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地方志首页 >>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武汉地方志 > 大武汉志说 > 掌故轶事 >

武汉市首个居民委员会的诞生
时间:2017-08-14 来源:武汉地方志办公室 点击:

武汉第一个居民社区的位置区划图

        居委会是基层群众的自治组织,一头连着党和政府,一头连着社区群众,大到衣食住行、安危冷暖,小到家长里短、邻里纠纷,老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都离不开居委会。从建国后首个居委会诞生算起,武汉居委会的历史几经将近70个年头了,而其产生和建立的详情却并不为人们所知。

        从武汉市档案馆馆藏档案资料显示,全市最早的居委会建于1950年3月,位于现今一元街和车站街一带,它也是新中国成立较早的居民委员会之一。2007年,在民政部寻访新中国第一个居民委员会时,曾被列为三个候选居委会之一。

        武汉三镇居中国腹地,长江、汉水交汇之处,水运四通八达。乾隆时,汉口即有“九省通衢”之誉,为国内著名商埠,街巷纵横,商人、手工业主沿街设店。城内居民多从商从工,“不事由(田)业,惟贸易是视”。各地商人穿梭往还,会馆、公所云集。汉口开埠后,英、俄、德、法、日先后沿江划定租界,独具特色的汉口里弄陆续兴建,形成五方杂居,华洋共处之现代都市景观。至解放时,全市共有里弄208条,市内居民之复杂程度,仅次于上海。

        解放前,与全国其它城市一样,武汉的社会基层组织为保甲制。保甲制由区公所、保办公处和甲长组成。三镇共有26个区公所,468个保,7528个甲。解放后,中央明令将三镇合并组建武汉市为一级行政机构。武汉市人民政府成立后,即启动了废除保甲制,建立人民民主政权的基层组织的工作。

        鉴于城市情况的复杂,为保证城市接管的顺利进行与接管期间的社会秩序,1949年1月3日,中央发布《中共中央关于处理保甲人员办法的指示》,对保甲采取了“废除保甲制,利用保甲人员”的灵活措施。各地大致遵照执行,但具体方式却各有特色。

        武汉市在这一时期,为保证城市接管的顺利进行与接管期间的社会秩序,废除保甲后更重要的在于建立新的基层组织,即居民委员会。

        查找新中国成立前后的《长江日报》显示,“居委会”一词最早出现在1949年8月27日刊发的《武汉市机关部队暂住办法》中。

        关于居委会建章建制的报道则出现在1950年5月31日,武汉市人民政府民政局以“废除保甲制重建基层组织”为题,对报社转递的读者意见作出回复,其中专门介绍了汉口第五区成立居民代表委员会的“典型试验”。1950年6月10日的《长江日报》刊发消息,报道试点成功将在全市推广。

        在武汉市档案馆保存的武汉市民政局工作组于1950年3月撰写的《废除保甲工作总结》中,重点总结了建立居民代表委员会的工作过程:“1950年3月调集干部十八人,组成三个工作组,在第五区试点,总结经验,再普遍展开。”在第五区中率先成立了“第五居民代表委员会”。

        据《汉口第五区废除保甲工作报告》记载,建立居民委员会工作的基本思路是按街道里巷自然界限划分居民小组,将原保甲、租界的范围和区划打乱,以30户至50户组成居民小组,40个小组组成居民代表委员会,小组长和居民代表由居民选举产生。居民代表委员会直接由区领导,负责本委员会的行政、公益、福利、调解纠纷等工作,形成人民民主政权基层组织的雏形。某一居民小组、代表委员会选出后同时宣布废除保甲制。

        档案资料同时显示,具体的废除旧保甲组织建立新居民组织大致可分为四步:宣布保甲废除;召集各种小组会、座谈会反复宣传,介绍宣传居民小组长候选人条件(政府的选举标准有四条:工人、劳动人民为主结合其它民主人士;历史清白,无历史问题;为人正派,有工作热忱;在群众中有信誉);开会票选出四名候选人,过半数者当选;召开小组长联席会议。从文献来看,有二点值得注意,一是选举过程的民主形式,如选举小组长候选人时,如一次过半数的成员超过4人时,工作组就当场征求意见,进行再次表决或留下5—6人,自我介绍,下次召开会议再进行选举。二是政府的重视程度。不仅建立组织是由工作组一手组织的,而且选出小组长后,召开小组长联席会议,民政局、区公所、公安局均有负责同志参加,使当选者有极大的光荣感。

        五区共组织6个代表委员会,每个代表委员会有9-11个代表。

        对于第五区的管辖范围,工作总结中附有“武汉市第五居民代表委员会登记人数统计表”,记载第五居委会包括“一元路—车站路、沿江大道—友益街、公安路—车站路”,共1560户8074人,分为40个小组,选出80名组长、副组长,并对该居委会所辖居民的文化程度、职业进行分类统计。

        从这些史料来看,第五居民代表委员会与现今居委会结构基本相同,都是以1000户左右进行划分,下设居民小组。

        这一组织的确也在协助政府推动防空、卫生清洁、紧急救济登记、防疫注射、识字班、缝纫组、学校等各项工作上起到了积极作用,建立了政府与市民的紧密联系。更重要的是通过这一过程,广泛发动了群众,积累了组织群众的经验,为后来的基层组织的建立打下了基础。

        (作者 陈丽芳)


上一篇:专家在汉透露“再造”《圆明园四十景》背后故事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