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地方志首页 >>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武汉地方志 > 大武汉韵味 > 民间艺术 >

汉上书风的文化意蕴
时间:2016-10-10 来源:武汉地方志办公室 点击:

        

叶金生

        一种文化样式的存在,总有相应的思维方式作为支撑。书法艺术脱离纯书写工具后,“观物取相”的思维特征伴随着始终。张怀瓘在《书议》中讲“无声之音、无形之相”;颜真卿有“屋漏痕”的实践,黄庭坚有“如老病人扶杖,随意颠倒,不复能工”的探索。他们强调客观事物在艺术家眼里,是一种能“与天地精神相往来”的生命意识。通过客观事物这个“象”,沟通天地之间的精神现象性联系,打破主、客体之间的屏障,彰显人本身所具有的主体性,赋予客观事物意识主体,实现物我的融汇和交流,获取对生命本真和宇宙的体认与感悟,丰富书法艺术想象的空间,同时把书法艺术落实到实践性品格和人的生命语境中。

        “观物取相”所指的是客观主体对书法艺术的影响。当书法家通过整体直观地去体认客观事物生命的本真,将书法的点画尽可能地通过与自然万物(即客观环境)之间的类比,并予以生命化的显现,物我融为一体,使自然生命的气息流淌在书法的字里行间,正如孙过庭在《书谱》中所说的:“同自然之妙有”,书法就具有艺术生命的语境了。

        就“观物取相”而言,江城武汉这个客观主体(即物)是非常丰富而具特色的。武汉是国务院命名的“历史文化名城”,文化底蕴丰厚,历史遗存遍布三镇,街头巷尾皆有故事,文化因子和文化节点熠熠生辉。武汉早在张之洞督鄂时就是全国新式教育的中心,目前在校大学生仅次于北京、上海。科研机构众多,人才济济,精英荟萃,尚学风气浓厚,领略风气之先的自觉程度高,感受时代前进的脉博比较敏感。武汉拥有大小湖泊168个,号称“百湖之市”。淡水资源居世界大城市之首,人均11万立方米。在缺水的城市和年代,水的价值不言而喻。水不仅是生命之源,滋润万物,而且是灵性之所在。水的晶莹清洌,总是给人以智慧、灵动和生命的浸润。武汉的地理位置更是无与伦比。与北京、上海、广州、成都等经济中心的距离都在1000公里左右,便捷的水、陆、空等交通焕发了昔日“九省通衢”的青春与活力。人流、物流、信息流都涌向了这个充满灵气的城市,人们心灵的各种气息在这里交换、融合与升华,增加着城市的厚重与底蕴。为汉上书风的文化积淀提供了机遇与条件。

        在书法艺术的历史长河中,受客观主体(物)的影响,每个时代、每个地域会出现不同的书法风格和特点。这次展出的鲐叟书法,也不同程度地流露出江城武汉的文化风貌和印记。汉代蔡邕《九势》云:“‘下笔用力’,‘势来不可止,势去不可遇’”。虽然说的是以力运笔的趋向性,但是这种趋向性能使书家带入依其模式构建的势中,形成运动态势和力的内蕴,增加书法的活力。清代王铎在《论书》时也云:“至临写之时,神气挥洒而出,不主故常,无一定法,乃极势耳”。鲐叟书法,以势为先,风骨为体,变化为用,把对客观主体的体悟,运用到书法艺术的生命语境中,赋予了书法艺术的生命活力。鲜活的书法中或多或少透露出武汉江河之形、山水之势的印痕。

        书法崇气。清代包世臣《历下笔谈》云:“字有骨肉筋血,以气充之,精神乃出。”刘熙载《云概》也云:“望韵深情,坚质浩气,缺一不可为书。”书法崇尚气韵和气格,显然可见。鲐叟书法,展现了作者自身之气与自然之气的交汇融合,把宽广的心怀,充实的心源活力,凝结在笔意墨象之中,充分表达了自己的人格修为和情感秉赋。长期生活在四通八达、腹地广阔、江河汇流且有开放传统的大武汉,通达、博大的社会环境和人文氛围,无疑会浸润和熏染生活在其间的人们。鲐叟书法所表现的大气、清气、自然之气,以及“气骨洞达、爽爽有神”的气韵,不能说与此无关。“心源充,气息盈”,这是先哲们从实践中总结的至理名言。

        灵动的书法不仅能增强书法艺术的生命活力,而且能极大提升人们的审美空间。水的灵气滋润着生活在江城的人们,净化着人们的心灵,使人们留出了一分心怀净地。精神的物化,主、客体之间的交流互应,生命语境的沟通融合,跃然于素纸之上,使鲐叟们的书法蕴含着一种生命的律动,摒弃了干涩生硬、矫揉造作的扭捏之态,显得那样富有活力和生气,从点画之中折射出书法艺术的内在之美。

        历史上楚人尚武,素有阳刚豪迈之气。阳刚的余绪融化在江城的文化土壤之中。水滴石穿的韧劲,文化教育的发达,不同程度地孕育着人们的心田,浇灌着人们的灵魂,理智、理性、刚柔相济成为城市文化的一种表达和显象。这样的文化因子、文化土壤,生活在其中的鲐叟们,不同程度地会受到熏染,反映在书法艺术上,使线条内在的刚柔相济,呈现出一种丰富的弹力,给人以力量和秀美之感。正如诗人吴德旋《初月楼论书随笔》所云:“使秀处如铁,嫩处如金,方为用笔之妙。”

        江城武汉地处华中腹地,居中独厚,东西呼应,南北对流,信息聚散灵活,常领风气之先。传统优秀文化的浸润与滋养,蕴积了城市文化的内涵,孕育着人们的文化灵魂,感受时代变化而敢为人先的文化意识。鲐叟书法反映了城市历史文化流动的印痕。与城市历史文化流淌的轨迹是相向的。从鲐叟书法的线条,点画以及结构来看,呈现守正居变的特点。他们遵循法度、恪守传统法则,又力求有新的变化,形成个性。书法艺术是有严格的规则与法度的,违此构不成书法。囿于法度,没有变化,反映不了个人特点与时代变化,书法就没有活力,显现不出艺术的魅力。鲐叟们在书法的实践中穷搜博采、撷英取华,在积学蓄丰中消化吸收,融合贯通,由形入法,由法至理,形成变化。清代周星莲《临池管见》云:“字有一定步武、一定绳尺,不必去造作。右军书因物付物,纯任自然,到得自然之极,自能变化从心。”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楫》中也云:“形质具矣,然后求性情,笔力足矣,然后求变化。”鲐叟书法中的变化与时代要求,城市文化中敢为人先的创新基因是相吻合的,是同声相应的。

        历史文化的长河在泽被人们文化心灵的同时,也在不断地积蓄文化涓流,让其充满生命的活力。凡是带有文化意蕴的涓流、溪水都会融汇到历史文化的长河中,使河流源远流长,充盈丰满,富有生命力。顺应历史文化长河律动的轨迹,贡献一分自己的文化努力,应该是鲐叟书法的文化价值所在。

        (原载《长江日报》2016年10月9日第10版)


上一篇:市井中的楚剧舞台艺术魅力
下一篇:指间里的纸影——剪纸匠的巧手仁心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