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地方志首页 >>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武汉地方志 > 大武汉志说 > 历史事件 >

三大起义主力在汉形成跟党走信念
时间:2017-07-26 来源:武汉地方志办公室 点击:

        

7月24日,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庆祝建军90周年展览早期人民军队创建专题前,观众驻足

        参加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广州起义的主力部队从武汉出发,为革命一路征战,历经坎坷,甚至面临绝境。巨大的流血牺牲,没有让他们退却放弃,他们究竟为什么而战?近年来,市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宋健不仅对这段历史有着深入的研究,还曾沿着当年起义部队的革命足迹,一一踏访战场遗址。一路所见所闻所感,让他对这一问题有了更深入的认识和思考。

        古田再出发 奋进强军梦

        90年来,人民军队在党的领导下,走过了光辉历程。

        1927年,中共中央在武汉作出南昌起义决策,三大起义主力部队、一批革命将领从武汉出发奔向革命战场。

        南昌起义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标志着党开始创建自己的革命军队,独立领导武装斗争。

        “三湾改编”实行“把支部建在连上”等重要举措,从组织上确立了党对军队的领导,是把工农革命军建设成为无产阶级领导的新型人民军队的重要开端。

        1928年4月,毛泽东、朱德在井冈山实现了具有历史意义的会师,建立起中国工农红军第一个军级单位——红四军。井冈山是中国革命的摇篮,留下跨越时空的井冈山精神。

        毛泽东主持召开的古田会议,规定了中国共产党对红军绝对领导的原则。古田会议的建军原则,是中国共产党建设人民军队的基本原则。

        红军长征是人类历史上的伟大壮举,证明这样一支新型人民军队是打不倒压不垮、不可战胜的。长征途中,党中央召开的遵义会议,确立了毛泽东在红军和党中央的领导地位。

        90年来,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为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为国家富强和人民幸福建立了卓著功勋、作出了巨大贡献。

        特别是在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鲜明提出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就是建设一支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人民军队。

        2014年深秋,习近平率领400多名高级将领来到闽西古田,召开新世纪第一次全军政治工作会议。重整行装再出发。这次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为今后20年、30年国防和军队发展打下基础。

        “这是我们回避不了的一场大考,军队一定要向党和人民、向历史交出一份合格答卷。”习近平和中央军委以强烈的使命担当、宏大的战略运筹、坚强的决心意志,统领三军开始改革强军的伟大进发。

        人民军队在强军兴军新征程上正阔步前行。

        起义军战场遗址 仍存留朱德手书“誓死杀敌”

        2015年和2016年,宋健分两次从武汉出发,重走当年参加南昌起义、秋收起义主力部队的行进路线。尽管90年前的战场硝烟早已散去,但当年发生战斗的地方,仍在向今天的人们无声地诉说着起义部队浴血奋战的惨烈与悲壮。

        广东三河坝战役纪念碑下,埋葬着众多曾参加南昌起义的官兵,让宋健痛心和震撼的是,其中有游步瀛、张堂坤、蔡晴川等许多优秀共产党员、军事干部。

        南昌起义后,起义军主动撤离南昌,南下广东,目的是“先得潮、汕、海陆丰,建立工农政权”,后取广州,再举北伐。起义军进抵广东大埔三河坝时,作出分兵部署:周恩来、叶挺、贺龙等率领主力向潮州、汕头进发;由朱德率领第25师和第9军一部据守三河坝,阻击追敌,掩护主力南下。

        在三河坝,负责断后的起义军与反扑的国民党钱大钧部3个师10个团约两万人激战三天三夜,战斗极其惨烈。起义部队撤退突围时仅剩2000余人,但反动派军队却被这支部队打怕,不敢贸然追击。

        朱德率领的这支部队左冲右突,转战到江西,保存了南昌起义军近800人的骨干,后来在井冈山与毛泽东所率的秋收起义部队胜利会师。

        90年前的战场遗址,曾经作为朱德指挥部的一栋老屋墙上,仍存留有朱德当年手书的“誓死杀敌”四个字。

        跟党走的信念 从武汉出发前就已形成

        宋健认为,南昌起义部队之所以能坚持下来,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有着坚定不移跟党走的信念。而这一信念在从武汉出发前就已经形成。

        “事实上,参加三大起义的所有主力部队在出发前,党在武汉已经完成了对他们的整编改造,使之成为党领导和掌握的精锐之师。”宋健说,参加南昌起义的国民革命军第25师第73团、75团是叶挺独立团的班底,这支部队一开始便是党直接控制和领导的武装,部队中中共党员比较多。

        叶挺亲自率领参加起义的第24师第70、71、72三个团,只有第72团团长是共产党员,另外两个团长虽不是共产党员,但第24师参谋长、秘书长、政治部主任和部队中的副团长以及很多营、连、排长都是中共党员。这也是一支听党指挥、英勇善战的铁军。

        贺龙率领的第20军驻扎武汉时并不直接由党掌握。当时,包括贺龙在内的军队高级军官都还不是共产党员,但这是一支受党影响的部队,军长贺龙多次向党组织申请入党,袒露跟定共产党的决心。为此,党对这支部队进行了改造:派驻宣传队对官兵进行政治培训,在官兵中发展党员;把党培养的工农骨干派到部队当中,改变部队的成分;派干部帮他们组建新的部队。

        “事实证明,党对这支旧式军队的改造是必要和成功的。”宋健说,贺龙率领这支起义主力部队南下时,经历很多的残酷战斗。起义军血战汤坑,打得异常惨烈。当时,双方对垒时,敌军喊话:你们为什么造反?这边斩钉截铁回答:你们为什么要当反动派。

        面对两份电报 部队作出道路抉择

        从武汉出发的三大起义主力部队中,有两支队伍的经历特别传奇。这两支部队都准备赶往南昌加入起义部队,却历经波折和考验,分别成了参加秋收起义和广州起义的主力。

        由共产党员卢德铭任团长的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部警卫团驻防武汉,在南昌起义打响后,部队同时接到两份电报:一份是第二方面军总指挥张发奎发来的,命令火速赶往九江;另一份电报没有署名,只有一行字:“我们已经暴动了”。

        显然,后一份电报应是南昌起义部队指挥部发来的。当时这个团的副团长、政治指导员也都是中共党员,部队实际上已为我党所掌握。三人商议,决定听从党的指挥,响应党的召唤,立即赶往南昌与起义部队会合。由于担心从九江上岸会被张发奎缴械,部队选择在阳新上岸,从陆路直奔南昌。这时,南昌起义部队已经南下,他们没有追上部队。这支部队后来成为秋收起义的主力,编入工农革命军第一军一师第一团。

        另一支部队是武汉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师生组成的第4军教导团。在党的领导和培养下,这支1300多人的部队就有300多人是中共党员、团员,曾一度改编成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部教导团。这支在武汉熔炼的革命军队,历经两次缴械、两次改编、三换团长,几乎被国民党反动派绞杀,但无论遇到多大危难,始终坚定道路选择,听从党的指挥,最终成建制地保存下来,成为广州起义的主力。

        党团员冲锋在前撤退在后 牺牲最大

        “一支部队,只有知道为什么而战,才能在面临巨大牺牲的绝境中,坚持战斗,直至最后一个人。”宋健认为,从武汉出发的起义部队为什么战斗力强、敢于牺牲,正是因为他们知道为什么而战。

        由于受党的影响和教育,起义部队广大官兵从武汉出发前,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军阀,为民族争自由、为人民求解放的目标就已经明确,所以他们下定跟党走的决心,用生命和热血开展武装斗争,探索中国革命道路。

        经过党在武汉对部队的整编改造,起义部队广大中下级军官和士兵均以工农阶层出身为主,他们的诉求与中国共产党为劳苦大众寻求解放的目标一致;共产党进行土地革命,让穷人过上好日子,也让他们坚信跟党走有希望、有出路。

        宋健说,起义部队中的一大批中共党员、团员,他们吃苦在前,冲锋在前,撤退在后,所以他们的牺牲最大。

        (原载长江日报2017年7月25日第9版)


上一篇:中共五大会场照片首次发现
下一篇:“八七会议”召开90周年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