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地方志首页 >>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武汉地方志 > 大武汉韵味 > 民间艺术 >

走进新洲花朝节
时间:2014-11-12 来源:武汉地方志办公室 点击:

        博大精深的中国民间民俗文化,是具有世界性影响的中国传统文化。新洲区作为湖北省民间民俗文化重要地区,是目前武汉市唯一的“民间艺术之乡”,民间民俗艺术种类众多,资源相当丰富。而“花朝节”更是以其丰富的内涵和原生态文化特征,成为新时期新洲发展文化旅游、加强民间民俗保护和文化交流的宝贵资源。

        相传农历二月十二是百花仙子的生日,民间传说的百花仙子——“花神”就是盘古的女儿,传说她降生于这一天。她喜欢木棉树,因为它长得挺拔粗壮,春来满树红花,鲜艳如火。所以她常栖木棉树上,护佑大地百花灿烂,人间安宁,故又名花朝、花朝节、花神节、百花生日、花节、挑菜节、扑蝶会等。据文献记载,“花朝”一词出现于南北朝。据《广群芳谱》所引《翰墨记》、《秦中岁时记》所记,过花朝节的习俗在唐代已经流行于长安、洛阳等地,但以“花朝”为节名,则是晚到明朝才有的事。据明《宣府志》载:“花朝节,城中妇女剪彩为花,插之鬓髻,以为应节。”

        自有文字记载始,我国民间举办花朝节的节期即因地而异,主要有二月初二、二月十二、二月十五、二月二十二这几个日子。如《梦梁录》载:“仲春十五日为花朝节,浙闽风俗,以为春序正中,百花争放之时,最堪赏游。”中原和西南地区以夏历二月初二为花朝;江南和东北地区以二月十五为花朝,据说这是与八月十五中秋节相应,称“花朝”对“月夕”。上海人以二月十二为花朝,浙江湖州以二月二为花朝,南京人以二月十二为百花生日,旧时湖北人则以二月十五为花朝节。

        湖北人过花朝,又以新洲为甚。新洲的花朝节(原为花朝会)主要是在其旧街镇举行。早期为祭祀之举,后逐渐演变为民间的物资交易会,据考证已有八百多年的历史。旧街镇位于大别山南麓,自古以来就是鄂东地区的商贸重地,辖区内既有建于隋唐的紫霞寺和问津书院、孔庙,也有三庙河、狮子岩、摩崖石刻、晒书山、孔叹桥等众多自然与人文景观。

        旧街的花朝节,源于该街“庆福寺”的庙会。该寺始建于南宋乾道淳熙年间(公元1165年-1189年),后毁于兵荒马乱之中,清朝光绪年间亦曾重修,但“文革”期间复毁,未再修建。古时“庆福寺”的庙会种类众多,有正月十五的“上元会”、二月十五的“花朝会”、二月十九的“娘娘会”、三月三的“孤灯会”、三月十八的“圣地会”、五月十五的“龙船会”、七月十五的“盂兰会”等。每到上述这些庙会,周边十里八村的百姓即集聚于此,设会筑台,祭神拜祖,祈福禳灾,驱邪纳吉,人们敲锣打鼓,神铳齐鸣,前呼后拥,场面十分壮观,乃鄂东一带规模最大的集会。

        经明朝,到清代,由民国时期再到建国后,这种带有浓厚的佛教色彩的庙会发生了系列变化。一是庙会的时间由原来的一天延长到三天;二是由以祭祀为主的烧香许愿转变为听书看戏、农品交易兼之的杂合型集会,属于封建迷信的部分被禁止;三是庙会的活动场地由庙内扩展到庙外,吸引来自湖北省周边的豫、皖、湘、赣、浙等省的农民和商贩,特别是“文革”期间,庙会被完全禁止,直到上世纪改革开放政策的实行才逐渐得以恢复。

        进入新世纪,随着百姓生活水平的改善,随着国家对民族民间文化的日益重视,随着旅游业等新兴产业的快速发展,具有悠久历史传统的新洲旧街庙会被赋予新的内容与形式,它作为发展经济、促进交流、繁荣文化的一种载体,以全新的面貌呈现在百姓面前,宣传、文化、旅游等部门联手举办,使庙会规模扩大、档次提高,演绎成花朝文化旅游节。自2003年起,新洲区已经连续举办三届。特别是2005年的第三届旧街花朝文化旅游节,其盛况超过前两届,辐射周边5省20余个市县,十数万农民、商贩、游客云集旧街,欣赏古老的“楚韵汉腔”,品尝特色风味小吃,购物和休闲。

        在这届活动中,穿旧街而过的三庙河河滩及沿岸,顶顶帐篷、摊铺绵延数公里,形成木器、竹器、铁器、生资、百货、耕牛畜禽等六大市场群落。而药材、土特产、花卉苗木以及火烧粑、风肉、炒米糖、板栗糕等风味小吃也齐齐现身。手工制作的油纸伞、油布鞋、竹烟斗、烤烟丝、木水车、木秧码等物与现代电动灌溉设备“同台竞技”。多个专业、业余文艺表演团体携精彩剧(节)目登台演出,节日气氛甚浓,让人眼界大开。

        2014年新洲旧街花朝文化旅游节在该区旧街河滩开幕,从3月13日开始,17日结束,为期5天,吸引了鄂豫皖湘赣5省20余县市十万多游人商贾前来“闹花朝”。

        我们有理由相信,把非物质文化遗产类的新洲旧街庙会,演绎成为既强调原生态,又追求现代感,充满浓郁乡土气息,俗中见雅的文化旅游节,在突出群众性,立足延续性,依托传统性的前提下,对整合新洲丰富的民间艺术资源,推动其民间文化产业开发,唤醒全社会珍视民族民间文化保护意识将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 (原载《长江中游民间文化艺术》作者:王志武)


上一篇:瓶内画艺术家童建国
下一篇:武汉的木偶剧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