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地方志首页 >>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武汉地方志 > 大武汉韵味 > 民俗风情 >

手艺人的散场
时间:2013-08-01 来源:武汉地方志办公室 点击:

“多少次散场/你忘记了忧伤/ 你知道现在已经散场/ 在黑漆漆的晚上/ 现在已经散场/ 在陌生的地方。”不知道为什么,做这期策划时,耳边始终萦绕的是刘文正原唱的《散场》,歌声清凉,让人忧伤。

手艺人的散场或说老行当的谢幕,不自今日始,从工业革命入侵都市后,工业流水线就疯狂呑噬手工劳动,而以当今全球化和现代化为盛,各种老行当老作坊相继被人遗忘或遗弃,而熟悉的手艺人如九佬十八匠,炸米泡、弹棉花、捏面人、擦皮鞋、转糖、织女等,从我们的日常生活和城市中,退出、淡出或即将消失。

岁月流转,社会行当,何止千万? 新行当涌现倍增, 旧行当淡出退隐,世上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行行都为社会发展和文明进步,做出或多或少的贡献。在我们这座钢筋水泥的城市,一些老行当,还会伴随着人们踉跄朝前走,更多的是,一些老行当生存空间其实很有限,已经消失和正在消失。随着时代高铁的飞奔疾驰,老行当必然会抛在速度与激情的脑后,必然会消失得无影无踪,背影逐渐模糊以至于无,只是迟早的事情。回头看它的背影,可谓五味杂陈,甚至想哭,幸福地哭,难舍地哭。

所有行当, 都是一种文化符号,承载着城市变迁和人文滋味,存续期间,人们熟视无睹,然而一旦从生活和视野中隐匿,人们就追怀忆往,一些儿时记忆就情不自禁地咀嚼反刍,一言难尽的感伤弥漫脑海。老行当及手艺人、匠人,作为城市历史的活古董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应倍加珍惜并辟专门博物馆,加以妥善保护和传承。

城市的黄昏,高楼大厦的挤压下,僻街小巷里,磨剪子铲刀、锁匠、裁缝、剃头等手艺人偏居逼仄的一隅,讨生计的背影已然模糊,渐行渐远,让人陡生一些怅惘……

最为吊诡的是,炸米泡的中国“神器”, 最近在美国意外火了一把, 登上了著名探索节目《流言终结者》,“崩爆米花”震惊全美国,被用来实验探究制作爆米花的最快方法。

偶尔经过街道拐角处,撞见一对夫妻在炸米泡,生意最为落寞的时候,他们自己先开张,引爆了“大炮手摇爆米花机”,那一声“炮弹”巨响,把天地都叫得苍凉了……


上一篇:弹棉花——穿行在飞絮里的匠人
下一篇:旧时武汉的春节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