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地方志首页 >>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武汉地方志 > 大武汉韵味 > 百姓故事 >

纪道功与他的蛋雕
时间:2016-08-04 来源:武汉地方志办公室 点击:

       

 纪道功与他的蛋雕摊位

        年过60岁的纪道功,仍是个感性的人。近日面对长江日报记者,他说起蛋雕的手艺,有时会哽咽,大概因为内心与雕刻手艺一样细腻。“我有退休金,不需要蛋雕挣钱养活我,只是不想失去这个寄托”。

        在昙华林10号的斑马大街里,纪道功的蛋雕摊位几经搬迁,并不显眼,几年前曾排队买蛋雕的情况也没再出现过。好在,一位两年前就跟着他学蛋雕手艺的大学生,成了他最得意的徒弟,将继承他的手艺。

        酒店后厨拿鸡蛋练习雕刻

        纪道功的摊位上,摆放着各式图案、颜色的鸡蛋,如果不是鸡蛋底部有一个被电磨打穿的小孔,会误以为这是些木质雕刻。

        1998年,在武汉国营美术公司工作了20多年的纪道功,去了家酒店工作。2010年,户部巷迎来四期改造,并引入一些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手艺人,这让在美术公司工作多年,精通玉雕、牙雕、剪纸、泥人、糖画的纪道功,看到了能重做老本行的机会。

        “当时就拿着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那本册子,看哪一个手艺比较偏门,看到蛋雕之后,就决定做这个。”在纪道功选择做蛋雕时,他其实还不会这门手艺。“手艺都是相通的,学起来也快。”

        当时还在酒店工作的纪道功,每天都会去后厨,拿鸡蛋雕刻练习。“最开始练的时候鸡蛋很容易破,后来就好了。”为了不浪费鸡蛋,他都是拿着厨师要用的鸡蛋雕刻,时间久了,雕刻的图案越来越精致,酒店里的工作人员看到了,都让纪道功专门给自己刻一个,留作纪念。

        有一回厨师把纪道功的蛋雕放到了菜里做装饰,没想到很受客人喜欢。后来酒店每逢孩子生日等宴请,都会让纪道功按照客人的要求,做一个蛋雕。

        半年后,纪道功毅然决定离开酒店,去户部巷专心做蛋雕。

        曾被借调到军校绘制作战地图

        纪道功的摊位上,除了蛋雕,文身、书法、糖画、石刻他都经营,对他来说,手艺都是相通的,大概也因为在美术公司里做平面设计多年,各种艺术形式都懂一些。

        从小爱画画的纪道功,1974年报考了武汉美术学校并被录取。得知消息时他特别开心,“我爸也开心,考上了学校就能分配工作,他当时在商场做会计,不希望我以后做会计这行。”

        两年后,纪道功被分配到武汉国营美术公司,“我们应该算是武汉第一批专业做广告设计的。”他说,那时做平面设计,无论多大的展板,多少字,都是靠人工一个字一个字写上去。当年参加“广交会”,有一块20多米展板上有上千个字要写,由于时间紧,几百人同时趴在地上写字,“除了自己看得出来哪个字是谁写的,外人根本分辨不出来这些字体有区别,就像一个人写的。”

        上世纪70年代参加“广交会”,是纪道功和他的同事们最兴奋的事,为了做好湖北展板的设计,单位都是让他们去现场设计展板,“虽然是站票要坐几十个小时的车,但大家都爱去广州,名气多大啊,连北京都没人愿意去。”回家之前,他们还能买到“广交会”上扫尾的各种便宜货。

        在国营美术公司工作后一年,纪道功还被借调到郑州炮兵学院,画作战图、立体解析图,当时为了画图,纪道功登上了各种飞机,并且认识二战后所有的飞机模型。

        回忆起这些,纪道功难掩感慨。

        能把顾客的样子雕刻在鸡蛋上

        纪道功在户部巷的门面很小,只有4平方米,但生意确实很好,常常有人排队。他的蛋雕绝活儿,体现在能迅速地把客人的样子,雕刻在鸡蛋上,“提前雕好的鸡蛋,买的人不多,但是现场在鸡蛋上刻像,大家就会感兴趣。”

        纪道功完成一个蛋雕,只需五六分钟,而且一次成型,这也容不得他再修改、涂抹。而他的雕刻工具,也只有一个电磨。一般一把上好的电磨都要大几百元,而纪道功的这把只花了80块,而且用了很久。

        由于蛋雕要用到大量鸡蛋,纪道功常常凌晨4时,去学校食堂收蛋壳。“早上4时就去,一直到7点多学校食堂开始营业,能收多少就收多少。”他说以前经常要买很多鸡蛋,由于吃不完经常都分给隔壁左右的商户,“那段时间大家看到我来送鸡蛋都要吐了。”

        民间艺人收了位大学生徒弟

        去年,纪道功在户部巷的铺子要拆,于是他迁到了昙华林,好不容易生意刚有些起色,却又面临租金上涨的压力。无奈,他的摊铺只能迁到租金更低但不易找到的地方。“现在客人少多了,到学校一次性收300个蛋壳,要过四五个月,才用得完。”

        尽管客人不多,但纪道功欣慰的是,两年前收了一位大学生徒弟。徒弟叫赵丽珊,是武汉科技大学城市学院一名学护理的大二学生。今年暑假,本应回老家浙江过暑假的她,却选择留在师傅的摊铺上,每天练习蛋雕,妹妹也特意从老家来武汉陪她。“她悟性好,书法也写得大气,现在许多蛋雕都是她在刻。”

        今年9月,摊位合同就要到期,纪道功说因为租金原因,可能就不再做了,说到这儿他有些哽咽,转过头去。“我有退休金,没有蛋雕我也能活,只是今后如果有些老熟人来找我,就找不到了。”

        (原载长江日报2016年8月3日第16版)


上一篇:4位“小小外交家”将高山流水的故事告诉世界
下一篇:武汉打铜匠坚守祖辈铜货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