了志书内容的一般要求,也就知道了地方志书应该使用的文体是记述体,即《湖北省第二届省、市(州)、县(市、区)三级地方志书编纂行文规则》所规定的:文体——采用语体文、记述体。所谓“;语体文”;,即是与口头语言基本一致的书面用语,是用白话写成的文章,所以又叫白话文。在“;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影响下,民国年间所修的地方志,相当一部分使用了语体文,废弃了文言文,这是方志史上的一大变革。使用语体文,能够不远离口语,容易为广大人民群众所接受,便于志书的普及和运用。所谓“;记述体”;,实际就是用文字“;记述”;,以区别于口述或其他手段的记录。地方志与文艺著作、理论著作、科技著作不同,它的任务是“;记述”;。这就决定了它只能使用记述体,而不能采用其他文体。我国史书、史料使用的编年体、纪事本末体等,其中本纪、列传、实录、会要、年表、起居注等,都属于记述体。在我国方志史上出现的纂辑体和撰著体,也同属于记述体。社会主义新方志中的记、志、传、录等体,都是根据志书内容和编纂要求,分别运用记述体进行资料的汇集。
  语体文、记述体,能适用的不仅是地方志书,很多著作也都是适用的。志书使用语体文、记述体与其他著作的显著区别在于:志的记述方法是以事分类,类为一志。方志使用语体文、记述体,要求以资料为主,以详备为要;要求开门见山,直书其事的有无、过程或结果;要求“;述而不作”;、“;引而不论”;;要求寓褒贬于史实之中,以翔实的资料取胜。
  除此之外,志书使用语体文、记述体与其他著作的另一显著区别在于对文风的不同要求。同样使用语体文、记述体的著作,因性质不同、内容不同,所要求的文风也是不同的。地方志书的文风有以下要求。
  1. 严  谨
  就是使用志书语言的准确性。严谨精细,一丝不苟,具有实事求是的作风和严格的科学态度。记述事实,应以实践为标准,以真理为尺度,以科学为依据,坚持真理面前人人平等,不趋炎附势,不迎合当道,不见风使舵。在语言表达上,注意语法、修辞、逻辑三者之间的密切关系,在编辑上要把话说得对,说得合乎事理;在语法上要把话说得通,合乎民众习惯;在修辞上,要把话说得美,不出现错词、错字和语病。严谨的语言,来自严谨的工作作风,处处严肃认真,精益求精,字斟句酌,不失毫厘。对待每个事件的记述,不将就、不凑合、不臆断、不偷懒。新志中出现的一些差错,不仅反映了编著者的知识修养,同时反映了编著者的思想水平和工作态度。古语说:“;文如其人”;,做到文风严谨,首先做到思想正确,态度鲜明,作风正派。
  2. 朴  实
  就是文章写得踏实,不浮夸,不滥用形容词。朴实与严谨是相辅相成的,虚浮的形容词用多了,就会使文章失去严谨。志书要言简意赅,讲究文采,应修饰得恰到好处。过分了,就会弄巧成拙,写文章要“;老实一点”;,是做到准确的好办法。
  3. 简  洁
  就是文字语言的浓缩性。胡乔木同志说:“;应该要求地方志做到一句也不多,一句也不少”;,“;所谓简略,就是指每个方面的说明要像打电报、编辞书那样的精炼,要惜墨如金”;。地方志记载的范围广,内容丰富,应该做到该详的详,该略的略。因此,在行文中:明确内容,共事要简;谋篇布局,层次要简;遣词造句,文字要简;融冶群籍,引文要简。总之,尽量做到文约事丰。
  4. 通  俗
  就是文字语言适合群众的水平和需要,容易让群众理解和接受。在用字、用词上,用现成概念和明确的字眼、词句,不用太偏僻、太古奥的字、词,不要故弄玄虚,更不能生造词句。尽量避免方言土语(必要时要加注,方言志除外)。含糊、模棱两可的字、词最好避而不用。
  此外,志书的语言始终为第三人称。志书是对历史的客观记载,宜用第三人称表述,忌用其他人称。因此,凡“;我省”;“;我市”;“;我县”;“;我办”;等等均不宜用。
  志书的文体和文风,不单纯是写作技巧问题,也是著述、编纂工作者的工作作风问题。志书语言文字的优劣,直接体现志书的质量。在当前一些新志的志稿中,常见的毛病是脱离志体,有“;政治化”;倾向;工作总结式语言、宣传报道式语言不少,议论多而空泛,实际内容少;记事重复累赘,拖泥带水;用语不当,缺乏推敲;错字别字,反复出现。这些现象的发生,反映出著述编纂者工作作风不踏实以及编纂水平有限等问题。志书,是记事、记实的资料性著述,它的价值在于真实、科学、可行。编辑出版成书,它便成了“;特殊商品”;,一旦发生差错,不仅有害本地,甚或流毒千里;不仅有害当前,甚或贻害后世,以讹传讹,决非短时间可以了结。胡乔木说:“;与其出一部很不得体的县志,不如暂时出一部油印或铅印的资料,作为一种稿本而不出版要更好一些。”;这几句话是十分中肯的,表达了既对当代人又对后代人负责的精神。注重志书质量,注重文风,确是编纂中的一件大事。要求方志文风要“;严谨、朴实、简洁、通俗”;,对方志编纂有重要指导意义。
 ;
第二节 地方志书常见的文体性问题
  本节所归纳的是地方志书中常见的文体性问题,也是地方志书语言文字中最突出的问题。通过对这些问题的了解,将有助于第二届修志工作的进行。志书中常见的文体性问题,可归纳为以下几种情况:
一、总结报告式
  总结报告是应用文的一种,在各行各业、各个领域应用广泛。有些总结报告有可能是地方志书的宝贵资料,但不可能成为志书的组成部分。因为,总结报告一般是就某一具体情况,在特定的时间和环境内,所作的总体检查、总体评价,有分析、有研究、有结论、有针对结论而准备采取的行动或方案等等。地方志书要求述而不作,总结报告的检查、评价、分析、研究等,都不是志书所适宜的表达方式,只有其能反映客观实际的真实结果,才有可能成为志书的有用资料。因此,总结报告的写法是不合乎志书内容要求的。在一些志稿中,恰恰是这种情况较为突出。这可能是志稿撰写者多习惯于作本行业的总结或报告。下面是几个比较典型的例子(说明:以下引例均为志稿,与正式出版的志书无关):
 ; ; 例一:
  近几年来,全省血防工作的主要问题是:对防治工作的领导有所放松;疫情有所发展;局部地区呈严重回升趋势。在分析了这些问题的原因后指出:为了扭转被动局面,提高社会效益,我们必须一如既往,坚持不懈地搞好血防工作,达到“;有螺灭尽,病人治愈”;的目的。
  这是某志稿写完本省治水灭螺的情况之后的一段总结。这一段文字在志书中的写法应该是这样的:
  某年至某年,(谁)对防治工作的领导有所放松,疫情有所发展,局部地区呈严重回升趋势(接具体数据或实例)。
  点评:
  “;近几年来”;非志书用语,志书的时间要准确表述;
  “;主要问题”;是总结报告性的,而志书要求是则是,非则非,是直述事实,如所修改的记述方式。
 ; ; 例二:
  湖泊水生生物资源丰富多样,发展条件也十分优越,这就是:…;…;(共有1、2、3…;…;几条,不全文引出,以下各类省略号同此)。
 ; ; 例三:
  …;…;这样的成绩来之不易,只有在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依靠全省广大人民群众的积极努力,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并持之以恒,才奠定了今天的基业。
  这些是整段的总结。还有一些志稿在叙述过程中,总结性的文字经常出现,如“;…;…;湖区仍免不了大面积被淹的事实教育人们,过度围垦是得不偿失的”;(这句总结需要的是相关的史实史料,有了实际的材料和数据,寓观点于事实之中,才合志书要求)。又如某志写到某项事业的成效,作了不少成果总结,其中写道:“;在社会效益方面例如:…;…;”;后面罗列了一系列的效益。这些总结报告式的写法,在文字上有一些典型的句式,如:“;例如:1、2、3…;…;”;“;是:1、2、3…;…;”;“;有:1、2、3…;…;”;;句末大多是“;十分严重”;、“;值得借鉴”;、“;…;…;教训”;、“;应加以注意或重视”;之类的词语,在志稿中很好辨识。
二、教科书式
  教科书的特点是对要讲述的对象有准确的名称、有明确的定义、有清晰的学科属性等,其目的是传授某学科专门知识或基础知识。而志书应该是在教科书的基础之上,即对事物的名称、定义、属性等已全然明了,无须再作重复。如写林业,无须介绍或定义什么是“;树”;,什么是“;草”;,而要写明有什么“;树”;,有什么“;草”;,此地的“;树”;或“;草”;的品种、生长、分布等情况。但在一些志稿中,一开头(也有在叙述之中)来一段教科书式的定义或解释。其结果是写出来的稿件不像志书,而是专业的教科书了。
 ; ; 例一:
  水资源是农业自然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自然界中一切生物赖以生存和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也是国民经济生产建设的必要条件。水质是水资源中的一个重要问题,质量不好的水,它的量也失去了实用意义。因此,在记述水资源时同时考虑了它的量和质。
  点评:
  这里写的是水资源,是要解决“;有什么”;的问题,而不需要对水资源作教科书式的定义。前面所说的志书要求写 “;是怎么回事”;本来是“;是什么”;,担心与这样教科书式的“;是什么”;相混,才特用“;是怎么回事”;。在这里可以看出,教科书式的“;是什么”;和志书的“;是怎么回事”;在文体上是有本质区别的。
  例二:
  珍、稀、古、奇树木,是人类社会变迁的历史见证,也是国家一部分宝贵的财富。
  点评:
  此例还是应该直写“;有什么”;。此句还有语病。
  仅举此两例。在一些专业性较强的志稿中,这类的开头十分普遍。
三、论文式
  论文一般是科研工作者为发表其科研成果、思想观念而撰写的文章。其内容有事实,更主要的是在此事实上阐发的思想、观念、结果的证明等。其特点是论证性强,主观意识浓,作者的主体形象突出——可以站在事实上,尽情地讲述、强调“;我”;的观点。而地方志书以记载事实为要务,无须论证,更不能由作者站出来阐述观点。在一些志稿中,论文式的写法也较为多见。这种现象与“;总结报告式”;的写法有类似之处,但其表现形式是论证性很强。作者往往在记述中突然站出来代替客观事实强调一些观点。
  例一:
  任何一门科学技术,都是从人类社会的实际需要而兴起的,归根结蒂它又要为生产服务。
  例二: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关键是原设计时水文资料短缺…;…;
  例三:
  …;…;因此,今后继续抓好煤炭、石油开发利用的同时,充分发挥我省水能优势,逐步改变能源短缺状况,是我省发展战略的重要环节。
  还有一些诸如“;实践证明”;、“;充分说明”;之类的写法,在此不一一列举。
  志书要反映客观规律,但其反映方式并不是要作者站出来作一番论证,而是以其所记述的客观事实来反映的。我们用不着担心客观事实说明不了问题而急着站出来“;帮助”;事实加以论证。只要把事实客观地记述清楚了,抓住了事物的实质,那么事实本身是会替自己说话的,而且会说得更有力!
四、新闻报道、宣传表扬、文学散文式
  新闻报道、宣传表扬在现实生活中最为常见,其特点是即时性很强,倾向性明确,感情色彩浓烈,文字表达方式灵活多样;文学散文除有浓烈的感情色彩、灵活多变的文字表达方式外,更有丰富的想象。而地方志书记载的是沉淀的历史,是冷静、客观的记述,自然与这些表达方式无缘。但在一些志稿中,这些情况也很普遍,其共同特点是空虚议论多,宣传色彩浓。
  例一:
  在平原绿化中,潜江县堪称本省楷模,在“;水乡园林”;的影响下,绿色的波涛一浪高似一浪,公安、石首、洪湖、嘉鱼、新洲等县很快追了上来。
  例二:
  有了第一手经验,县领导决心大了,群众…;…;(可填任何一项事业,以下这种情况亦如此)信心足了,各区、乡、村都纷纷响应县委提出的“;…;…;”;号召,使全县…;…;的群众运动蓬勃开展。
  例三:
  三十六个春秋,在历史的长河中只不过是一瞬间,可全省国营林场的广大职工付出了艰辛的劳动,时光不负创业者,昔日荒山,今日披上了绿装,茂林修竹,一派生机,一代新林正茁壮成长!
  例四:
  为了加快开挖进度,工地采用了大面积爆破方法,一个个火炮、电炮一起放。几千名建设者他们(语病)不怕烈日晒,不怕暴雨淋,挖土炸石,日夜苦战…;…;
  这些例句,如孤立地看,人们大概不会认为是从志稿中摘出来的吧。这种写法,既使志书宣传色彩浓烈,又使志书空洞得没有实际内容。
  在志稿中,还有一种“;将”;字句式。此种情况的出现,是突破志书断限而产生的,即是对未来的展望、预测性的文字。志书有断限,即是从时间上对内容的一种限定。志书只对断限内的历史作如实记述,而不展望、预测未来。但是,在志稿中,有不少突破下限,对未来进行展望和预测的现象。对未来的展望,首先在写法上是不合志体的,再者,展望的科学根据不足,所有对未来展望性的文字,都没有实际的能成为信史的客观资料,只是一种虚拟,开空头支票式的宣传。有关这种文病的实例很多,凡是带“;将”;字的叙述,全属这类情况,因此就不具体罗列。为了保证志书的质量,应杜绝这种现象的出现,也即是,凡带有“;将”;字的文字,都应删去。
  以上关于文体方面的几种现象,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空虚的议论多,而客观资料很少,甚至没有。这些现象,在内容上与志书的真实性、科学性、存史价值相去甚远,在文体上都不是志书所适宜。若严格按志书体例和行文要求撰稿,应该说这些问题是可以避免的。掌握了志书“;有什么,是怎么回事,曾经怎么样”;这一基本要求,应该使用什么样的文体,应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记述,就很好把握了。
 ;
第三节 地方志书常见的语法修辞性问题
  地方志书语法修辞性的问题大致有两个方面:一是修辞不当;二是语法错误。语法是语言组词造句的规则,反映的是语言结构的规律,包括语言的结构成分和结构方式;修辞是语言运用的规律,它要调动各种手段,如锤炼词语、选择句式、运用各种修辞格、突出语言风格等,对语言进行综合加工。语法是要解决正确与否,属于文字基本功的问题,其错误千差万别,会罗列无穷,在此无法详述;修辞关注的是表达效果问题,与志书记述文字合适与否密切相关,在这里有必要作些提示和归纳。
一、修辞方面的问题
  前面在谈到文体问题时说志书一般的语法修辞方面的问题不多,但并不等于没有。修辞是语言表达的艺术化手段。只要动笔写文章,都会运用这一手段。只是,不同的文章、不同的语境,所运用的方式、方法千差万别。运用修辞手段,比遣词、造句要求更高。没有语法错误的句子,不一定就是没有问题的表达,若修辞不当,则意义皆非。作为语言表达的艺术化手段,修辞的内容十分丰富,形式多样,尤其是在文艺性的作品中,表现得更为突出,修辞手段的高低,直接表现出作品的优劣。因此,要三言两语讲透修辞的运用是不可能的。不过,修辞有它的基本规律,那就是,所有修辞手段的运用,都必须根据所要表达的内容及其具体的语境来选择适当的方式。比如,写喜庆一类的贺辞,绝不会使用悲伤性的语句或情调;反过来,写悲哀吊唁类的内容,不合适用喜气洋洋的方式。地方志书作为科学的资料著述,要达到信史的目的,在修辞方面也是有具体要求的——那就是语言朴实、准确,用词中性、客观,内容剪裁得当,不枝不蔓。一些志稿在这方面的问题可归纳为以下几个方面。
  1. 表述模糊
  志书作为存史工具,要达到信史的要求,其文字首先要做到准确。但有些志稿在叙述中有很多模糊之处。叙述中的模糊现象,一种是表现在对客观事实本身认识上的模糊,特别是对一些历史性的问题,没有严格地使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辩证观点来加以具体分析,任意褒贬的现象较多,有的甚至以一种感情色彩代替客观事实。有代表性的模糊词语如“;有很大提高”;、“;一定的进步”;、“;不少问题”;、“;重大意义”;等等,这些都是不确之词。到底有多大提高?有什么程度的进步?有多少、什么问题?什么重大意义?在志稿中都没有明确的记述。更有甚者,有的志稿中还有“;感到”;怎样怎样,“;觉得”;怎样怎样。例如:
  ×;×;局在作了一些调查研究后,感到我国×;×;×;×;布局已落后于现实,要着手研究适合我国的×;×;×;×;规划技术。
  既然作了调查,那么对某一问题应该有明确的看法和认识,而不应该是“;感到”;怎样。感觉的东西是没有得到证实的东西,没有得到证实的东西是不能入志的,否则,志书所反映的就不是客观规律,其信史作用也就难以保证。这种模糊的叙述,其结果是占用了大量志书篇幅,增加了水分,而使志书应该突出的主要内容淹没于其中。
  2. 逻辑矛盾
  在一些志稿中,叙述上的逻辑矛盾现象为数不少,这主要表现在志书对一些问题的记述上。在一些志稿中有这么一种倾向,对成绩都能信心十足地加以肯定,甚而大加赞扬,不厌其多,而对一些问题,记述时信心就不那么足了,用词闪烁。在记述问题时,差不多都要先赞扬一番成绩之后再提非写不可的问题。其中最典型的是“;但”;字句式。
  例一:
  湖区排水工程和建设虽已取得很大成绩,但内涝灾害还未完全解决。
  例二:
  建国后湖北省平原湖区水利建设对促进航运交通事业的发展起了一定作用,但由于在管理体制上存在着条块分割(水利、交通部门分别管理水利航运)等原因,在治理规划时,协调不够。
  例三:
  (由于“;文化大革命”;)正确的林业方针政策被废弃,林业组织机构遭受严重的破坏,并一度处于瘫痪状态,广大人民群众林业生产的积极性受到挫伤,营林事业的发展受到严重干扰。但是,广大干部和群众坚持同“;左”;倾错误作斗争,使营林事业仍然取得了一定进展。
  在这几例中,都存在着上面所谈到的“;模糊”;问题,几乎每一例里都有“;一定”;的成绩之类的语言。更主要的是,在“;但”;字前后一般都没有什么实际的客观内容,多是一种“;文章”;式的空虚议论,且前后语意相反。如例二,从实际上看,作者主要是想记述所存在的问题,但在记述问题之前,特地加上一句空洞的成绩肯定。在这种记述中,不知道到底是在谈成绩还是在谈问题,非常模糊,前后矛盾。在志书中,对任何问题,都应记述得明确无误。是成绩就写成绩,是问题就写问题。
  3. 旁涉与罗列
  在修志过程中,专志与专志之间的交叉问题普遍存在。交叉与旁涉,在形式上有相似之处,但实际上性质完全不同。专志与专志之间,有些交叉是不可避免的,这种情况应属于是合理互见。但旁涉则是将与己完全无关的内容抱着不放,其表现形式主要有两种:其一是对众所周知的东西详加介绍,比如,只要一提到武汉,几乎无一例外地要作如此介绍:“;武汉是全省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而不管与本志有什么关系。再一种情况是游离自己的内容之外,将与自己完全无关的内容大书特书。如一志稿在“;排涝”;篇中,提到应城时有这么一段文字:
  区域内还有著名的应城石膏矿和盐矿,储量丰富,开采历史悠久,六十年代中成立了应城化工厂,实行机械开采,现应城县已改为应城市。
  在这段记述中,涉及了应城的石膏、盐矿储量,开采历史,工业生产,采掘方式和应城的建制沿革,内容很不少,但都与“;排涝”;风马牛不相及。
  又如在同一稿件的“;水利开发与自然条件”;篇中,记述内荆河的自然条件时,用了500多字的篇幅,详尽地介绍了沙市的历史沿革和古往今来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方面的地位,还介绍了风土人情,堪称“;沙市小志”;。作为现代水利开发的自然条件,与某一城市的历史文化的发展史恐怕是没有必然联系的,而用如此篇幅详加记述,实有不当。类似这种旁涉,在志稿中还不是个别现象。在志书中,旁涉过多,首先是取材不当,在内容上显得庞杂、主次不清,也使文字拖沓,篇幅浪费,且有掠美之嫌。
  为了使志书的背景资料或人文科技资料更丰富,对类似此处,可作附录处理,以不冲断自己的主线为佳。还可借用现代网络语言——相关链接,可以引用更多的相关资料。
  与旁涉相近的还有罗列。这主要是指一些志稿对所记述的内容分不清轻重主次,往往事无巨细,全都详加记述,有时甚至将一些枝节性的、猎奇性的、非常次要的内容写得十分详尽,而对应突出的主要内容反而忽略了。部门志、专业志尤须注意这种情况。这本来也是取材的问题,可不在这里详谈,但从文字角度看,这种情况是罗列堆砌之病。罗列现象最突出的表现是将一些具体的生产性过程写得十分详细,而使整体内容反而模糊不清,重点被淹没。
  4. 文白夹杂
  作为志书,有很多撰稿人喜欢使用一些文言词语或文言句式。但在使用时,很少考虑语言环境,同时又没使用周全,因而产生了志书特有“;文白夹杂”;现象。文白夹杂最典型的关键词有“;是”;(“;这个”;义)和“;之”;(“;的”;字义)。文言的“;是”;字用得最多的地方是在记述一年之中发生过程比较长的事件,开头时写明了某年,后面就都跟着“;是年”;怎样怎样,写着写着,“;是年”;多了,一时忘了,过了该年之后,还是“;是年”;“;是年”;,那么这时,这个“;是年”;就不知是何年了!这种现象在一些志稿中可谓屡见不鲜。再就是“;之”;字,例如:
  是年,荣获…;…;省经委评定之1987年度全省设备管理先进单位称号…;…;(以下均为“;评定之”;什么…;…;)
  在这里,“;之”;字的使用是很不谐调的,应该用“;的”;字。我们要注意,在所有志书的凡例中,都标称自己的志书采用的是现代语体文。自己既然已有规定,就得遵守,一般不要使用文言句式,平直、朴实地记述就很好了!
二、语法性错误
  志书的语法属于文字基本功的问题,其错误千差万别,会罗列无穷,在这里只特别提示两种情况。
  1. 关于“;的”;和“;了”;字
  志书该不该用“;的”;字和“;了”;字,本来并不是什么问题,但因为是志书,有不少人认为,志书的文字一定要简洁、精练,用了“;的”;字和“;了”;字就是 ; 嗦,所以主张志书不能用“;的”;字和“;了”;字,更有甚者,在志书中见了“;的”;“;了”;就删,完全是斩草除根的做法。其实,这是没有必要的!前面说过,既然在凡例中已表明自己用的是现代语体文,那么,该不该用“;的”;字和“;了”;字,应该完全由现代语体文的语法要求而定,不能人为地宣称:我这是志书,绝不用“;的”;和“;了”;!因此,在志书中,用不着对“;的”;和“;了”;产生恐惧。同样,还有很多类似的为了“;简洁”;、“;精练”;而省略必需的句子成分的情况,这种省略在志书中显得不伦不类。下一例颇为典型:
  原文:
  抗战前,石牌商业繁荣,商业、服务、加工等行业300余家。
  修改:
  抗战前,石牌商业繁荣,有商业、服务、加工等行业的作坊、店铺300余家。
  点评:
  原文句式是诗词式的,如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中国古典诗词的语言句式有特定的结构和特定的语言环境,在现代语体文中,不能无条件地直接借用!此一例句省略了现代语体文不应省略的谓语和宾语。且“;行业”;后不能用“;家”;作量词。
  地方志书并不特别,在文字记述上更没有过多的特殊要求,该要的句子成分是非要不可的,不能以地方志特别为由,将一些必需的句子成分人为地抽去。
  2. 志书中的省略句式
  志书所记之事,都有一个严格的时空限定,为了语言的简洁和准确,有时的确可以省略一些句子成分,尤其是省略主语的情况比较普遍,即多用无主句。但这种省略,一定要准确,不能因省略而产生歧义,使记述的事物之间关系不清,或语句不通。使用无主句时一定要注意的是,当记述的对象只有独此一个时,一般可用,但记述的对象同时有张三李四王麻子等多个时,就要慎重仔细了。
  例一:
  12月24日,×;×;局接到检举后,次日查获原土产公司火车站仓库大量可疑烟叶,迅速与公安局联手进行查封,总量为4573包(担),案值300多万元。2003年3月,省烟草专卖局指定由武烟集团将烟叶收购,经核准定价386万元,按70%价收购计270万元。
  修改:
  12月24日,×; ×;局接到检举后,次日在原土产公司火车站仓库查获大量可疑烟叶,并迅速与公安局联手进行查封。被查封的烟叶总量为4573包(担),案值300多万元。2003年3月,省烟草专卖局指定由武烟集团将被查封的烟叶收购,经核准定价386万元,按70%价收购计270万元。
  点评:
  主语省略且变换,定语省略缺乏准确性。
  例二:
  同年12月开始,选用马里兰烟叶试制雪茄烟。对马里兰烟叶进行高温发酵等多种工艺处理,雪茄烟配方适当掺用马里兰烟叶,生产淡味型雪茄烟,燃烧性好、刺激性小、香气浓郁,不仅产品质量高,还下降香辅料费9.5%、烟叶耗用2.6%。
  修改1:
  同年12月开始,对马里兰烟叶进行高温发酵等多种工艺处理,适当掺用在雪茄烟中,生产淡味型雪茄烟。这种雪茄烟燃烧性好、刺激性小、香气浓郁,不仅产品质量高,还下降香辅料费9.5%、烟叶耗用2.6%。
  修改2:
  同年12月开始,选用马里兰烟叶试制雪茄烟。其工艺是对马里兰烟叶进行高温发酵等多种工艺处理,适当掺用在雪茄烟的配方中。选用马里兰烟叶生产的是淡味型雪茄烟,其燃烧性好、刺激性小、香气浓郁,不仅产品质量高,还下降香辅料费9.5%、烟叶耗用2.6%。
  点评:
  该句典型夹杂,几层意思,均无主语,一气说完。其实,这里需要几个不同的主语。
三、图与表的语言
  前面所讲的是志书记述性文字的问题。图与表也是志书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图与表的使用,也是一种语言。图与表的语言文字不多,非常简洁,但需要注意的问题不少,尤其是在出版过程中,碰到的这方面的问题很多,往往因此在出版社和作者之间往返来回多次,不仅费时费力,同时也增加了差错概率。这些问题并不复杂,但容易忽视,在处理稿件时多加注意就可避免问题的出现。
  1. 图的语言
  (1) 图本身
  绘图或照片本身就是一个小的系统,其画面一定要完整、清晰,且尽量美观、整洁。尤其是照片,画面的主体应突出、完整,特别是人物图片。有些以人物为主体的图片,缺手缺脚还在其次,最恐怖的是半截头、半边脸,这样的图片是不能使用的。
  (2) 图与文的对应
  一般图片都配有说明文字。图片的说明文字有简洁、准确、可省略句子成分的特点。作为志书图片的说明文字,时间、地点等要素一般不要省略。
  (3) 图素指示语
  图素指示语也是图片说明文字的组成部分,主要是用在一张图片有多个人物或物体而又必须指明重点对象的情况下。这种指示的序号、方位一定要准确,如左起第几或右起第几等。若在这方面出现错误,就会指鹿为马,结果就是绝对的“;硬伤”;。
  (4) 图的序号
  图的序号容易被忽略。没有序号的图,既会给文字表述带来困难,也会给排版带来困难。给随文图编上序号,这些问题就不会存在。序号的编法,可以章为单位,也可以篇为单位,也可以全书为单位统一编排,无论取哪一种方法,第一不能省略,第二全书统一就行。
  2. 表格语言
  (1) 表的标题
  志书的表格,应有与正文相谐调的标题。但有很多志稿的表格有的有标题,有的没有。这一问题应在整理稿件时作专项检查。
  (2) 表的序号
  同“;图的序号”;。
  (3) 栏目设置
  表格栏目的设置,既要考虑专业内容要素,同时也要考虑志书开本大小,尽量做到方便竖排。栏目中的文字,要求绝对的简洁、准确,没有歧义。
  (4) 单位
  表上的单位也容易被忽略,单位的书写格式也容易出现错误,如组合式的金额单位,一般的是“;元”;在前而计量单位在后,如稻谷价格“;元/担”;、“;元/吨”;,香烟价格“;元/条”;、“;元/盒”;、“;元/箱”;等。而在很多志稿中,这种单位的顺序恰恰相反。表格一般都是由专业人员制作的,单位应请制表人作专项检查。
  (5) 备注
  有些表设有“;备注”;栏,其中的备注文字一定要与表中内容准确对应,否则会引起歧义。如下例:
1988~2003年查处案件情况表
  点评:
  “;备注”;中第一项所指不明。注文一定要与其主体对应无误。
  (6) 表下说明
  表下说明,也是表下注,与“;备注”;栏性质相近。其说明文字也必须与表的内容准确对应,下一例就是有了说明文字反而让人不明白的实例:
1984~2003年网点销售实绩表(二)
  注:1. 1994年城关的实绩为两个站之和;2. 1995年城关的实绩为三个站之和;3. 1995年精品店的销售量为平衡数;4. 1996年城关的实绩为四个站之和;5. 1997年城关的实绩为两个站之和;6. 1998年公司的销售实绩为销售总量与网点销售的差;7. 1999年网点实绩为省产烟销售数量;8. 2002、2003年精品店销售实绩列入城关访销部。
  点评:
  表下注文与表的内容不能对应。凡此,不用注文反而更好。
  (7) 姓名、性别、职务、时间
  凡是涉及人物的表格,其姓名、性别、职务、时间等要素一定要准确无误,要作专项检查。
 ;
第四节 地方志书的审稿与出版
  地方志书在交出版机构出版前,要求通过三审,并报同级人民政府同意后方可进入出版程序。
  一、地方志书三审要求
  根据《湖北省第二届省、市(州)、县(市、区)三级地方志书审稿出版办法》规定,省、市(州)、县(市、区)三级志书的三审要求是:
  一审:省志各专志的初审由省志各编辑室承担;市(州)、县(市、区)志书的初审由各级地方志办公室承担。初审要根据《湖北省第二届省、市(州)、县(市、区)三级地方志书编纂方案》、《第二届〈湖北省志〉编纂方案》、《湖北省第二届省、市(州)、县(市、区)三级地方志书质量标准》、《湖北省第二届省、市(州)、县(市、区)三级地方志书编纂行文规则》等文件的要求和各地的实际情况,对志稿进行全面的审查评估。重点是对志稿的体例是否完备,述、记、志、传、图、表、录、索引等体裁的应用是否恰当,分类是否科学,领属是否合理,详略是否得当,资料有否缺漏,记事角度是否妥帖,行文是否规范等进行全面审查。
  二审:省志各专志和市(州)、县(市、区)志书的二审分别由省志各编辑室和各市(州)、县(市、区)地方志办公室邀请本部门、本行业、本地区的有关领导以及相关学科的专家、学者、研究人员进行。二审除对志稿的体例、资料和文字进行审查外,重点是对志稿能否反映断限内本地区、本行业的发展状况和能否反映客观事物的发展规律,能否揭示事物的本质等作出全面的评估,并对相关的专业内容进行审查,提出书面修改意见。
  省志各专志和市(州)、县(市、区)两级地方志书按二审意见修改后,省志各编辑室、各市(州)、县(市、区)地方志办公室要拟出详细的《送审报告》,说明志稿的编写、评议、修改过程和志稿的体例、资料等情况以及存在的问题和不足,与修改后的志稿一并报送所在单位和市(州)、县(市、区)的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三审:省志各专志的三审由承编单位的编纂委员会或领导小组承担;各市(州)、县(市、区)志稿的三审由所在市(州)、县(市、区)的地方志编纂委员会承担。三审由各编纂委员会邀请有关领导和学术界、方志界的专家学者进行。三审除对二审过程中所提出的修改意见是否已执行进行认定外,重点是对志稿是否坚持了正确的指导思想,是否突出了时代特色和地方特色,是否坚持了实事求是的原则,对重大方针政策执行的记述是否真实规范,是否认真执行了国家的有关保密规定等问题进行审查。如需修改,则返还编纂单位按审查意见进行认真修改,最后形成报送上一级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审查验收的书稿清样。
  地方志书进入出版程序后,出版社对志书也要通过三审才能出版。
  地方志系统内对志书的三审与出版社对志书的三审,有共同之处,但各自的侧重点则有不同。这两个三审若衔接得好,能加快出版进度,且能保证更高的质量;若衔接不好,在出版过程中,会有大量的问题出现,影响出版进度,同样也会影响志书的质量,还会相应地增加各种费用。这两个三审的共同之处主要体现在对政治方面的把关,二者的要求是统一的,但所把握的专业尺度仍有区别。方志系统在政治方面要把握的是史料真实,观点正确,与党中央保持高度的一致;出版社除此要求之外,还要按照国家有关出版选题与内容的规定,作多项检查,实际会比方志系统更细致。但在具体史实史料方面,出版社难以把握,必须由方志系统把关。再就是在语言文字等技术方面,二者的要求本应是统一的,但因二者所把握的尺度不同,会出现较大差异。在这一方面,出版社执行的是各种出版规则,方志系统应尽量多了解这些规则,并在撰稿和审稿过程中,自觉地按出版规则处理志稿。这样会在出版过程中更加顺利,也会使志书的质量更有保证。
  下面归纳一些在出版过程中会碰到的规范性问题。这些问题是出版社要求作者统一处理的问题,也是我们在撰稿、审稿过程中应注意并应解决的问题。
二、技术性规范问题
  1. 符号规范
  地方志书作为一般的文史书籍,要求不像科技书、教科书那样严格,但应自我统一。凡要用字母表示的化学分子式、各种产品或设备型号、外国人姓名等,其大小写、上标、下标、正体、斜体等一定要准确无误,且易辨识。现在一般的办公软件处理不好这些格式,因此,打印稿出来之后,一定要手书清楚为好。附例:
  原 文:
  1995.5.8~13 英美烟草(香港)公司拓展部经理MT•;Kitre,Mire•;cowring,MT•;V•;Ramadas来恩施烟叶复烤厂对复烤加工生产线作全面考察。
  原 文:
  1995.6.7~8 英美烟草(香港)公司农艺师MT•;cantles、烟草生产副总裁MT•;Neil•;Btuce-Millet、烟叶拓展部经理MT•;Kire考察恩施烟叶生产基地,洽谈贸易。
  点 评:
  外国人名原文错误,无解。志书遇此类问题,最好用中文译名加括号注原名,且原名书写格式一定要正确。
  2. 数字规范
  应特别注意中文数字和阿拉伯数字的混用,这种情况在志稿中也很常见。请参见关于出版物上的数字用法有关规定。
  3. 计量规范
  计量单位的不规范包括使用的符号不规范和用语不规范两种情况。符号的规范,与数字的用法类似,在整理稿件时,一定要参照国家有关标准。用语若不规范,会使志书的资料失去意义。例如:
  原 文:
  一次运回两车皮卷烟投放市场。
  修 改:
  一次运回600大箱卷烟投放市场。
  点 评:
  两车皮计量不准,不规范。一车皮到底是多少?
  4. 时间用语规范
  书写方式的统一:历史纪年在前,括注公元年号在后,且括号内不要省略“;年”;字;
  凡涉民国时期的年号,一定要前后统一,如:不能第一句用“;民国三年”;怎样,接着第二句用“;1919年”;怎样,第三句又是“;民国十年”;怎样。在全书之中,在一章之中,在一段文字之中,时间用语应该统一,不能随意变换。
  年份的对应要准确,如:光绪五年(1879年),不能是光绪五年(1878年)。这是很多志稿常出错误的地方;
  具体时间要准确。如某志稿出现过“;1995年2月28~29日”;这样的时间。2月可能有29日,但那一定是闰年,1995年并非闰年。此种错误较难发现,所以要特别注意。
  5. 行业术语规范
  应尽量不用专业术语、行话、行业缩略语,即使要用时,最好用全称,不要简化。很多时候,撰稿人自己认为这样写是清楚明白的,但我们必须考虑也要让读者清楚明白。这也就是志书所谓的 “;既要让外行看得懂,又要让内行挑不出毛病”;。
三、地方志书在出版环节的工作要点与要求
  1. 稿件送出版社时齐、清、定的一般要求
  (1) 全部文、图稿件齐全,顺序正确;
  (2) 打印(书写)清晰,特殊符号手书清楚;
  (3) 地图、图片(无论彩色图片还是随文黑白图片)均要求提供图片原件(或数码稿);
  (4) 图片说明文字一定要反复审核,做到准确无误;
  (5) 署名准确无误;
  (6) 前后辅文内容应相互照应,不能有相互矛盾之处;
  (7) 附送与文字稿内容完全相同的电子文件。
  2. 志稿送出版社之后的修改要求
  志稿在送出版社的同时,应自留几份完全相同的打印稿。交出版社后一般不再作重大修改。若有修改,一定要改在自留的打印稿上,将所改的打印稿再送出版社,若改动不多,可以勘误表的形式告知出版社。切忌在电子稿上改动,再打印送出版社。这样做,出版社不知哪里有改动,必须重新三审,既浪费出版社的人力,也会大量增加自己费用。
志稿一旦送出,则只改纸质文字稿,绝对不改电子稿并重新打印!

上一篇:清同治《郧西县志》影印出版
下一篇:湖北经济社会发展历程(1979—2000年)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