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地方志首页 >>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武汉地方志 > 大武汉韵味 > 民俗风情 >

旧武汉的渡船
时间:2012-03-23 来源:武汉地方志办公室 点击:

  中国传统的交通工具,水上是木船,有划子、舢板之类;陆上是车,有马车、牛车、鸡公车(即独轮车),还有肩舆(即轿子)。武汉古代交通工具也不出这个范围。木船是传统交通工具中使用较多的一种,在江城武汉,清康熙年间(1662-1722)有民谚说:“行遍天下路,惟有武昌好过渡”。所谓好过渡者,似指渡口多、渡船捷、渡资廉。

  渡口多,是因为长江和汉水把武昌、汉阳、汉口分隔开来,三镇间的交通在古代只能靠渡船。渡船多了,各占码头,渡口自然就多。而且,随着经济的发展,商业的繁荣,城市人口的增长,渡口也在不断增多。据范锴《汉口丛谈》所引《汉阳县志》资料,汉口在明清之际有六个渡口:宗三庙、五显庙、老官庙、沈家庙、接驾嘴、四官殿。在郊外则有郭师口、平塘渡、蔡店渡,这些都是那时汉口渡河过府城汉阳之路。到了道光年间,按范锴的说法:“今则处处有渡,‘招招舟子,卬须我友’矣。”民国年间渡口相对固定,龙王庙、打扣巷、大水巷、鲍家巷、集稼嘴、泉隆巷、武圣庙、大王庙、硚口等处都是过汉阳的划子码头。武昌过江的渡口也不少,而以平湖门和汉阳门最为重要,一般往汉阳者在平湖门唤渡,往汉口者在汉阳门唤渡,这是明万历年间以来的习惯。汉阳过河的渡口与汉口略同,过江的渡口则在晴川阁、东门、鹦鹉洲等处。

  武汉过渡的船以木划子为多,明清时代称为“双飞燕”。《清稗类钞》引康熙年间刘继庄《广阳杂记》记载:“汉阳渡船最小,俗名双飞燕。一人荡两桨,左右相交,力均势等,捷而稳。”陈诗《湖北旧闻录》著录朝纯玉《汉阳渡口》诗一首,中有句云:

  “汉阳窥鄂渚,夹岸走长虹。

  小艇双飞燕,中流五雨风。”

  正是由于双飞燕这种“捷而稳”的优点,小木划子成了旧武汉的主要渡河工具。每只划子可坐6人,渡江的划子只准坐5人。载人少,在渡口等齐人的时间则相应短,开渡快。但这种小木划子亦有缺点,风浪大时则不安全,只得停渡。这时,官府和慈善机构(善堂之类)所设置的义渡就可发挥作用了。义渡是一种大木船,配置船工较多,可在较大的风浪中行驶。义渡的设置缓解了行人因木划停渡而阻滞两岸的困难,实是一大善举。长江上因江面宽,江流急,风浪大,少以木划渡江。1574年(明万历二年),左布政使陈瑞在长江置“巨舰”8只,由江夏县(今武昌)岁补水手12名,招募船家领班,在江上摆渡。这是从前官渡之始。清光绪年间,仍有这种官渡,可坐50人。这种大船备有帆,遇风可借风行船。如遇逆风而张帆,谓之“走戗”,有“一戗输一戗赢”之说。清末,长江上过渡开始有了轮船,武昌学子到汉口妓院吃花酒,就是乘坐轮渡过江的:“闲来无事正怀春,扬子江头买渡轮。汽笛一声飞似箭,遥遥汉口已相亲。”(漱盂:《遣兴》)渡轮比起双飞燕来,就更具“捷而稳”的优点了。但是汉江上各码头直至1957年江汉桥建成之前,一直用小木划子过渡,大约在20世纪60年代集稼嘴至南岸嘴才有了轮渡。

   关于渡资,有一种看法认为,在民初以前,武汉三镇居民过渡都是乘坐不收取力资的几只“义渡划子”。这实是一种误解。武汉的这种“义渡”,如前所述,不是平时摆渡的小划子。《夏口县志》上是这样说的:“当水流汹涌之时,于关圣祠、五显庙、接驾嘴、打扣巷四处各设义渡二只,以渡行人。”平时摆渡的木划子是收费的,前引刘氏《广阳杂记》中还记云:“汉阳渡船……且取值甚廉,一人不过制钱二文,值银不及一厘。即独买一舟,亦仅数文。”这是康熙年间渡资。到嘉道年间,叶调元所记是5文过江,2文渡河:

     “五文便许大江过,两个青钱即渡河。

     去桨来帆纷似蚁,此间第一渡船多。”(《汉口竹枝词》)

  光绪年间,官渡过江是2文,民船(小划子)可能略贵。王葆心是这样说的:“光绪辛卯,予初入鄂,其时渡江附官渡者,每人给钱二文,满五十人足陌(百)而开渡。划船亦略同。”(《再续汉口丛谈》)200年来,不论官渡、私渡,不论大船、小划,渡资总是维持在2文到5文的水平,真是够便宜了。难怪,人们要说:“行遍天下路,惟有武昌好过渡。”


上一篇:武汉丧葬礼俗
下一篇:江城龙年说龙事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