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地方志首页 >>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武汉地方志 > 大武汉志说 > 名城今古 >

生成里和方正里
时间:2013-09-25 来源:武汉地方志办公室 点击:

  生成里、方正里的位置和里份布局

  民国时期,汉口商业和文化最繁华、人口最稠密的地方,要数毗邻英租界的花楼街了。在东接歆生路(今江汉路)、北望水塔、西界民生路、南抵江边江汉关的片区里,有60多条里份,占当时全武汉 200余条里份的四分之一还多;有里份房屋 800余栋,占当时全武汉里份房屋 3294栋的四分之一;有居民 9000余户,约 2.5万余人。而在这 60多条里份中,规模最大、名声最响的,莫过于交通路两边的生成里,以及靠近民生路的方正里了,其他还有皮业巷、笃安里、厚生巷、花楼里、交通巷(居巷)、小董家巷、熊家巷、苗家码头等。

  生成里实际上分成两片,位于交通路西南侧的为生成南里,规模大些;东北侧的为生成北里,规模小些。

  生成南里东临皮业巷、笃安巷,西北出后城马路(民国时称中山马路、中山大道),西南靠永成里,东北就是交通路。里份中有 6条平直的巷道,总长 793米,各宽 3~5米。里份总面积 9500平方米。有砖木结构的石库门二层房屋 160多栋。巷道两边的石库门正门相对。进入石库门有一个小天井,正对大门的是堂屋。堂屋两边,各有一间前后套房。堂屋背后是通上二楼的楼梯,楼梯后面是厨房。生成里建成之时是汉口较好的里份,因为紧靠租界,房价较高,在花楼街居住的人多以各地会馆、钱庄、商贩的富商名绅为主,生活水平较高,文化味十足,“住生成里,坐黄包车”,在当时是一种可以炫耀的身份。

  生成北里东北临歆生路,西北出后城马路,西南就是交通路。里份中也是 6条平直的巷道,但总长只有 290米,各宽 3~5米。里份总面积 3700平方米。里份中有砖木结构的石库门二层房屋 30多栋。其里份布局与石库门房屋建筑风格,与生成南里一样。

  方正里西南出民生路,东南出花楼街,东北临永成里,西北通厚生里。里份中有 8条巷道,总长 508米,各宽 3~5米。里份总面积 4600平方米。里份中有砖木结构的石库门二层房屋 50余栋。

  生成里、方正里的建成时间及其开发商

  生成里建成于民国初年的 1918年。在此前一两年,湖北督军王占元主持开辟了后城马路临近英租界歆生路的一条道路——交通路,实际上是为花楼街打开一条不经过歆生路就可以通到中山路的通道。这条路全长 200余米。而有 “汉口地皮大王 ”之称的刘歆生,不失时机地在交通路的两边开发了成片的住宅区——生成里。据说生成里的含义是 “刘歆生建成的里份”。

  刘歆生的发达是汉口的传奇。他姓刘名祥,字人祥。清咸丰七年(1857年),也就是《天津条约》准许在汉口设立租界的前一年,刘祥出生于汉阳县柏泉镇。他幼年替人放鸭,后随父定居于汉阳龟山脚下,以牧牛挤牛奶谋生。后来入了天主教,还上了教会学校。成年后进汉口太古洋行当练习生、写字兼跑街,不久调往沙宜任要职,收入渐丰。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法商在汉组织立兴洋行,刘经教会介绍任买办。随后自设了立兴行万顺号,盈利倍增。自 1900年起,先后投资兴办刘万顺牛皮行、刘万顺转运行(后改为大成东方转运公司)、湖北商办铁路公司、歆记机器铁工厂、歆生填土公司、歆生榨油厂和豆饼厂、毛皮制造所、炭山塆煤矿和江西铜矿等企业。 1902年,法国东方汇理银行在汉口开设分行,刘又兼该分行买办并自设阜昌钱庄。 1902年,湖广总督张之洞因资金匮乏,责成地方委请商家集资承租官办电话局, 1904年组成电话公司,刘任董事,这是全国官督商办之始。

  刘歆生办实业并不是很成功,他最大的成功是对地皮的投资。时人评说当时中国有三位地皮大王:一是上海的哈同,二是天津的高星桥,三是汉口的刘歆生。汉口开埠初期的 30多年里(1861~1895年),汉口市区内,临近汉江边和长江边的较高地段,华界以汉正街、长堤街到黄陂街为范围,英租界不过四五百亩面积。汉口北部大片土地地势低洼,冬季涸出,夏季水淹,号为 “后湖”。随着 1895~1898年德、俄、法、日租界相继设立,刘歆生预见到华界、租界必将相连,汉口市区必将扩大,地价必将猛涨,他决定进行他人生的最大风险投资 ——收购后湖不太值钱的湖淌之地。他把自己的全部资金和义兄刘长荫资助的银两全都用于购买土地,还向银行钱庄高息借款,斥巨资大量吃进土地。那时湖淌地确实低廉,以至于刘歆生可以 “划船计价”,即在所购土地的四角立上旗杆,在旗杆之间划船,以划桨的次数来计价。这恐怕也是地产买卖史上空前绝后的奇闻了。几年之内,刘歆生收购了后湖数万亩的巨量土地,几乎囊括了市区可能发展的全部地方,成为汉口第一位的地产巨头,成为名副其实的 “汉口地皮大王”。

  1901年,刘歆生开办填土公司。先是承接租界内的填土工程,后来专门开发他所购进的大量土地。他雇佣大量劳力,经年累月平整土地,以供开发。1905年,湖广总督张之洞为了解除汉口北部的水患威胁,保证汉口工商业的发展,主持修筑了总长近 50华里的后湖长堤,后人称为 “张公堤”。张公堤筑成后,堤内的湖淌地顿成良田。这时,汉口地方官将堤内土地分段清查登记,编制成鱼鳞图册,按册印发 “板契”营业。张公堤的建成和土地的清查注册,不仅使刘歆生的大片地皮增值,产权也有了保障。

  1907年,湖广总督张之洞为了扩大市区,便利交通,决定拆除汉口城墙,在城基上修筑了一条马路,名为后城马路。刘歆生为此捐献白银 50万两,占全部造价的近 60%,因为这直接使他的地皮进一步升值。而在此之前,他无偿出让地基给英租界,与租界合筑 “歆生路”(今江汉路),自然使歆生路两边他的土地身价倍增。歆生路经过开发,成为门店聚集的商业中心,也造就了一条百年商业街。

  1912年,孙中山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之后,曾令实业部通告汉口商民建筑市场,重振商务,尽快恢复因战乱而受到破坏的工商业,同时要安定民生,“务使首义之区,变为模范之市。”为了实现孙中山先生的设想,民国初年,华商总会以刘歆生为首的实业界人士和首义新贵将军团的李华堂、蔡希圣以及军阀寇英杰、刘佐龙等共同开始,以西方先进的管理方式营建 “模范区”,以“与租界媲美”。 “模范区 ”的范围,北到穿越汉口中部的京汉铁路、南到英租界之间,西从歆生路、东到大智路之间,由众多民族资本家分别投资开发。其地皮几乎都是刘歆生的。此外,刘歆生在更早些时候开发建成了英租界内的汉安村、文华里等里份;在歆生路建街面楼房 15栋;陆续修筑了歆生一、二、三路(今江汉一、二、三路)和民意路、华商街(今江汉二路东段)等;以其子刘伟雄、刘国英和刘西满命名建成伟英里、伟雄路(今南京路北段)、西满路(今解放大道协和医院一段)等;提供地皮筑成铭新街、吉庆街、泰宁街、保成路、汇通路、云樵路(今黄石路)、瑞祥路、交易街等。难怪刘歆生曾对武昌首义时的鄂军大都督、后来的民国总统黎元洪笑称:“都督创建了民国,我创建了汉口。”

  方正里的建成比生成里早 3年,为 1915年。其开发商是著名的 “汉口三刘”(刘子敬、刘歆生、刘鹄臣)第一人,同时拥有中国茶叶大王、汉口第一买办、汉口首富头衔的刘子敬及其胞兄。刘子敬本名刘义方,其弟名刘义正,方正里即取两人名字而成。关于刘子敬的详细情况,将在有关辅义里的文中介绍。

    ?生成里、方正里的前世今生

  生成里、方正里的南向出口,就是花楼街中民生路至歆生路一段,又称后花楼,是老汉口华界靠近租界最繁华的百年老街。

  花楼街的得名,一般认为是因为这条街上多半是砖木结构的楼房,屋檐和梁柱上涂绘彩色花饰,并将门窗雕镂成古香古色的图案,被称作花楼,这条街也就称为花楼街。全长 360米,宽约 6米。路面是整齐的青石板,十分古雅。虽然街上也有一些暗娼出没,但并没有形成烟花青楼或花街柳巷。其最大的特点是寸土寸金,商铺鳞次栉比,分布有金银首饰、钱庄当铺、京广杂货、五金绸布、酒楼戏院,终日熙熙攘攘。武汉最早的电影院后花楼影剧团、协和医院前身——汉口 “仁济医院”、大清邮政汉口邮政总局都选址花楼街。商店中不乏一些中华老字号,人们耳熟能详的有汪玉霞糕点店、顺香居餐馆、滋美糕点冷饮店、华华绸布公司、田恒启糊汤粉馆、邹协和金号、老凤祥银楼、四达瑞茶庄、万顺油坊、茂昌海味店等等。花楼街上还有一些革命遗迹。如皮业巷 5号,是有 “劳工律师 ”之称的施洋的律师事务所和居住地,他于 1923年“二七惨案 ”当晚在此被军阀逮捕,一周后被杀害。花楼街上,方正里出口正对面,曾是武汉人力车工人工会的旧址。

  生成南里的北出口在中山大道,面对汉口当时的地标建筑——41米高的水塔。这一段中山大道长 880米,名店很多,如盛锡福帽店、品芳照相馆、蔡林记热干面、四季美汤包店、亨达利钟表、达仁堂药店、品珍钻石珍珠店(后为星火文具店)等等。

  生成北里的背面是歆生路。这一段歆生路长 200米,有孙中山题词 “精益求精”的百年名店精益眼镜店,以及悦新昌绸布店、上海商业储蓄银行等。歆生路与花楼街交汇的转角,有一座当时最时髦的饭店——装有武汉第一部电梯、4层楼高的汉口大旅馆。

  方正里的西南出口在民生路。民生路是汉口第一条由中国人自己设计、自己施工的沥青马路。这一段民生路长 200米,有曹正兴刀具店这样的名店。

  生成南里和生成北里相拥的交通路,是武汉有名的三大文化街(武昌察院坡、横街头,汉口交通路,汉口统一街)之一,几乎跟北京的琉璃厂和上海的福州路齐名。交通路全长 200米,两边的房子带有民国初期和中期典型的中西合璧风格,地面则是由小块的长方形花岗岩铺成的路面,与花楼街的青石板路面不同。

  交通路建成后的 20世纪 20年代初和中期,国内著名的商务印书馆、世界书局、现代书局、华中图书公司、书报浏览社、小说书报社等就进入交通路,进行经营活动,一些书摊书铺也陆续出现。 30年代初,书业崛起,中华书局、世界书局、大东书局、开明书店、生活书店、上海杂志公司等相继在交通路上开设分店。

  抗日战争沪宁沦陷后,武汉成为战时首都,文化界名人云集武汉。沈钧儒、李公仆主编的《全民》,邹韬奋、柳湜主编的《抗战》,潘梓年主编的《群众周刊》、刘季平主编的《战时教育》等左派刊物,以及右派刊物如陶百川主编的《血路》等,纷纷在交通路设立编辑部和发行所。最有意义的是,1938年在汉口交通路上,生活书店、读书出版社、新知书店三个总部的店址紧挨在一起,其领导人邹韬奋、李公仆、钱俊瑞之间有着良好的信任关系,共同的抗战目标和办刊宗旨使他们在这个时期已经多次良好合作,所以后来有了 1945年 11月 1日重庆三联分店的成立,以及 1948年在香港成立的三联书店。 1938年 2月,周恩来应邹韬奋的邀请,在汉口生活书店作了《关于当前抗战形势和今年的任务》的报告。作家老舍在武汉,曾住在生成北里;茅盾由长沙到武汉,下榻于交通旅社十多天;胡绳在武汉任《全民周刊》《全民抗战》《救中国》杂志的编辑,50多年后的 1993年旧地重游时不胜感慨系之。

  抗战胜利后,原有书店大部复员且有增加,报刊则有《大刚报》《武汉时报》《自由论坛》等 20多家。抗战时期在重庆创办的联营书店(以生活书店、读书出版社、新知书店、上海杂志公司等为核心),其汉口分店成为交通路上最大的书店,发行了相当数量的毛泽东《新民

  主主义论》《论联合政府》、苏联《联共(布)党史》以及《大众哲学》等书籍。该店实际成为中共地下联络站,转运了很多中原突围的战士。国民党特务机关也在交通路上开办了建国书店(军统)、正中书局(中统)以及中国文化服务社、独立出版社、胜利出版社等,监视联营书店的业务,侦察进步人士的活动。湖北省政府在生成北里设有民生印刷公司,印刷政府文书(1949年 5月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武汉军管会接收,后为汉口新华印刷厂)。 ?

  20世纪 50年代开始,众多书店整合于新华书店体系,新华书店占有不少门面,但仍有古籍书店、外文书店、课本书店、少儿书店等,邮局的集邮门市、报刊门市也开在交通路上,直到 80年代初,交通路还是人们心中的文化街。

  20世纪 90年代初,武汉首个引入外资开发的大型房地产项目——香港陆氏集团武汉公司项目,选定在中山大道水塔对面的黄金地段进行开发建设。1993年,生成南里等里份开始拆迁。 1994年,陆氏集团投资的建设项目占地3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 27万平方米,由裙楼和超高层塔楼组成。1997年建成时,总共 59层,高达 251米,是一座集购物、办公、金融、餐饮、娱乐等于一体的大型综合性建筑,成为武汉新的地标建筑,轰动一时。最初设有佳丽百货和王府井百货两大部分,时称 “佳丽广场”。2008年 7月,拥有部分产权的平安集团斥资数千万元,对整座大楼进行改造,并更名为平安大厦。

  2002年,国内著名房地产企业万达集团选定中山大道、民生路、花楼街区域,投资打造商业圈。花楼街开始整体拆迁,方正里等老里份随之消失。 2004年 3月,占据中山大道与民生路金角的武汉万达商业广场建成开盘,成为与江汉路商业步行街毗邻的又一条商业步行街。它有 5个主力店,两条小步行街,两个休闲广场,占地 4 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约 13万平方米,同时配套可供 500辆车停放的大型停车场。

  2009年 8月,生成北里终于大限降临:江汉路地铁站选址之争终于划上 “休止符 ”——经过多种方案反复比选论证、广泛征求国内外专家的意见,选址不变,并拟于月内启动拆迁。拆迁范围位于江汉路、中山大道、交通路和花楼街围合区域,拆迁面积 16434平方米(房屋建筑面积 6万多平方米)。该范围内有12处年代较早的建筑(包含一栋优秀历史建筑),其中 6处是 20世纪 30年代末建筑,均在拆除之列。

  自此,花楼街至中山大道与民生路至江汉路围合的区域内,老里份全部消失。而靠近花楼街以南,也已开发建成保利金国际广场等项目。到 2012年,花楼街再往南的整个片区,越过黄陂街,直至沿江大道,老里份全部拆迁完毕,片瓦无存,将由香港和记黄埔集团规划开发滨江大型综合项目。花楼街片区的 60多条老里份,除本文第一部分提到的 10多条老里 份外,还有保成里、羊台子巷、同德坊、笃安下巷、笃安小巷、永武里、永进里、元兴里、维安里、厚生巷、平安巷、太和里、五福里、交通小巷、松荫里、惠和里、德元里、革新巷、红胜巷、小董家一巷至七巷、红伟里、亿中里、长源里、向前一巷至向前四巷、熊家中巷、熊家小巷、清和里、茶担巷、苗家巷、粤华坊、合生里、三余坊、德兴村等等,以及它们所系载的历史记忆,只能永远保存在人们的脑海里了。?

上一篇:世事变迁中的绸布店
下一篇:都府堤今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