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地方志首页 >>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武汉地方志 > 大武汉韵味 > 百姓故事 >

武汉的深夜,因他而古典
时间:2016-10-19 来源:武汉地方志办公室 点击:

       

 主持人阿申业余当指挥

        对53岁的欧阳申来说,8000余个小时用同一个名称、同一个频率、在同一个时段讲同一个内容——古典音乐,实属不易。

        海顿的104部交响曲,《阿申爱乐》一部一部按部就班地播放,到昨晚,已播放大半。有人说,到如今很难有哪个节目还能这般“轴”。

        还有十来天,《阿申爱乐》将迎来21岁生日。它已成为湖北历史最长的广播节目之一,且是唯一一档播出西方作曲家专业音乐作品的栏目。

主持人阿申业余当指挥

        第一期节目推出,几乎恶评如潮

        晚上8点,中山公园外人头攒动,不远处的楚天音乐台除了一楼直播间,多数房间已经灯熄人走。三楼的最深处,一盏灯亮着。直到临近11点,欧阳申提起小篮,向一楼走去。

        小篮里,装有欧阳申从上万张碟片中挑出的若干。接下来的一个半小时,他将成竹在胸地依次抽取播放。随着导播间播放“现在是晚上11点,人们在大道上各奔前程,抄小路回归心灵之家”,听众便能听到欧阳申深沉却富有磁性的声音。

        1994年,他走上深圳的街头,几乎买光了市面上能找到的所有古典音乐碟。80万元,上万张碟,武汉音乐学院图书馆都没有这样的收藏量,在华中地区都难寻匹敌之处。

        一年后的10月31日,第一期节目推出。电台的电话几乎被打爆了,恶评如潮,甚至有听众表示,只要到《阿申爱乐》的播出时间一定关收音机,还有大批网友不解,普通话都不标准,还能主持?

        欧阳申说,即使现在,他依然面对着泾渭分明的“两股势力”,甚是喜欢,或非常讨厌。他看得淡然,电台也很坚定:一个专业音乐台必须要有这样一档古典音乐栏目。

        欧阳申说,他希望告诉普通听众,除了拿着麦克风的音乐之外,还有一种关于钢琴、小提琴的音乐,这很重要。

        之后几年,他的粉丝逐渐增多,他说,一部分是因他爱上古典乐的,一部分本身就是发烧友,嗅到气味,自己寻了来。

        2000年,广播业遭遇电视冲击,生存状况堪忧,《阿申爱乐》也未能幸免。一年有余的时间,《阿申爱乐》也被冠上“养生”之名,要在节目里卖药。他笑称,“阿申爱乐”成了“阿申卖药”(武汉话乐、药同音),“我不抗争,但在节目里不讲话”。

人生“转弯”,终回归音乐

        欧阳申12岁时,给自己许了个愿:希望能成为一个音乐家或是作家。

        小学时,他是红领巾小学交响乐团的小提琴手。在那个年代,学习是他和同学们的次要任务。他们的首要任务是接待外宾,展现武汉的风貌。

        很多小孩是削尖了脑袋挤进红领巾小学的,他却是被“抢”来的,几所学校争取,最后他相中于此。

        他的小提琴学习始于3岁,6岁就能独自登台演出。要不是父亲强逼,他更乐于画画。父亲是画家出身,但并不愿孩子再学画。

        高考填报志愿时,欧阳申令人意外地填报了湖北财经学院(现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现实的考虑是他的分数报艺术类学校太可惜,更文艺的解释是他希望用经济管理的头脑来学小提琴。他向乐团的同学放言:你在练琴的时候我也在,我在读书的时候你没读。

        毕业后,他被分配至武汉家用电器公司,任经理办公室秘书,过着优渥的生活。很快,他便辞职去了中央音乐学院进修研究生。他说,这样的“转弯”并不罕见,大提琴演奏家马友友也是读到人类学博士,才再回归音乐。

        1992年,欧阳申毕业回到武汉,进入楚天音乐广播台,他的人生才算真正回到音乐主旋律上。

武汉古典乐的引导者

        2001年,一位听友突然从收音机里的《阿申爱乐》听到巴赫的《哥德堡变奏曲》,他慌忙搬出录音机,找出一盘半面空白的磁带,赶紧录下。之后,他反复在深夜听起,每每想大哭,“沉醉其中,几乎不能自拔”。

        欧阳申的手机铃声现在仍是《哥德堡变奏曲》。2001年,他几乎开创式地在中国推介“哥德堡变奏曲”。

        当时,一位青年钢琴家归国,想在武汉办场音乐会,商量曲目时两人对《哥德堡变奏曲》均倾慕不已。但这位青年钢琴家不愿将其作为演出曲目,他说,这个曲目太晦涩,在美国演过两次,没人听。他曾演奏过一次,下面就俩观众,都是他花钱请来录音的。

        欧阳申坚持,“你好好准备,观众的工作我来做”。之后,有了听众在《阿申爱乐》里听到的《哥德堡变奏曲》。节目里,他细细为听众说道歌曲里的玄机精妙之处。

        演出当天,青年钢琴家不敢相信,全场爆满。歌曲末处,很多人热泪盈眶,欧阳申知道:他们真的听懂了。

        21年来,听众已经熟谙《阿申爱乐》的节奏:周一交响乐,周二室内乐,周三巴洛克,周四点播,周五一周集精回放,每到周四,就有不少听众围在欧阳申的微博下留言,点播自己喜爱的音乐。

        欧阳申说,这是一群有着自己旨趣的粉丝,即使擦肩而过他们可能也不会上前索要合照、签名,只是默默听着《阿申爱乐》,过节时发来一条短讯。

        他们中有一位曾经的上海名媛,如今已是年过古稀的退休高级工程师。她说,年轻时即使在上海听到意大利名曲都惊叹是意外之喜,听到《阿申爱乐》时,她像是遇到一座大金山。

        欧阳申从文艺复兴的蒙特威尔第到巴洛克,再到比较现代的格什温、彭德列茨基,跨越400多年,全面、系统地介绍他们几乎所有作品,不止讲音乐,还讲音乐背后的文化、社会背景等。

        现在,每周二,在朋友借的场地里,他和10余位同样爱好古典乐的朋友们,自发从2点半排练到9点,组成他们自己的乐团——武汉节庆广播交响乐团。一位华中科技大学的计算机专业毕业生在旁看了半年,终于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夜里,即使到了临近排练结束,欧阳申依然劲头十足,放下指挥杆,架起自己的小提琴,为团员演示一个小节的正确节奏。每一拍,他脚下都有力地踏着节奏,那声音被音乐掩盖,却同样动人。

        (原载《长江日报》2016年10月18日第12版)


上一篇:武汉妈妈助藏族女儿上大学
下一篇:汉江近百户“水上人家”弃船上岸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