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地方志首页 >>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武汉地方志 > 大武汉韵味 > 民俗风情 >

汉口的黄陂人与黄陂文化
时间:2011-11-02 来源:武汉地方志办公室 点击:

  黄陂是武汉市的一个远城区,南与汉口接壤。由于地理位置的接近,武汉三镇有许多黄陂人,汉口尤多,他们把黄陂农村文化带到大都市里,对武汉的社会生活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黄陂有悠久的历史和文化。长江流域迄今为止发现的第一座商代古城遗址就位于该县滠口附近叶店村境内的盘龙湖畔,从发掘情况和出土文物来看,盘龙古城是当时汉江下游的手工业中心,已有商业交往活动。在中国文化史上产生过重要影响的“程朱理学”的创始人之一、北宋大理学家程颢、程颐兄弟就诞生在这里黄陂,关于二程青少年时代生活和学习的遗迹与传说,给黄陂士子以深刻的薰陶。黄陂县中举和进士及第人数在湖北省名列前茅,且产生了文武三榜眼。近代史上因靠近汉口,得风气之先,办学堂、演文明戏(话剧)等活动都走在各县前列。

  然而在旧时代,黄陂的经济还是很落后的,元代诗人郝经《陵川集》有《宿黄陂县南》诗一首,描写了他眼中的荒凉景象:

  “茅屋欹斜竹径荒,稻畦残水入塘。

  营屯未定夕阳下,雁点秋烟不著行。”

  在这种情况下,黄陂外出谋生的人数逐年上升,而且足迹遍布全国各地,有“手艺游子遍天下”之说。

  黄陂既与明清商业名镇汉口接壤,因此,外出谋生的人首先来到了汉口,他们有的沿滠水来到今江岸区一带,多是手艺人和做苦力者,也有在后湖筑墩从事渔业或农业生产的。有的则沿黄孝河来到四官殿以下沿江一带,多是船帮和经商者,他们在前花楼一带集中居住,形成了带地域色彩的街道,即黄陂街。据王葆心《续汉口丛谈》考证,黄陂街在明嘉靖以前便已出现,居肆商民多为黄陂、孝感人。而当时黄陂、孝感二县还不隶属于汉阳府,而分别隶于黄州府和德安府。两县士民认为本县离府治太远(300里),而距汉阳仅数十里,且汉口早已有了黄陂街,可见黄、孝与汉阳关系密切,他们在清代提出了两县宜隶归汉阳的请求。清雍正七年(1729年)遂划二县隶归汉阳府,此后,黄陂与武汉的关系更为密切。汉口开埠以后,黄陂人进城者更多,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前后,又在沿江大道经洞庭街、胜利街到中山大道之间出现了一条黄陂路,后来,因两任民国大总统黎元洪系黄陂人,此路改称黎黄陂路。

  除了黄陂街、黄陂路为黄陂人比较集中之处外,汉口各地差不多都有黄陂人杂居,以致竟有“无陂不成街”的俗语。黄陂人一多,满街都可以听到黄陂话。那浓重的方音充满了乡土气息,黄孝人听了感到亲切,汉口人听了觉得有趣。楚剧由于与黄陂花鼓戏有渊源关系固然使用黄陂话,而湖北大鼓竟也用了黄陂腔,相声、评书里有时也要插点黄陂话以加强气氛,即使是人们开玩笑,也爱学一两句黄陂话。黄陂话给武汉人的生活增添了喜剧色彩和幽默情调。

  黄陂的能工巧匠在从前武汉人的生活中是不可或缺的。泥水匠、木匠、铁匠、铜匠以至磨剪铲刀的、修伞补鞋的、打豆腐卖水饺的,有许多都是黄陂人。他们中的佼佼者做手艺做出了名牌产品,如,响彻神州、响遍全球的高洪泰铜锣的创始人高青庵,是黄陂甘棠乡人;刀青钢白铁分明的曹正兴菜刀的创始人曹月海,是黄陂祁家湾人;谈炎记水饺则是由黄孝人的水饺担子发展而来的,谈炎记早期的老板谈志祥也是黄陂人;曾在花楼街、江汉路一带摆摊刻字的黄陂人朱绍安、王道钦、廖华亮等都是技艺精湛的雕刻艺人。黄陂的泡桐店素称“泥塑之乡”,其泥塑工艺品颇具特色,尤其以塑佛像见长,相传系黄陂王煜父子所塑的归元寺五百罗汉,个性鲜明,形象生动,且历久不朽,令香客、游人叹为观止。

  武汉地方戏剧起源于农村。说来不信,今日京、汉、楚三大剧种竟然都与黄陂等武汉周边农村有关。以前为武汉市民所喜闻乐见的楚剧,就是黄陂文化的一大贡献。黄陂风俗,农历正月十五玩灯的时候要唱戏助兴,称为“灯戏”。一百多年前的早期灯戏主要是竹马、高跷及歌舞小调,其唱腔为鄂东一带的“哦呵腔”,用打击乐器锣、鼓、钹伴奏,没有丝竹乐器,一人唱,其句尾由后场人帮腔,唱、白均用黄陂方言。这种灯戏,深受当地群众欢迎,有条件的村庄建立了自己的家园班,逐渐赶业余向半职业班、职业班演化,从草台走向正规戏台,从民间歌舞、小调发展到情节剧,形成了一个颇具特色的地方剧种——黄陂花鼓戏。道光年间,随着黄陂人来到城里,黄陂花鼓戏已进入汉口,叶调元《汉口竹枝词》有所记载:

  “俗人偏自爱风情,浪语油腔最喜听。

  土荡约看花鼓戏,开场总在两三更。”

  土荡又写作土垱,在今民生路、统一街口一带,那里是黄陂人较多的地方,演出仍是草台形式,且比较粗俗,其“浪语油腔”被官府视为“淫戏”,而遭到禁演,所以当时并未形成气候。约在1902年(清光绪二十八年)唱花鼓戏的同庆班正式进入汉口德租界的清正茶园演出,受到市民欢迎。到民国初年,为汉口戏剧界所认可。1926年8月,黄孝花鼓戏艺人以“湖北进化社”的名义加入湖北剧学总会,经总会研究,将花鼓戏正式定名为“楚剧”。其后,楚剧便得到长足的发展,与汉剧并称为湖北两大剧种,看楚戏成为武汉市民当时的主要娱乐,楚剧界中黄陂籍老艺人李百川、江秋屏等拥有一大批忠实的观众。

  除了楚剧直接由黄陂花鼓戏演变而来以外,更早形成的汉剧、京剧与黄陂文化也有渊源关系。汉剧的前身叫汉调,它的主要声腔为“皮黄”,即二黄与西皮相结合的一种唱腔,“二黄”,相传导源于黄陂、黄冈二县(一说“二黄”即宜黄腔),“西皮”系由襄阳沿汉水传入武汉的秦腔与本地黄陂腔相结合而形成的。皮黄与北方昆曲有雅俗之分,它高而不折,扬而不漫,由湖北艺人带入北京以后,深得京中人士欢迎。进京的徽班吸收汉调及昆曲的一些唱腔与艺术风格,逐渐形成了京剧,皮黄也成了京剧的主要唱腔。

  黄陂民俗对武汉人的影响不止于汉剧和楚剧这些,其他如黄陂食俗中的“三合”或“三鲜”(肉丸子、鱼丸子和肉糕)已成为武汉人宴饮待客的常用菜肴,黄陂婚俗中的“三元汤”(鱼丸、肉丸、汤元,科举时代取连中三元之意)也被武汉人所模仿。到黄陂木兰山去朝山进香更是往日武汉人一大重要活动。

  总之,黄陂人在汉口的开发中发挥过重要作用,黄陂文化丰富了武汉人的生活,影响着武汉的风俗习惯与民众心理,黄陂文化与汉口文化的融合,是城乡文化互相影响的典型一例。


上一篇:汉口的跑马场
下一篇:数罗汉与大士阁求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