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地方志首页 >>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武汉地方志 > 大武汉志说 > 掌故轶事 >

家人37年后在广西找到武汉烈士下落
时间:2016-08-11 来源:武汉地方志办公室 点击:

        

马帮春拿着儿子马钢跃被追记三等功的勋章

        2016年84岁的马帮春,独居汉口原单位宿舍。他家门口挂着一块“光荣烈属”的牌子。儿子马钢跃在战场牺牲后,一家人多年寻找未果。今年4月,在热心网友帮助下,经民政部门核实,位于广西的“冯钢耀”烈士墓实为马钢跃的。

        37年等待和寻找仿佛就在昨天。有了儿子消息后,马帮春这些天吃不好、睡不着。5月14日,马钢跃姐姐马琍芬等亲属赶往广西。祭台上摆放着从武汉带去的热干面、鸭脖子和麻糖,这个多年来无亲属祭扫的墓碑旁发出的哭声,响彻陵园上空。

        最后的一封信说部队即将展开拉练

        入伍通知书印制在红色的喜报上。时间已过去38年,字迹依旧清晰。马钢跃入伍通知书的落款日期是1978年2月23日。那年他20岁,离家后再也没有回来过。

        次年1月,马钢跃给家人的信中说,部队即将展开拉练,可能很长时间不能与家人通信了。信中,他提前祝父母新年快乐。

        这是马钢跃留下的最后一封信。与爱人感念儿子懂事不同,时任武汉石油化学厂厂长的马帮春预感到儿子这是要去打仗了。

        此后,马帮春对新闻里关于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报道格外关心,同时他还从也有子女参军的同事那打听消息。

        数月没有马钢跃的消息,一家人很是担心。马帮春给部队写信,提出要去前线找儿子。就在他准备出行当天,武汉下了一场很大的雨。在屋檐下躲雨时,他突感腹部疼痛,并伴有尿道出血,送医后查出患的是急性肾炎,原定的行程不得不搁置。

        没过多久,马帮春收到了一封部队的来信。信中说,部队正在处理战场,不宜前往,会尽力寻找马钢跃下落。

        战役打响当天牺牲,遗体没找到

        不安中等来的是噩耗。一封落款日期为1979年5月15日的部队来信,对马帮春一家人来说犹如晴天霹雳。信中说,马钢跃已在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当天牺牲,遗体暂时还没找到。

        马钢跃生前所在营的营长随后赶到武汉,向马帮春一家人讲述了马钢跃牺牲前的最后时刻。营长还带来了一本奖章证书、一枚三等功奖章、一枚自卫反击战勋章,以及马钢跃生前所穿军装上的领章。

        当天战役非常惨烈,敌军将马钢跃所在部队包围在一块水田中。马钢跃和战友本已撤离,当发现还有多位战友留在战场时,身为副班长的马钢跃和担架队再次重返战场,结果遭遇炮弹轰炸。

        受伤的马钢跃被担架抬着从营长身边经过时,营长为他整理了衣服,并将他的帽子扶正。营长看到,马钢跃头部受伤非常严重。战役结束后,营长再也没有看到马钢跃,各个医院受伤的战士名单、战俘交换名单中,也没有马钢跃的名字。

        63岁的马琍芬永远忘不了1979年5月15日这一天。那天,她儿子出生,但得到弟弟的噩耗是在一个月后。得知弟弟牺牲后,她大哭了一场。

        1983年8月15日,马钢跃被国家民政部批准为革命烈士。马帮春一家人难以释怀的是,马钢跃的遗体在哪儿呢?

        多年来,马琍芬只要遇到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的人,一定会细细询问认不认识弟弟马钢跃,但始终没有音讯。

        民政部门确认“冯钢耀”实为“马钢跃”

        2016年一次聚会上,有朋友告诉马琍芬,可以在 “军魂网”上发帖找寻烈士马钢跃,很多老战士都在那找到了亲人或战友。这给了马琍芬信心。

        4月19日,经过半个月的尝试,马琍芬在“军魂网”上发出了寻找弟弟马钢跃的帖子。

        在“孤烟”等几位热心网友的帮助下,马琍芬得知广西龙州烈士陵园有一个名为“冯钢耀”的烈士墓,另据当地志愿者介绍,“冯钢耀”的墓多年无亲属祭扫。

        “冯钢耀”墓左右的烈士均为马钢跃当年的同营战士,“冯钢耀”是不是就是弟弟马钢跃呢?

        通过与湖北省民政厅、武汉市民政局联系,马琍芬得到的消息是并没有叫“冯钢耀”的烈士,“冯钢耀”极可能就是马钢跃。

        马琍芬通过龙州县民政局查询发现,“冯钢耀”档案信息与弟弟马钢跃完全吻合。多年来下落不明的弟弟,37年后终于找到了,这让一家人喜极而泣。

        5月11日,龙州烈士陵园内的“冯钢耀烈士”墓碑正式改为“马钢跃烈士”。

        当马琍芬赶到龙 州烈士陵园后才知道,名字被搞错的并不只有自己的弟弟,其他烈士也有名字出错的。当地民政部门工作人员解释,名字出错与当时很难辨识战士领章上的姓名有关,另外当时人的文化水平有限,也可能产生登记录入错误。

        爱人去世前仍挂念着下落不明的儿子

        女儿、小儿子等亲人前往广西为马钢跃扫墓,作为父亲的马帮春没有一同前往。他说:“去了,怕自己受不了。”说这话时,他有些哽咽。

        很长一段时间,马帮春不敢在家里谈论儿子马钢跃,生怕刺激了爱人。2008年,马帮春的爱人去世。去世前,她拉着女儿马琍芬的手说:“你弟弟钢钢还尸骨未寒啊。”

        马帮春的三个孩子中,马钢跃最聪明,脾气也最犟,小时候也被打得最多。马钢跃有时受了委屈被父亲错怪,也从不还口,任打任骂。

        马钢跃当知青时,每晚都打着手电筒在被窝里看书,这是他在准备高考。参军后,马钢跃在给家人的信中说,去参军,是为了避免别人说自己上大学是靠当厂长的父亲。

        独居的马帮春现在常常想,如果儿子马钢跃还在,一定会像过去放假回家一样,把家里的被子、衣服全都洗得干干净净,收拾得整整齐齐,再换上干净的衣服,回到他的岗位上去。

        (原载长江日报2016年5月19日第12版)

上一篇:夏明翰:刑场上写下就义诗
下一篇:《白雉山竹枝词》读后感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