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救“活”钟楼请你支招

发布日期: 2019-08-21 17:48 来源: 长江日报 浏览次数:

曾看管塔钟18年的老人现身:若找回丢失零件可修好大钟

如何救“活”钟楼请你支招

    如何救“活”钟楼请你支招40.png

来到老钟楼,朱汉昌十分感慨,专门让记者给他和老钟拍合影 

临江大道上的百年钟楼已经停摆多年了,网友在长江网武汉城市留言板呼吁,希望让钟楼 “活”过来,与对岸的江汉关钟楼形成呼应。连日来,长江日报相关报道引发舆论广泛关注。

报道也引起了70岁老人朱汉昌的注意,他特意在11日清晨打来电话,激动地讲述曾经看管塔钟18年的故事。长江日报记者还采访了武汉地方志专家董玉梅,她介绍,当时建塔钟是为了方便工人上工,建设之初,大钟每到整点会发出浑厚的敲钟声。

当时建塔钟为方便工人上工

朱汉昌老人1949年出生于武昌水陆街。老钟楼作为武昌第一纱厂的办公楼,见证了武汉近代民族纺织业的发展。新中国成立后,钟楼成为武汉市第六棉纺厂办公楼。

朱汉昌于1973年进入第六棉纺厂工作,当时的第六棉纺厂周边比较荒凉,“武昌沿江一带,这座钟楼算是最高建筑了。”朱汉昌说,手表在当时属于稀罕物件,江上过往的船只以及乘坐轮渡过江的旅客,人们抬头看一眼江边的钟楼,就知晓时间了。

因为钟楼时常出故障,而朱汉昌师从父亲学会了修钟技能,1981年,厂里便派他专职管理钟楼以及全厂100多块计时考核秒表,直至1999年。长年累月跟钟表“打交道”,朱汉昌后来成为了一位钟表修理工匠,同时也是一位钟表收藏者。

对于在武昌生活多年的不少老武汉人,临江大道上的这座百年钟楼是他们年少时的记忆。家住汉口王家巷的一位居民告诉记者,钟楼停摆后,就几乎再也没有“活”过。

武汉地方志专家董玉梅介绍,武昌第一纱厂作为民国时期非常先进的纺纱厂,与汉口的江汉关隔江对望,从汉口王家巷码头乘船到武昌的曾家巷码头,一上岸就是武昌第一纱厂。武昌第一纱厂当时建钟楼,与方便工人上工有关。

董玉梅说,江汉关的钟声非常浑厚,而武昌纱厂的钟楼也具有报时功能,会在整点时发出钟声。“两个建筑都非常雄伟漂亮,网友呼吁让原武昌第一纱厂的塔钟重新响起来,是个好事情。”

百年老钟的机芯和重力砣已不知去向
    “我管理塔钟,听了18年的钟摆声,它的声音,这辈子都忘不了。”朱汉昌说,他是最熟悉这座百年塔钟的人,希望自己能够修好它。

12日上午10时许,朱汉昌随长江日报记者一起走进钟楼,他满怀好奇地参观了钟楼里的每一间房屋。上楼梯时,他兴奋地抚摸着楼梯扶手以及拐角处一块往外凸出的区域,向记者讲述钟楼曾经的模样,“当年这里放置有一张办公桌,我就是坐在这儿办公”。

塔钟的机房上着锁,当工作人员打开尘封的房门,朱汉昌老人赶紧进入查看,但眼前的情景却令他失望,大钟的机芯和重力砣已不知去向。

朱汉昌说,这座大钟原是机械钟,表盘直径近2米,是民国年间由亨达利钟表店按西洋塔钟的样式仿造的,钟表的主夹板上有一块铜板,印有“亨达利”几个字。

塔钟的主体是铸铁的,中间有一组铜制齿轮,有大有小,组合共7个。通过万向杆的转动,改变齿轮方向,带动表盘上的时针和分针走动。

塔钟的动力部分由7块铸铁重力砣组成,总重量50公斤左右。朱汉昌每个星期都要进入机房一次,人工摇起重力砣,将它们升起来约8米高,重力砣再慢慢下坠,依靠重力带动大钟的齿轮转动,时间的误差不超过1分钟。

业主方称,不确定是否投经费维修

钟楼的业主方武汉建工富强置业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接管钟楼后,又将钟楼委托给物业公司管理,“大概是2008年,物业方将钟楼的机芯和重力砣搬走了,已经过去了十多年,不知还能否找回来”。

如今的塔钟机房内,记者看到里面放置着一套电子系统设备,上面印有“烟台北极星特种用钟公司”字样。

朱汉昌说,2008年之后,机械钟变成了电子钟,印象中还具有报时功能,每到整点时刻,便发出模拟打击或敲击的宏亮声响。

朱汉昌说,如果能找回当年的机芯和重力砣,他仍有信心将大钟修好。即便原来的机械钟不能复原,他相信只要找到电子系统设备商,同样能让塔钟“苏醒”。

长江日报记者就此采访钟楼业主单位武汉建工富强置业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考虑到经费问题,以及担忧钟楼能否完全修复,他们目前还不确定是否要投入经费维修。

塔钟的机芯和重力砣究竟在何处?如何让百年钟楼迅速“活”起来?市民如果有线索及好的建议,请拨打本报新闻热线留言:027-59222222。

(原载长江日报2019年8月13日第6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