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地方志首页 >>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武汉地方志 > 大武汉韵味 > 方言俚语 >

武汉话部分词汇来自满语
时间:2015-01-27 来源:武汉地方志办公室 点击:

        武汉方言研究第一人——朱建颂

        1956年国家普通话语音研究班第一期鄂川云贵小组合照。后排右四为朱建颂(摄于1956年6月)

        “武汉话是在明清汉阳府官话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并且吸收周边迁来居民的方言而形成的不同于原先汉阳官话的方言。”在“武汉方言研究第一人”、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朱建颂看来,当代武汉话不仅是本地区方言的传承,英语、法语乃至满语,都影响过武汉话。

        21日,年近九旬的朱建颂老先生受聘江汉大学武汉语言文化研究中心学术顾问,在欢迎掌声中,老先生起身向江大师生鞠躬,然后开讲数十年来武汉方言研究心得。

西方人曾编写武汉话教材

        朱建颂老人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热爱武汉话,称之为“俏皮的武汉话”,已出版《武汉方言词典》、《武汉方言概要》、《方言与文化》等专著。

        朱建颂说,武汉方言有着长久的历史文化传承,词汇来源广泛,有方言传承词语、普通话词语、古汉语词语、异方言词语、外来词、社团语、新创词语、历史词语等。如三明治是来自普通话,是英语音译过来的,到武汉话里,三明治曾念作“三梅子”。

        朱建颂说,近代的武汉话发音也影响到西方人对汉语的学习。1899年,美国传教士英格尔在汉口编录了一本有关武汉方言的同音字表《汉音集字》,里面许多汉字的发音是以武汉话的发音为标准的,当时在汉的基督教会人员就是利用这本同音字表学说和听懂武汉话的。

部分词汇来自满语

        武汉话词汇来源一个有趣的现象,是部分词汇来自满语。如武汉话中的“占相因”,占便宜的意思,就来自满语;清朝宫廷糕点“沙琪玛”是一个满语词汇,武汉话里的“琪玛酥”,就来自满语“沙琪玛”。

        朱建颂推测,这与清朝近三百年统治中,八旗兵、满人曾在武汉集中居住有关。

        另外,武汉方言中习惯的变调,如将“屋里、角落、姑娘、麻木、笤帚、里面”这些词的第二个字都改念阴平,这个现象很类似于北京话或普通话中的轻声现象,因此推测这是由于在清朝时受满语影响造成的。

书写武汉方言有规范

        朱建颂说,近年有些媒体写武汉方言时,出现滥借同音字的现象。如武汉话说“敞着吃”,意思是随便吃,吃多吃少不计较,有媒体写成“岔着吃”,音是武汉话的发音,意思从字面理解,会导致误解,外地人看了,以为是岔开吃,分开吃。

        再如,把“出去”硬写作“出克”,“出去、回去”,都写成“出克、回克”,把“等一下”写成“等一哈”。这样一来,别人就看不懂了。在方言里,有些字有文读、白读的区别,字面上没有区别,本该照写,别人怎么读,由他自己选择,这样不致出现意义上的误解。

        朱建颂说,武汉方言有丰富文化内涵,太多课题值得研究,他只是开了个头,希望今后有更多学者投入到这项研究中来。

        江汉大学武汉语言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周建民教授介绍,作为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之一的江大武汉语言文化研究中心,近年将武汉方言、湖北评书、湖北大鼓纳入重点研究范围,此前已特聘湖北评书大师何祚欢、湖北大鼓鼓王张明智为学术顾问。

        (原载《长江日报》2015年1月22日第13版)


上一篇:武汉方言历史词
下一篇:武汉人,你说不说武汉话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