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地方志首页 >>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武汉地方志 > 大武汉韵味 > 民间艺术 >

透雕艺术家张威铭
时间:2014-11-12 来源:武汉地方志办公室 点击:

        人们称他透雕艺术家,也有人亲切地叫他大张,因为他是地地道道的东北汉子,一口纯正的沈阳口音,还有东北人的大个子和豪爽的气质。如果有人当面叫他透雕艺术家,他会立即顶回来:什么家呀,我就只是喜欢、爱好。

        已经七十有五的张老,一生和艺术结缘,他从小就有当画家的梦。小小的他,就以自己的画在校园里闻名遐迩,受到师生们的喜爱和欢迎。可是,那时是在国民党统治时期,还经受着日本鬼子的蹂躏,他的才能只能压抑无法发挥。

        后来,他终于逃过战乱,迎来祖国黎明的曙光,正是19岁的美好岁月,他的家庭都希望他能找个好工作,可他却执意要实现自己’的梦想,跑到文化馆里学了3个月的绘画,由于他的基础扎实,学习努力,被文化馆作为尖子培养。从那之后,他不论是到区文化馆、医学院模具厂以及武汉数学仪器厂、武汉木偶剧团,他都能用自己极好的天赋和勤奋将每件工作做得漂漂亮亮。

        张老多才多艺,他不仅画画得好,而且文学底子深厚,加之对工作认真负责,勤奋努力,所以无论做什么都得心应手,出类拔萃。他一生坚持“认真、独创、不照本”的原则,对什么事都坚持这“七个字”。他说:“一个人所想所说所做,只要是照着本子去做应不会有出息,因为没有自己的创造,永远是跟在别人后面跑的。”读书时他创作的绘画作品《渔樵耕读》就是因为构思新颖有独创精神,一举夺得全校第一名;做教具模型,他设计制作的仪器被国家教委定为标准样本;他的许多漫画在《群众文艺》、《长江文艺》、《湖北日报》发表,有的被多家报刊转载;他担任木偶剧团的舞台美术工作,却写出了《智斗瘟知府》的剧本,夺得十分难得的武汉市专业剧团汇演一等奖。至今他离开木偶剧团多年了,剧团还请他写本子。2000年,创作的寓言剧《三头鸟》和《错误的奖赏》,分别获得全省第三届少儿剧目汇演编剧奖和舞美制作奖。他的事业是美术,他创作的辛亥革命独立团营长曹渊的铜像只经一次审稿即通过,至今耸立在武昌街道口成为入们永远瞻仰的英雄。他的经历丰富,经过的挫折也多,他爽朗地说:“正是人生的曲折经历,才为我今天的人物透雕打下坚实的基础。”

        1988年,张威铭接触到新型树脂模型材料,他顿时受到启发,他想到自己的透雕作品有了可用之材了。以往,他是用黄板纸、白板纸制作透雕作品,弯曲、折转、扭接成型之后再用胶漆固定,尽管作品成本低、轻便,但终究不易于长期保存,新型树脂模型材料打开了他的思路,他兴奋之极连夜试验,独特的玻璃钢透雕《仕女图》第一个问世,即受到友人、专家的肯定。从此,他信心倍增,不分节假日、不分白天黑夜地都熬在塑型、刻制、分割、翻制、树脂造型、漆制、磨刷等一道道工序的透雕工艺世界里,将夸张的形和具体的像结合得完美无缺,将一套套女柔男刚的人物雕像展示得变化无穷。人物的发辫、帽、甚至胡须都成为他夸张变形的创作载体,甲骨文散片、古陶纹、民族服饰、铜器蚀斑、木纹石质都成为他透雕的素材。纸浆、木材、树脂、石膏均是他创作的材料。

        张威铭的人物透雕,造型栩栩如生,线条简洁大方,其带若云绕;其状似水流。他在组织和友人的帮助下,举办了“张威铭透雕作品展”,引起了艺术界极大的轰动。人们说:“从来没见还这样的作品,真是大开眼界了!”他的作品雅俗共赏,老少咸宜。一个7岁大的男孩站在《少儿》头像前,顺看作品的带状线条几次绕来绕去,当他终于绕到人物面部时,也乐了。贵州一对蜡染艺人夫妇,一开展就看上了《螺纹女像》,几次找到张威铭,想用两件心爱的蜡染作品换一件作品。2∶1,艺术对艺术。张老被感动了,无偿地送给他们一件自己的作品。

        1996年,张威铭的纸塑透雕《心曲》在浙江中国民间工艺美术展上捧回金牌。这件凝聚他多年心血的作品,既有石头之质朴,又透衬出青铜般质感的纸塑,让专家、学者、观众惊奇不已。中国美术学院评论家杨成寅教授写下很高的评语:“别出心裁,是异统一、形意双美。”也是这年,他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中国民协授予“中国民间工艺美术家”称号。

        (原载《长江中游民间文化艺术》作者:武民文)


上一篇:陈国辉:驰骋在蛋壳上的画家
下一篇:武汉国际杂技艺术节与武汉杂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