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地方志首页 >>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武汉地方志 > 大武汉志说 > 名城今古 >

沦陷期间的汉口日租界
时间:2016-02-01 来源:武汉地方志办公室 点击:

沦陷期间的汉口日租界
吴明堂汉口日租界设立于1898年,是日本在中国开辟的5个专管租界之一(沙市、福州、厦门3地虽订立了开辟租界的租约,但未真正建成),长期为日本侵略华中的重要政治、军事、经济、文化据点之一。1937年7月中国抗日战争爆发后,日本退出日租界。1938年8月13日,为纪念八一三抗战一周年,振奋抗战士气,中国政府决定收回日租界,改为汉口市第四特别区。可惜2个多月后,武汉沦陷,大批日本侨民复又来汉,日租界得以重新恢复,直到1943年日伪导演的“交还”汉口日租界双簧为止。此时期,地处汉口城区下游的日租界,独立于日伪汉奸傀儡政权统治之外,重新成为日本“侨民”在汉的“自治区域”。

一、日本在汉重设总领事馆、居留民团及警察署

日本驻汉口领事馆设立于1885年12月,管辖湖北、河南、江西等省。1909年10月升格为总领事馆。1937年7月中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日本妄图迅速占领上海、南京、武汉,三个月内灭亡全中国,决定将长江领域和苏、杭一带日侨均撤退回国,撤出汉口等地日租界。日本驻汉总领事馆遂于8月11月在代总领事松平忠久的率领下撤往上海。同时,日租界由中国汉口市政当局接管。
? 1938年10月武汉沦陷后,日本总领事馆重又开放。10月27日,花轮义敬就任沦陷后的首任总领事。此时的领事馆设在汉口今江汉路与江汉二路交会处。此后,田中正一、伊东隆治、田中彦藏等先后任(代)总领事。日本总领事馆配合汉口日本陆、海军特务部等组建了伪武汉治安维持会、伪武汉特别市政府、伪湖北省政府等汉奸政权机构,对武汉人民进行残酷的压榨和掠夺。
1942年初,汉口总领事馆有成员31人(不包括上海总领事馆兼任的司法领事和书记生)。主要职员为:
? 总领事:田中彦藏;
? 领 事:市井荣作(司法领事)、松原久义;
? 副领事:朝比奈贞治郎、中山又次 、泉水一人;
? 书记生:高顺镇二、稻野酉太郎、大野干一、前田秀吉、片冈光太郎、斋藤胜三(未到任)、田仲英俊、樱井义隆、野中修、石桥丞( 司法书记生);
? 警察署长:川岛顺吉(警视);
? 警部:高见三平、吉田益之助、植田高义、铃木俊、柴正人、渡部要造(驻武昌);
? 警部补:藤武猛、三重英明、仁科孝男、早川喜久三郎、绵引龟松、丸善吉、永井松广(驻大冶)、奈良部国造(驻岳州);
司法领事:盐田末平(上海总领事馆兼);
? 司法书记生:大日向义男(上海总领事馆兼)。
? 1942年11月10日,朝比奈贞治郎以领事衔任总领事代理。此时,总领事馆位于日租界山崎街第51号。11月29日,高津富雄任总领事,在其任内,日租界“交还”于伪汉口特别市政府。高津富雄,1894年7月生,原籍东京府荏原郡品川町,1920年7月东京大学文学部英文科毕业后任外务省事务嘱托,1923年2月任驻吉林领事官补,1940年12月任驻广东总领事,1945年日本投降时任驻汪伪大使馆参事官。
? 1943年7月4日,朝比奈贞治郎以领事衔再任总领事代理。此后,丸山佶、内田源兵卫、小岛一郎、中野胜次先后任(代)总领事。1945年日本投降后,11月23日,中野胜次撤走,日本驻汉口总领事馆关闭。
? 此时期的总领事馆的地位和战前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语。沦陷前,领事馆为日本在武汉乃至华中地区的最高机构。沦陷后,日军华中派遣军司令部指挥所于1938年11月3日进驻汉口盐业银行,第二军司令部也同时进入汉口。12月9日,第二军司令部回国,其任务由第十一军司令部接替,并指挥第二军原属各部。同时,日军华中派遣军司令部正式设于汉口三元里附近原日军营房。华中派遣军番号撤消后,驻汉日军从1939年10月1日起隶属中国派遣军序列。日本占领军属日本军部管辖,而领事馆属外务省领导,在战时状况下,一切均服从于军事需要,领事馆与军方虽有甚多矛盾,但在侵略、占领中国这个共同的大前提下,双方也基本能做到协同配合,共建所谓的“大东亚共荣圈”。
? 清末日租界设立之初,界内所有道路、码头、沟渠的修建,土地的出租、房屋的建造,向中国官府缴纳税费及其他公共事宜均由领事馆负责。1905年,日本政府颁布《居留民团法》。1907年9月1日,决定在汉口和中国津沪等共5个城市实施该法。居留于武汉三镇,即汉口、汉阳和武昌的日本侨民随即成立汉口日本居留民团。根据《居留民团法》及《居留民团法施行规则》,租界内兼有立法权和行政权的机构为居留民选举产生的居留民会。 负责民团日常行政事务的机构为居留民团行政委员会(1935年1月1日后改称为参事会)。它由居留民会选举产生。在行政委员会下,设有各种专门委员会作为咨议机构。民团事务所是行政委员会具体完成行政事务的办事机构,下设有庶务、调查、财务、工务、电气、港务、卫生、保净等科,以民团长为首的民团吏员、雇员驻所办公,领取薪金。1937年8月7日民团随日侨全部撤出武汉后,先在上海处理应急事务,随即在日本长崎市民友新闻社内开设临时事务所,处理残务,后为与外务省联系方便,将事务所迁往东京。由于参事会员四散,无法开参事会,遂设助役一职,处理紧急事务。
1938年10月武汉沦陷后,日侨纷纷回汉。居留民团也重行恢复。据1939年11月吉田济藏编辑、上海每日新闻社出版的《华中现势》(日文)记载,时民团团址在汉口湖南街14号(旧农民银行),参事会长暂缺,参事会员为大西初雄、山崎勋一、条冈规矩夫、中西嘉吉、白仓清一郎。居留民会议长为门多义道,副议长为高桥茂次,会计主任为山崎勋一,民团书记长为永松辰男。
1940年3月,山崎诚一郎任汉口日本居留民团首任团长,参事会从执行机关转化为咨询机关。1942年时,团址在汉口湖南街14号,山崎诚一郎本人住日租界西小路顺庆里1号。1943年8月时,团址在汉口日租界中街21号,山崎诚一郎仍任民团长。
武汉沦陷后,很多日侨在武昌居住。继总领事馆于1月5日在武昌设警察分署后,居留民团也于2月4日在武昌中正路441号开设武昌事务所,有2名工作人员,同时开设明治小学校分校。
日租界巡捕房为日本总领事馆的下属机构,负责领事馆管辖区域内的警察事务,业务和人事由领事馆负责,经费由居留民团提供。1938年10月领事馆复建后,11月5日,警察署恢复设立,署长为和久井吉之助(警视),警部为的场太七郎,警部补为小畸一郎、七井犹次郎,巡查部长为仁志二郎、鹤田龙助、渡边茂雄、吉冈庆治,另有日籍巡查21人。11月7日 ,警察署在汉口日租界大正街35号开设日租界派遣(出)所,由渡部诚治任部长。1938年12月末,警察署计有警视1人,警部2人,警部补4人,巡查部长8人,巡查24人,共39人。1939年1月5日,开设武昌警察分署,由的场太七郎(警部)任分署长,勤务(巡查部长)为鹤田龙助、石关宽次。1939年12月末,警察署计有警视1人,警部2人,警部补2人,巡查部长11人,巡查52人,巡捕10人。1940年末,警察署计有警视1人,警部2人,警部补4人,巡查部长8人,巡查63人,巡捕16人。1942年2月1日时,警察署长(警视)为川岛顺吉,警部为高见三平、吉田益之助、植田高义、铃木俊柴正人、渡部要造(驻武昌)、藤武猛、三重英明、仁科孝男、早川喜久三郎、绵引龟松、丸善吉、永井松广(驻大冶),警部补为奈良部国造(驻岳州)。1943年3月,日租界“交还”于伪汉口特别市政府时,警察署长仍为川岛顺吉。

二、日租界的人口、经济及社会状况

在武汉会战激战正酣的1938年8月13日,为振奋抗战士气,激励人们保卫大武汉的热情,汉口市政府决定正式收回汉口日租界,改为汉口第四特别区,并将日租界的街道以中国人民反对帝国主义特别是日本帝国主义斗争的重大事件发生日或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烈士命名,如:东小路、中街、西小路、大和街、平和街、南小路、山崎街、北小路、成忠街、三(燮昌)小路、中小路、大正街、新小路分别改称为五三街、一·二八街、七七街、八一三街、九一八街、郝梦龄路、卢沟桥路、姚子青路、台儿庄路、陈怀民路、刘家祺路、虹桥路、阎海文路等。武汉沦陷后,日本重又将路名复原。
1938年10月武汉沦陷前夕,中国政府下令烧毁了日租界内与民团有关系的大正会馆、居留民团役所(办公处)、明治小学校、汉口神社社殿及社事务所,破坏了民团学校住宅、隔离病舍、火葬场、电气部等。还烧毁了设在日租界的总领事馆、海军陆战队本部及医院、正金银行住宅、汉口银行、日华制油工场及社宅、日本人俱乐部、本愿寺、同仁会医院、三菱贷家(15户)、大石洋行、妻鹤、福宫、喜乐、福田馆、富贵馆一带、东京建物(9户)朝鲜馆、汉口日日新闻社、四季花园等。
武汉沦陷后,日本于1938年12月28日将神社神玺奉还汉口总领事馆内,1939年汉口神社复建后又迁至神社座祭,日本总领事代理田中正一曾向神社捐献大批钱物。
据日本总领事馆1939年6月末的调查,居住在武汉地区的“日本侨民”共有1458户、6391人,其中内地(日本本土各岛)人5193人,日本的殖民地台湾、朝鲜人分别为56人、1142人。详细情况如下:


1940年12月底,汉口居留民团管辖下的团员有华人准团员2人,日本团员内地人男5347人,女3255人,朝鲜人男528人,女544人,台湾人男121人,女51人,共9886人。
晚清以来,在汉的日本洋行为了协调各自的利益,组织了多个各业同业会,如汉口日本人棉花同业会、汉口日本人棉丝布同业会、汉口日本人谷肥同业会、汉口日本人猪鬃同业会、汉口日本人麻业同业组合、汉口日本人皮革同业会、汉口制靴店组合、汉口洋服店组合、汉口饮食店同业组合、汉口土木建筑业组合等,并在各业同业会的基础上,组织了汉口日本商业会议所(后改名为汉口日本商工会议所)。会议所除具备一般商会的职能外,还大量收集情报,积极为日本侵华做准备。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一举没收了英、美等国在汉的产业,商工会议所在其中“功不可没”。
1939年6月,商工会议所设在汉口江汉路台湾银行三楼。中西嘉吉(日清汽船)为会头(长),村山英三(台湾银行)为副会头(长)。共有53名全会员。会议所议员由横滨正金银行汉口支店、台湾银行支店、三井洋行支店、三菱公司支店、日本棉花支店、大仓商事会社支店、林大洋行支店、荣泰洋行支店、水田漆行支店、多田洋行、日清汽船支店、斋藤洋行支店、日本邮船支店、吉田洋行、大同贸易会社代表等15人组成。具体分工为:输出部常议员:日本棉花、大仓商事、吉田洋行、水田漆行;输入部常议员:三井、三菱;银行部常议员:正金、台银;船舶部常议员日清汽船;工业部常议员:(缺);会计检查员:日本邮船。
为配合所谓“大东亚战争”,汉口日本商工会议所于1942年7月制定工业调查计划,9月,拟订调查细目,具体调查事宜由汉口日本商工会议所调查部负责。1943年3月,即汪伪对英、美宣战2个月后,调查结束,汇编成《武汉地区工业调查报告书》出版。该书共分10卷,计:
第一号报告书 武汉地区工业概论
第二号报告书 机械工业
第三号报告书? 制茶工业
第四号报告书? 纺绩工业、靴下制造业
第五号报告书? 卵加工业
第六号报告书? 制粉、酿造、清凉饮料、精米、制果、制冰几冷冻、榨乳各工业
第七号报告书 磷寸、皮革、石龄、蜡烛、硝子、炼瓦、制药、制纸、豚毛、制材、竹细工各工业
第八号报告书? 华人纺织工业
第九号报告书? 铁业(铁、石炭、石膏)
第十号报告书? 华人侧铁系金属工业
该书由汉口日本商工会议所理事真铜政治作序,由调查部调查主任原岛省吾及工业调查员正木安一、山口熊雄、远山爱三、富泽辉千代、大岛利男、大曲直、中川清太郎等执笔撰写。
由于日租界由日本人直接控制,“社会治安相对安全”,被中国抗日军民炸毁的一些建筑重新修复,成为日人在汉洋行经理居住的首选之处。

三、日伪“交还”日租界丑剧的上演

1943年,中国抗日战争已进行了6年,日本虽占领了中国大片土地,但始终未能使蒋介石的中国国民政府屈服,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游击战争却如火如荼的在敌后展开。经过1942年的中途岛海战后,日本已逐步丧失了战争的主动权。为了挽救战争的危机,笼络中国人心,也为了要抚慰汪伪南京政府,改变汪伪傀儡形象,日本决定“交回”日租界及“撤废治外法权”。 1943年1月9日上午10时,即汪伪对英美宣战后1小时,汪精卫与日本“驻华大使”重光葵签订《关于协力完遂战争之中日共同宣言》及《交还租界及撤废治外法权协定》。3月9日,日伪双方签订《日本交还专管租界实施细目条款》,确定“在杭州、苏州、汉口、沙市、天津、福州、厦门及重庆之日本专管租界行政权,定于中华民国三十二年三月三十日……实施交还”。“专管租界内之道路、桥梁等等以及堤防等诸设施,均无偿移让于中国方面。”之所以选定3月30日,因为这天是汪精卫所谓的“还都之日”,即汪记南京国民政府成立三周年纪念日,以此来为汪伪政权涂脂抹粉。3月17日,伪国民政府任命吴颂皋为“接收”汉口日本专管租界委员。
? 伪汉口特别市政府在接到汪伪中央政府的电令后,积极准备日租界接收事宜。3月23日,伪汉口市长张仁蠡在五花宾馆宴请日本驻汉领事朝比奈贞治郎、副领事高野、居留民团长山崎诚一郎等人,双方确定:
? “(1)接收定于三十日上午十时在日本总领事官邸举行。
(2)日本警察署警察二十余名,亦于同日上午十时由川岛(顺吉)署长移交市警局,并一律换着中国警察制服,自四月一日起,薪俸由市府支给。
(3)日本租界清道夫,移交本市卫生局管理。
(4)日本租界今后划本市警察第五分局辖内,治安问题由该分局负责。
(5)因接收伊始,各项事宜亟待联络,由双方决定每月第一个星期,举行联络会议一次。”
? 3月30日,“交收”汉口、沙市日租界仪式在日本总领事馆举行,出席仪式者有日本驻汉总领事高津富雄及以下各领事、日本驻汉居留民团团长山崎诚一郎、驻汉日军特务部长落合鼎五郎、驻汉日海军武官府冲野武官,汪伪“接收”汉口日本专管租界委员、司法部长吴颂皋、外交部亚洲司司长薛逢元、伪湖北省长杨揆一、汉口市长张仁蠡、伪湖北省政府各厅长、伪汉口特别市政府各局长等。高津富雄、吴颂皋、杨揆一、张仁蠡等人分别致辞,认为“交还“日租界是“日本友邦的一大善举,中日双方将更紧密地携手进行反抗英美统治的斗争”。
“交接”仪式完毕后,日伪双方共同确定“移交项目”,计“(1)交通巡捕21名;(2)街路扫除夫20名。(3)护岸及防水堤全部。(4)道路及下水沟全部。(5)日本租界交通台5处。(6)日本租界街路树444根。(6)下水沟铁盖2098块。(7)清扫用具32个。(8)日本租界设置吊电灯五处。上列各项器皿材料,由伪市政府警察局、工务局、卫生局人员清点接收。日租界从名义上移归伪政权管辖。
此丑剧上演不久,延安《解放日报》即发表评论,揭露日本玩弄“对华新政策”,为的是“扶植中国傀儡势力,消灭中国抗战势力,紧紧地控制住所谓‘日满支高度结合地带’,以期与美国争霸。重庆国民政府也宣布不承认这一结果,并相继与英、美等国签订《平等新约》,废除两国在华治外法权及有关特权,废除《辛丑条约》、交回租界 、取消在华内河沿海航行权。英、美的行动使日本的丑戏顿时黯然失色。1945年抗战胜利后,日租界被中国政府收回,日本在华中地区的侵略据点40多年的历史始正式被扫入历史的垃圾堆。

上一篇:为明天留住记忆
下一篇:沦陷时期武汉侵华日军遗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