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地方志首页 >>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武汉地方志 > 大武汉韵味 > 民俗风情 >

汉口的跑马场
时间:2011-09-02 来源:武汉地方志办公室 点击:

  汉口历史上共有3家跑马场,一曰西商跑马场,全称为汉口西商赛马体育会,地点在现在的解放公园及其周围地带;一曰华商跑马场,即华商体育运动会,在现在的同济医科大学及航空路、万松园路等大片地区;一曰万国跑马场,即万国体育运动会,由中西商合办,在现在的马场角与唐家墩一带。我国最大的城市上海,只有“上海”、“江湾”两家跑马场,而在汉口有3家跑马场。在旧中国,汉口这个消费城市,在这一点上却居全国之冠了。

  汉口之有跑马场,是在1861年汉口开辟租界之后,是帝国主义侵略的产物,属“舶来品”。外国侵略者以租界为依托,大肆掠夺中国人民的财富,在租界上建起高楼大厦,兴办花园、舞厅、波罗馆(即俱乐部),吃喝玩乐,仍然感到精神空虚,于是又搞起了跑马、打球。首先是英国人,在英租界的外滩荒地,即现在的兰陵路与黄陂路之间一带,不经中国官厅许可,擅自开辟马道子(即跑马场)和球场。到了1896年(清光绪二十二年),这块马道子和球场划进了俄租界范围,他们又在现在的复兴路、昌年里一带新辟马道子和球场。这是帝国主义在汉口建立的最早的跑马场和球场。1902年,这里被划进法租界。英国人又经过策谋,以贱价从洋行买办、“地皮大王”刘歆生手里购得汉口西北部的水荒地800亩,于1905年正式开辟为西商跑马场。

  西商跑马场分内场和外场。内场设有酒吧间、舞厅;外场有两个中心,一为马道,一为高尔夫球场。马道有两圈,外圈周长1英里,宽30公尺。这是赛马时的跑马道,沿途竖有里程标杆。赛马终点有公证亭,亭旁建小型看台,专供外国人使用。而偏僻的大看台,才是中国人看赛马的地方。内圈在马道内,是马球和橄榄球场。

  跑马场最大的活动是赛马,实际是公开的受到政府保护的大赌博。每年春秋两季进行,每季进行7天。春季每天赛10多场;秋季则为六七场,每季还集中进行一次决赛,即“香槟赛”。当每季赛马前,跑马场就印发马票、彩票,从中提成抽头,谋取大量佣金,西商跑马场每年通过赛马一项所得佣金常在二三十万元以上,如加其他各种营业,收入不下百万元。

  民国初年。军阀混战。中国的富商、地主纷纷溢入租界,托庇洋人,以效法西方生活方式为荣,随着赛马赌风大盛。1926年国民革命军北伐抵达武汉,英帝国主义受到冲击,英租界被收回,西商跑马场一度冷落。1928年重新恢复,直至珍珠港事变被日本人接管。后来成为日军军事物资储藏场和高射炮阵地。抗战胜利复员后,英国人卷土重来,但赛马一直没有恢复。

   西商跑马场的会员全系侨居中国的英、法、德、俄、美、日等外国的有钱人,拒绝中国人参加,在马场的许多地段竖有“禁止中国人入内”的牌子。中国人不能到酒吧间和舞厅,看赛马只能坐偏台。就是中国的高级官员,同样遭到冷淡和藐视。国民党军政部长何应钦进场打高尔夫球,洋人漠然视之,并不派人接待。汉口市长吴国桢到场,也不迎接。连直接向跑马场提供大量廉价土地的中国商人刘歆生,不但没捞到一个赛马会会员的资格,想开车进入马场,也被印度巡捕拒之门外。

  洋人的骄横、傲慢,激起一些中国商人的自尊心;同时西商跑马场的厚利,也引起一些富商巨贾的眼红,就是那位在西商跑马场受过气的刘歆生,提供大片土地作股本,邀约地方有影响的商界人士,如汉口总商会会长周星棠、实业银行行长粱俊华,熙太茶栈经理韦子峰、大买办刘子俊等,合资在汉口北郊,于1925年兴建了一个“华商体育运动会”,通称华商跑马场。

   华商跑马场内建有一个圆形跑马道,周围1公里半。在赛马终点设有3座看台。在跑马场四周,有茶座、冷饮室、中西餐馆,还有各种摊贩。赛马的时间和彩票发售,彩金分配等规定,大致如“西商”相同,但赛期稍长,除经营赛马外,并为“赈灾”、“助学”举行义赛。其最大的不同,则是场内没有“禁止中国人入内”的牌子,不赛马时,不收门票,中国同胞可以随时进场参观游憩。从此,一些看不惯洋骄气的中国同胞,多汇集到这里来了。

  华商跑马场开场后,生意鼎盛,获利甚巨。在一段时间内不逊于西商跑马场。大革命期间也曾一度冷落。抗战前营业进入高潮。抗战胜利后,由青红帮联合一些骑师,举行过多次赛马,但景况大不如前。

   1926年,由王植夫、吴春生、孙惠卿等人发起,联系中西商界,又在汉口北郊张公堤内,办起了一个“万国体育运动会”,通称万国跑马场。但因远离市中心,交通不便,营业远不如“西商”和“华商”,却也扫除了“西商”那股洋骄气,实行华洋平等相待。

  汉口跑马大赌赛,始于1905年西商跑马场开场时起,长达40余年之久。1949年武汉解放,西商跑马场从英国人手中交回给中国人民,华商、万国两个跑马场自行关闭。现在,解放公园、曙光幼儿园和一排排高层住宅楼,在原西商跑马场旧址上建立起来。同济医科大学及其附属医院、酒楼、饭店高楼大厦,铺陈于关闭了的华商跑马场场地之上。而万国跑马场的原地,一座座工厂拔地而起,正在为武汉的经济发展做贡献。化腐朽为神奇,没有共产党、没有社会主义制度是绝对办不到的。


上一篇:明清汉口的歌舞戏曲
下一篇:汉口的黄陂人与黄陂文化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