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地方志首页 >>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武汉地方志 > 大武汉志说 > 历史事件 >

英国与欧洲大陆若即若离500年
时间:2016-08-05 来源:武汉地方志办公室 点击:

       

 在英国伦敦街头的欧盟旗帜(右)和英国国旗

        “沟通的桥梁”两百年都未能搭建起来

        连接英国英伦三岛与欧洲大陆的英吉利海峡的距离短得可以游泳横渡。从拿破仑时代开始,法国便希望贯通英法两国,修建海峡隧道。不过,那仅仅是美好的愿望罢了。英国方面的不合作、单方否定态度,使这座英国与欧洲“沟通的桥梁”两百年都未能搭建起来。分析个中缘由,其中不乏英国猜疑情绪在作祟。英国人常说自己的家是座堡垒,想来他们是把英吉利海峡当做自家的护城河了。由此可见,英国对欧洲大陆国家是有所顾虑的。

        其实,论起亲疏来,英国与欧洲大陆的关系可谓是一衣带水。英国与欧洲大陆的关系始于古罗马占领时期,从此,英国与欧洲大陆建立了最直接的联系。当然,这个联系包括了合作、分歧、冲突。在欧洲的战争史上,英国与欧洲大陆诸国所发生的战争不在少数。

        在一系列的战争中,英国有得有失。历史经验让英国始终抱持均势原则,而这一原则又让英国自认是欧洲大陆事务的“仲裁者”——不但对欧洲事务保持相当的行动自由,而且进可操纵欧陆各国,退可固守家园。

        可以看到,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英国的这种地缘优势都得以保持着。

        然而,当“大英帝国”辉煌不再的时候,英国人忽然发现,原本的天然屏障也变得不是那么的难以逾越。最要命的,冷战时期,欧洲乃至世界的经济战略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而这些变化,最直接导致了西方战略重心东移,而英国在欧洲地缘上的重要性也在慢慢减弱。

        所谓此一时彼一时。但对于一个惯于有心理优势的人来说,忽然要他放下架子与他人平起平坐,显然是不太现实的。如此一来,英国与欧洲诸国的不和谐之音越来越多,最突出的表现,就是英国与欧洲共同体这个“欧洲俱乐部”的关系。

        提出欧盟概念,却迟迟不加入

        尽管早在1946年,时任英国首相的丘吉尔就曾提出“欧罗巴合众国”概念,英国亦于1948年参与签署《布鲁塞尔条约》这一共同防御协定,但在欧洲一体化正式启动后,英国曾长期缺位。

        1951年的“欧洲煤钢共同体”、1957年的“欧洲经济共同体”和“欧洲原子能共同体”,英国均未加入。直到1973年,英国才在时任首相希斯力主下加入欧洲共同体。但此后四十多年里,英国一直被指“身在曹营心在汉”。

        就在加入欧共体的那一年,中东战争爆发,随即引发的石油危机严重冲击了欧洲经济,许多英国人立即产生“脱欧”想法。1975年,时任英国首相威尔森发起“脱欧”公投,但67%的投票者选择留下,“脱欧”未成。

        当欧元于上世纪90年代正式启用时,许多欧洲人激动万分,认为自己见证了人类历史上的伟大一刻。但在这一连串的进程中,英国始终与之保持距离。其实自19世纪晚期以来,英国就一直奉行对欧洲大陆事务不干预政策,被称为“光荣的孤立”。

        之后,英国与欧洲一体化的距离并未缩窄,英国始终未加入欧元区和申根协定,坚守自己的英镑与国界。

        去年11月,卡梅伦曾就英国留在欧盟开出四大条件,其中包括维护非欧元国家的利益,允许英国不参与欧盟政治一体化进程等,此外,维护欧洲单一市场的完整性,限制进入英国的移民,限制欧盟移民在英国领取就业者福利的权益等,其指向也不言而喻。

        无论是如今的难民危机、恐袭危机还是此前的欧债危机,本质上都是全球化进程中无可避免的危机。倾向留在欧盟的卡梅伦之所以甘冒风险推动全民公决,其用意除了为英国争取利益,也希望促使欧盟改革。

        既不想被排斥又不愿意亲密,在“实用”中怀疑

        “如果用一个成语来形容英国与欧盟的关系,那一定是离心离德。”武汉大学历史学院教授李工真认为,英国一直打着“不想占便宜也不想吃亏”的算盘,本就不愿做欧盟的主心骨、火车头,现在眼看欧盟对其经济无益,还可能受难民问题拖累,“肯定不愿再强装和睦了”。

        从1973年加入欧盟的前身欧洲经济共同体的第一天起,英国因地缘政治等多种原因在融入欧洲上表现得不够全身心,既想搭上欧洲融合发展的列车,以免被排斥在圈外,又担心因融合过密、过深而失去其恪守的独立性。所以,尽管欧盟融合发展不断提速,而英国既不加入欧元区,也止步在《申根协定》之外,不啻为欧盟主要成员国中的另类。

        回顾英国的欧洲政策,不难发现一条贯穿始终的清晰的历史脉络:英国的“疑欧主义”传统由来已久,其孤悬海外的岛国位置、与欧洲大陆交往的历史,及其曾经拥有的霸权与引以为傲的“光荣孤立”,都造成了英国对欧洲大陆的疏离与不信任。而其外交政策中的“实用主义”,又决定了英国审时度势,适时调整外交政策,向欧洲回归,并最终加入欧洲共同体。

        “疑欧主义”使英国远离欧洲,而实用主义又让英国留在欧洲,这样两种相反力量的合力最终导致它与欧盟的若即若离。

        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丁纯认为,环顾欧洲,不仅英国,甚至连作为一体化轴心的德国和法国,排外、疑欧的政党和思潮也均有明显抬头。

        究其原因:首先,一体化扩大进程太快导致消化不良,内部深化踯躅不前。其次,欧债危机使欧盟和欧元区财政、货币政策分离等治理机制上的缺陷以及成员国经济结构、劳动生产率的巨大差异暴露无遗,造成了应对拖延,核心和外围国家围绕“紧缩”和“刺激”政策纷争不断,复苏乏力,经济陷入通缩。再则,危机恶化了各国民众,尤其是中产阶层的境遇,令欧洲认同感下降。

        (原载长江日报2016年6月25日第9版)

上一篇:武九铁路北环线: 一段铁轨见证城市历史
下一篇:为了人民当家作主——建国初期武汉水上区的首次普选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