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地方志首页 >>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武汉地方志 > 大武汉韵味 > 民俗风情 >

明清汉口的歌舞戏曲
时间:2011-09-02 来源:武汉地方志办公室 点击:

  与中原城市和江南城市相比,汉口城市发展的历史是短暂、年轻的,她因商业繁荣和水道交通便利而发展,使这座城市在自身文化积累方面与其他中原、江南名城相比,呈现出一种先天不足的弱点。

  随着时代的向前发展,到元、明、清时期,诗、词、散文等传统的文学形式在经过了漫长的全盛期后逐渐衰落,伴随商品经济的发展和城市生活的繁荣,戏曲以一种新的具有生命力的文学形式成为文坛上的主流。明清汉口镇的兴起和发展,促使戏曲歌舞在这里出现了相当程度的兴盛景象。不过,就其发展来说,可以分为两个发展阶段。

  在汉口镇兴起并发展以前,三镇主要是武昌的歌舞戏曲是作为皇族、官僚茶余饭后的消遣,戏曲歌舞的中心在天潢贵胄、达官显宦聚居的湖广会城。汉口镇兴起并发展以后,戏曲歌舞活动则伴随着汉口镇经济的繁荣而日趋活跃,成为汉口市民精神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武昌的歌舞戏曲活动可以追溯到元朝。元朝武昌是湖广行省首府,那时的湖广行省辖地甚广,自长江以南至海滨。武昌是元朝控驭南方的政治、军事中心,特派蒙古藩王挂金印镇守,当年忽必烈之裔宽彻普化坐镇武昌,史载他“多萃名倡巨贾,以网大利”。宽彻普化参与官廷政变,多次往来于大都(北京)武昌间,有时他在大都还作长时问逗留,因而广乐园中的“名倡”,极有可能是宽彻普化自元杂剧演出中心大都物色来的色艺俱佳的杂剧表演艺术家。在元代,广乐园是武昌歌舞戏曲活动的中心舞台,只是经历元末战乱的摧残,广乐园毁于战火,成书于明、清的有关地方志书已难觅广乐园故址,故而当年的演出盛况无法想象,所演剧目也无从查考。

  明初分封宗藩,按规定亲王有仪卫司及乐户,俸饷均由官府供给。仪卫司是亲王出世及进行各类活动的仪仗队,所属乐户则是亲王的音乐歌舞戏曲班子。统由王府长史司经管。亲王乐舞人员的数量庞大,据《江陵县志》记载,明末张献忠攻占荆州,曾召惠王朱常润府中乐户数十人陪酒助兴。惠王是明神宗第六子,他是在神宗爱子福王常洵耗空了内廷蓄积的情况下“减杀成礼”选婚并之蕃的都拥有这许多乐户。而武昌的楚王号称明代的“四大藩封”之一,其乐舞班子的规模自然比惠王的要多,今武昌城内的水陆街,昔称“御菜园”,是当年楚王蓄养歌姬的地方。王府附近的歌笛湖,因楚王种芦获取膜为笛簧而得名。清人汤思孝作《过楚故宫》长短句:“觅觅故藩遗迹,何处歌台舞衣……只今惟见……断风斜日,御菜园旧事,宣和有谁重说?”这些都令人意识到时代楚王府是武昌歌舞戏曲活动的中心。

  楚王官内“楚歌燕舞镇日闻”,饮食起居都和音乐歌舞相联系。末代楚王朱华奎嫁女,婚仪所用乐队甚为庞大,迎郡马入府“彩爆阗衢,鼓乐前行”,楚王赐郡马饭,又奏悠悠细乐,郡马入郡主宫,敲金钟左廊下奏乐,再敲右廊下奏乐,然后才是升殿成礼。楚王宫里有色艺的伶人,尤其是其中的女性,常常是封建统治们蹂躏践踏的对象,楚王朱显榕和他的世子朱英耀就是为争歌伎宋么儿而父子反目演出了子弑父的丑剧。楚王宫里还有善耍杂技的乐户,南京女子蓝七娘就是擅长荡秋千和“蹴球”的色艺俱佳的杂技艺人。

  下亲王一等的郡王,按规定没有仪卫,也不能配备乐户,但可以自蓄歌伎,如永安郡王朱蕴锺就曾在自己郡王府花园内筑御风亭,蓄歌姬教习歌舞。他的孙子朱容祈继承了他的衣钵。

  至于永安王朱容祈在崇桢二年(1629年)的一次戏曲上演活动被当时路过这里的九江兵备道张正声见到,张将所见写成《永安王官人梨园行》长诗并序,载福建《惠安县志》卷三十三。根据张正声的记载,永安王有“高堂数丈”的演出场地,有30余坤伶组成的梨园班子,演出时永安王可以“洞开洪门,恣人游赏”,观者有江夏、汉阳的男、妇有远方过此“游子”,演出的剧种是“奏声”,上演扮出的大体有“洛神”、“嫦娥奔月”、“昭君出塞”等等。

  由于汉口镇的兴起和清朝前期发展成长江中游的水上运输枢纽,武汉的歌舞戏曲活动重心逐渐偏离武昌,并随着汉口镇商品经济的发展而日趋活跃,也就是说,它走出了封建宗藩贵族的编织的樊笼,植根于广大市民之中,成为满足市民阶层日益增长的文化生活需要的主要的艺术形式。

  清朝前朝的汉口镇,“时有少妇青衣布素,手挈竹篮入市,若缝纫者,实善歌小调”,名“唱婆子”。她们常在茶楼、酒馆清唱一曲,供商民消悉解闷。汉口酒楼众多,多有“优俳”劝酒助兴。后湖一带的茶楼更是歌伎活动集中的地方,后湖“上路以白楼为最著……相传自湖心亭始,近若涌金泉、第五泉、翠芗、惠芳、习习亭、丽春轩之名为著……其余尚有数十处……弦歌喧耳”,“日喧于秦筑楚弦之中”。

  商业会馆、公所是商业巨子聚会的地方,每聚会少不了“文酒笙歌”。汉口的“天都”、“宝林”两庵,就是盐商公所,这里“筵宴极多,象版金尊,歌闻户外”,所唱有“紫檀版叫昆腔曲”。

  当时两淮盐商均喜效法仕宦生活方式,崇尚“文酒风流”,多治名园巨宅,蓄养歌童舞女。汉口是长江中游淮盐分销总口岸,盐商领袖多下江人,自然就将扬州的做法带到汉口,豫成园、谁园、恰园、红薇山馆即是商人们所治的名园巨宅。乾隆五十年(1785年)盐商巴莲舫在红薇山绾举行大宴,席间有“京档吴伶”清唱陪酒,所奏有“十番法部”,所谓法部乃道观乐,用铙、钹、钟、罄、洞箫,琵琶演奏,音清而雅,令人有超凡脱俗之感。其后这些园林逐渐发展为市民的游乐场所。

  在许多的会馆、公所中,大多筑有戏台,如山西陕西会馆,“正门内有戏台,为春秋两祭演古酬神而设”。药帮会馆名三皇殿,其中也有戏台。

  乾隆、嘉庆年间,汉口开始出现了面向市民营业的专业戏曲班子。名伶李翠官、台官号称汉上“两美”,两人在江城艺苑中享有盛名,所演剧目有“杨妃醉酒”、“潘尼追舟”、“玉堂春”之类,演出的剧场可容数千人,他们的演技十分精湛,演出时,只要他们一亮相,“观者成啧啧称赏……场下数千人,无或哗者,出则目迎之,入则目送之”。所饰角色,“描摹毕肖”,“尤臻绝妙”,简直令汉上观众为之倾倒。除李翠官、台官外,汉上名伶还有双红、韵卿,目为梨园文武状元。

  清代前期正是在汉口镇市民迫切需要丰富精神和文化生活的时候,汉口镇歌舞戏曲活动空前繁荣,随着“乐籍”的取消,从事“贱业”的“乐户”社会地位有所提高,戏班与“青楼”分离,产生了专门从事戏曲艺术的专业人员。这时,“秦声”、“京档吴伶”、“法部”和“唱婆子”的村野小调、山歌都在汉口镇引吭高唱,就是在这个背景下,逐渐集众家曲艺之长而孕生了属于汉口镇本身的戏曲——汉调(汉戏),也正是在这个背景下,发展十分兴盛的汉调进了京(北京),汇合了徽剧、秦腔和京都的地方曲艺形成了京剧。年轻的汉口镇就是孕生京剧和红极京都的京剧宗师余三胜——余叔岩,谭叫天——谭鑫培的摇篮。


上一篇:东湖樱花节
下一篇:汉口的跑马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