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地方志首页 >>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武汉地方志 > 大武汉韵味 > 民间艺术 >

指间里的纸影——剪纸匠的巧手仁心
时间:2017-04-26 来源:武汉地方志办公室 点击:

胡锦涛同志的剪纸作品《回娘家》

        剪纸是民间流行的一种历史悠久的镂空艺术。所谓剪纸,就是用剪或刀将纸剪成各种各样的艺术图案,表达对生活的热爱和对美好未来的向往。剪纸艺术是我国传统民俗的重要组成部分,剪纸匠就是从生活中走出来的人民艺术家。

小剪刀里的大世界

        剪纸在我国有着悠久的历史,汉唐时期就已盛行。我国关于剪纸记载最早的《荆楚岁时记》中,就有过详尽的描述。在长期的艺术实践和生活实践中,劳动群众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将这一艺术形式锤炼得日益完善,细如春蚕吐丝,粗如大笔挥抹。可粘贴摆衬,亦可悬空吊挂。

        剪纸技法主要分为阴刻法、阳刻法、阴阳混刻法。以线为主,把造型的线留住,其他部分剪去,线线相连,还要把形留住,称为正形。阴刻法就是以块为主,把图形的线剪去,线线相断,并且把形剪空,称为负形。阴阳混刻法就是阳刻法与阴刻法的结合。

        剪刀剪和刀剪是常见的两种剪纸方法。剪刀剪是借助于剪刀剪完后,再把几张剪纸粘贴起来,最后再用锋利的剪刀对图案进行加工。刀剪则是先把纸张折成数叠,然后用小刀慢慢刻划,一般是竖直握刀,根据一定的模型将纸加工成所要的图案。和剪刀相比,刀剪的一个优势就是一次可以加工成多个剪纸图案。

        剪纸一般要依靠模板。一种是比着模板用铅笔把图形轮廓勾勒出来。另一种是采取烟熏,将准备好的纸张润湿,然后压上模板,模板一面朝向煤油灯,模板和没有覆上模板的地方都会被煤油灯的烟所熏黑,当纸张完全干燥了之后,将模板取下,然后就会留下煤油灯烟熏过的地方和没有熏到的被模板盖住的空白。这就是剪纸的样板。

        剪纸匠通常会选择那种长柄短韧的锋利剪刀。首先是剪里面的花纹,其次是剪外面的边线。在剪纸匠的手中,纸张、金银箔、树皮、树叶、布、皮、革等皆可成为原料。剪纸工具材料简便普及,技法易于掌握,这一艺术形式从古到今,几乎遍及我国的城镇乡村,广有受众。

        2007年农历除夕,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在甘肃省定西市青岚乡大坪村和农民一起欢度春节时,见农妇冉菊英剪窗花,也兴致勃勃地拿起剪刀剪出一张充满喜庆色彩的《回娘家》,并用浆糊小心地粘到了玻璃窗上。11月在武汉开幕的中国八艺节期间,举办了《国风归来——第二届国际剪纸艺术展》,经筹办方努力,总书记的这幅作品也在湖北省艺术馆进行了展示。

剪刀下的艺术人生

        剪纸是分地域的,不同的地域风格是不一样的,给人的感觉也不同。武汉地区剪纸出现很早,在南朝梁人宗懔的《荆楚岁时记》中即有记载,荆楚人于正月初七人日“剪彩为人,或镂金箔为人,以贴屏风,或戴之头鬓。”唐代李商隐《人日》诗也有“镂金做胜传荆俗,剪彩为人起晋风” 之说。 无论“ 镂金”、“剪彩”,都是 “剪纸”工艺,早就在民间流传,与荆风楚俗结下了不解之缘。

        武汉剪纸是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武汉剪纸从工艺制作特点来说应是湖北武汉刻纸或湖北武汉雕花剪纸。因为武汉的剪纸,是用一种斜口雕刀雕刻的,又名“雕花”。传统产品有鞋花、帽花、枕头花、门窗花、涎兜花等,内容多为“四季平安”、“六畜兴旺”、“福寿双全”、“喜上眉梢”等吉祥喜庆图案。

        武汉剪纸艺人承“镂金作胜”、“剪彩为人”之古荆民俗,以刀剪代笔,剪刻并施,作品刀随人意、形出于刀,运转自如,不露锋芒;形态生动,神情逼真。构图丰满,运用“散点透视”,在平面上表现立体人物,点、线、面有机结合。刚柔相间、黑白对比、虚实相生。静中有动,动中有静,因此人物形神兼备,重在以形传神,栩栩如生,线条流畅、圆润,阴刻、阳刻并用,缕空、留实俱佳。

        制作工艺也十分讲究,首先画草图就注重借鉴年画题材,吸收了国画线描的手法,汲取装饰画的简化、夸张、变形等造型特点,运用花鸟画的结构和书法的形式,达到版画黑白灰分明的效果。严格的腊板制作技术保证了雕刻时刀法流畅、线条优美。

        与其它地方的剪纸相比较,武汉剪纸在刀法上独具高超技艺,讲究的是“握刀要正,下刀要顺,开片要严,行刀要匀”。破工(俗称插刀)尤为精巧。艺人用雕刀在剪纸作品适当的部位,一刀一刀地插出放射形的图形来,或者以插刀走边,对人物的须发、服装,动物的禽羽、兽毛的纹式进行美化,具有浓厚的装饰风格和浓郁的乡土气息,深得民众喜爱。

        武汉剪纸(包括新洲剪纸)在继承传统工艺基础上又结合各个不同时代(时期)的习俗,欣赏习惯等均有不同的出新。武汉剪纸在上世纪50年代就曾赴日展出,以后又多次被选送到欧美展出,颇受推崇,行销20多个国家和地区。

        建国后,武汉剪纸艺人继承传统技法,取各个派流之所长,将北派的粗犷浑厚与南派的细腻纤巧融为一体,形成了独特的粗中有细、花中有花、层次清晰、丰满匀称的艺术风格。构思新颖,虚实相间,疏密有致,变化多端。 武汉著名剪纸老艺人蒋在谱所设计的“蝴蝶团花”,蝶翩翩与花争艳,抓住了蝴蝶触须前伸、正在寻觅花蕊的瞬间动态,情趣盎然,分外传神。

        蒋在谱是武汉剪纸承上启下的人物。他从艺50余年,功底深厚,技艺娴熟,作品多次出国参展,并远销海外,深受外国友人的喜爱。20世纪70年代,武汉先后出现了盛国胜、何红一、沈松柏、刘士标、骆清霞等一批剪纸高手,剪纸工艺曾遍及三镇。

        但是严格说来,盛国胜是画家和群众艺术工作者,刘士标是工会组织工作者,何红一是民间文学研究者,沈松柏是学校老师,还有马子遐、牛志忠、江先孝,都是业余剪纸艺术家,骆清霞当时还只是工人业余剪纸爱好者。

        至今仍然放不下剪纸艺术的专家级人物,是蒋在谱的入室弟子袁锦华。蒋在谱的子女会剪纸但都不剪纸了,还有几个弟子大都因各种原因不剪纸了。骆清霞因年龄小拜师之后未能多得师父指点,跟着师姐们练会了手艺,以聪慧和文学修养自辟蹊径而成为工艺美术大师。以其带有强烈个人风格的代表作《楚辞-九歌》,而被冠为“武汉第一剪”。

民俗中的瑰宝

        作为传统民间艺术的一种,剪纸在民俗活动中占有重要地位。南宋已出现了专业民间剪纸匠。民间剪纸往往通过谐音、象征、寓意等手法提炼、概括自然形态,构成美丽的图案。以窗花、墙花、顶棚花、烟格子、灯笼花、纸扎花,张贴于门窗、墙壁、灯彩、彩扎之上以为装饰;成喜花、供花、礼花、烛台花、斗香花点缀于礼品、嫁妆、祭品、供品间,作为摆衬;剪出鞋花、枕头花用于衣饰、鞋帽的刺绣底样;作为蓝印花布的印版等等。

        民间剪纸之所以能够得以长久广泛的流传,纳福迎祥的表现功能是其主要原因。地域的封闭和文化的局限,以及自然灾害等逆境的侵扰,激发了人们祈求丰衣足食、人丁兴旺、健康长寿、万事如意,这种朴素的愿望,便借托剪纸传达出来。民间剪纸《鹿鹤同春》是民间传统的主题纹样。据记载,鹤即“玄鸟”,玄鸟是“候鸟 ”总称。在民间文化中鹿称为“候兽”,鹤称为“候鸟”,鹿鹤同春是春天和生命的象征。民间鹿与禄同音,鹤又被视为长寿的大鸟,因此鹿与鹤在一起又有福禄长寿之意。在民间社会生产力相对低下的情况下,人力劳动成为生存的保证,摆脱病魔和死亡的痛苦是人们永恒的理想。民间剪纸以各种形式表达出对生命的渴望,袒护生命,颂扬生命,表现生的欢乐,对生命的崇拜成为人们虔诚的信仰。

        《鹰踏兔》、《扣碗》、《抓髻娃娃》、《鱼唆莲》等为主题的剪纸作品比比皆是、不胜枚举。祈求生命的观念为民间剪纸赋予了不竭的血液和旺盛的生命活力。

        剪纸的创作者对待富足与幸福,总是怀有着坚定乐观的信念,绵延不断的希望,剪纸正是他们创造美好生活理想的外在呈现。民间剪纸将这些吉祥寓意融入到各种民族活动中,来满足广大民众精神心理上的需要,以充实人们的生活。在民间剪纸中可以看到许多反映生产生活的画面,这些作品有着一个最大的相同点,就是对主体进行夸大,大大的鱼,大大的辣椒,大大的蚕,大大的谷粒等,通过剪纸,人们虚构了美好的形象,来慰藉自己的心灵,来张扬人征服自然的伟大创造力,以期建立自己的理想世界,并肯定人的力量,鼓舞人们继续奋斗的勇气。

        民间剪纸手工艺术,犹如一株常春藤,古老而长青,它特有的普及性、实用性、审美性成为了符合民众心理需要的象征意义。现今,有许多学艺术的人都将剪纸用各种方式表现出来,如舞蹈《剪花女》、《剪纸娃娃》等。相信在大家的努力下,剪纸这象征着中国的工艺制作会被发扬光大!

(作者:胡鹏)


上一篇:汉上书风的文化意蕴
下一篇:纪念谭鑫培诞辰170周年 谭门后人回江夏寻根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