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湖之父——周苍柏

发布日期: 2019-09-27 17:21 来源: 武汉地方志办公室 浏览次数:

1950年,周苍柏将其苦心经营了20余年的“海光农圃”无偿捐献给国家,后几经扩建,发展成为现在的东湖生态旅游风景区。周苍柏因而被誉为“东湖之父”。

周苍柏 定稿85.png

青年时期的周苍柏(图片源自网络)

兴建“海光农圃”,致力打造“武汉花园”

进入东湖公园大门,向西行走数百米,树木葱茏掩映下,可见一块“海光农圃”的牌坊,再往前走一点,就是苍柏园,为纪念周苍柏而修建。
  周苍柏1888年出生于武汉工商世家,祖上经营的周恒顺机器厂是清末民初湖北著名的民营机器厂。周苍柏受家庭熏陶,从小立志实业救国,在武昌文华书院肄业后,进入上海南洋公学(今上海交通大学)学习,毕业后赴美国纽约大学经济系留学,攻读银行学。1917年毕业回国,曾任上海银行总行会计、上海银行汉口分行经理。大革命时期还帮助董必武等共产党人处理共产国际的账款问题。
  1929年,他创办义记公司,担任英商颐中烟草公司武汉总经销。也就是这一年,他慧眼相中风景秀美的东湖,将义记公司经营所得30万银元利润,零敲碎打购置湖边无数小荒地,日积月累,小荒地连成了一大片。周苍柏请父亲周韵宣书写“海光农圃”,立于东湖边的牌坊上。

周苍柏热爱东湖,他的宏愿是把东湖“海光农圃”办成“武汉花园”,让广大市民有一个四季景色优美的旅游休闲胜地。这个宏愿深得当时不少有识之士赞赏,不少业主纷纷出让东湖土地给他经营。最终,“海光农圃”占地达2000多亩。

“海光农圃”共划分为四个区域,一区为核心景区,二区为苗圃,三区为果园和动物园,四区为教育区。其主要功能是为武汉市民提供一个休闲娱乐场所,市民们可以在“海光农圃”锻炼身体、嬉戏游乐,同时还可以进行农业生产以及花木果树的栽培。“海光农圃”在当时成为极受民众喜爱的游玩场所。

1938年10月,日军侵占武汉,周苍柏一家被迫迁往重庆,“海光农圃”亦委托他人管理。1942年,日军强行霸占“海光农圃”,毁坏了一些娱乐设施、果园和房屋建筑。抗战胜利后,周苍柏回到武汉,尽力恢复“海光农圃”。由于时局动荡以及他本人经济局限,“海光农圃”规模已不及当年。1949年6月,武汉解放后仅一个月,周苍柏主动将“海光农圃”无偿献给新中国人民政府,得到周恩来总理批准,更名为“东湖公园”。

周苍柏 定稿924.png

周家在海光农圃的合影(图片源自网络)

最早提议建设东湖养殖场

1950年10月25日,中南军政委员会通过时任中南军政委员会轻工业部副部长周苍柏等人提出的《建设东湖公园及东湖养鱼提案》。这是李先念、周苍柏等9人的联名提案。提案列举了三大理由:一是东湖自然环境优美,为武汉唯一风景区,如果加以建设,供各界人士游览,对大众娱乐及提高群众文化均有极大作用;二是东湖公园环境静恬,气候适宜,将来在周围布景和建设各种医院及疗养所, 作为中南全区病伤战士及干部理想疗养场所; 三是作为国际友人及国内贵宾接待休息游览的理想场所。从今日东湖周围布局看,基本遵循了周苍柏等人的提案建议。

这次大会上,周苍柏还单独提交了《对于东湖养鱼的刍议》,成为最早提出开辟东湖养殖场的文件。在这份提案中,周苍柏对于东湖养鱼、发展渔业生产提出了几条理由:第一,东湖符合鱼类养殖的环境和条件,指出利用东湖周边农田肥水作为天然饵料。第二,发挥宣传教育作用,利用东湖养鱼作为示范场,并在东湖疗养院后天鹅池作为鱼种养殖场,吸引游人观赏、了解利用湖泊沼泽生产的方法及饲养鱼种的常识,可以使群众自觉主动地利用湖沼生产,可成为中南大区从来未有的创新事业;第三,可以改善渔民的生活,繁荣工商业,平衡物价,增加税收,促进国民经济建设;还能吸引社会上的少地农民、复员军人、失业工人和知识分子投入湖泊沼泽养殖,对解决就业有积极作用。可见,周苍柏不仅是一位成功的实业家、银行家,对国计民生的发展,也有着很深的思考。

1950年11月30日,中南军政委员会以88号令的形式正式下达《成立东湖建设委员会统一管理东湖风景区并养鱼计划》,其主要内容有8项:1.为保护东湖全区自然风景,将“东湖公园”改称为“东湖风景区”;2.根据“以湖水夏汛水位为准,周围三至五里地区作风景区范围”的原则,东湖风景区改由东岳庙以东之邓家湾起,沿公路东向经卓刀泉、舒家巷、长山镇、王家店,沿公路北向经黄家店、岳家湾、游家庙、思凡湾、张家铺、熊家坡,西向沿大路经油房岭至青山港,沿港东岸西南行至沙湖之紫金山,南向经李家湾、董家湾。 实际区域包含了东湖、沙湖、杨汊湖,全部面积约为 105.5平方公里,其中水面约占38.25平方公里;3.同意在东湖内养鱼,并由东湖建设委员会统一管理,作为中南内湖养鱼的试验场所,渔业收益作为东湖建设委员会的经常费用;4.东湖风景区内的土地、山林、湖沼,统归国有,并由东湖建设委员会统一管理;5.东湖风景区内之地方行政仍归当地政府管辖,但为保护各项建设及渔场不受破坏,可设警察若干人;6.在东湖建设委员会下设建设管理处,负责日常工作;7.1951年度,中南军政委员会拨给人民币20亿元作为建设费,以后由该会拟具计划后,分年提交军政委员会核拨;8.东湖建设委员会以王树声等29人组成,以中南军区政治部主任陶铸为主任委员,张执一、郑绍文、周苍柏为副主任委员。
  人生最后阶段仍惦记着东湖建设

88号令还附有《东湖风景区分期建设草案纲要》,提出分三期逐步建设东湖风景区的计划。
  分析这份《纲要》,当时的一些基本设计和建设原则,对日后东湖风景区的整体建设产生了巨大影响。比如在人为景点建设与自然环境协调方面,《纲要》强调,要充分吸收杭州西湖人为建设糟蹋了天然风景的严重错误,一般房屋建筑沿山坡布置且以平房为主。所以,再看今日的东湖,风景区内较少有人文建筑景观。
  同时,《纲要》首次提出洪山南北两旁可划为行政区,分别由中南军政委员会及湖北省人民政府建筑办公用房,汉口专作商业中心,洪山行政办公区大规模建设也由此开始。

1953年2月,东湖风景区管理处起草制订《东湖风景区五年计划草案》,提出从 1953 年至1957年分期建设。
  在此期间,周苍柏担任省工商联副主席、省政协副主席、中南轻工部副部长等职,1959年任全国政协常委,调往北京,但仍始终关注着东湖的建设和发展。

1970年,周苍柏病中弥留之际,一天,突然对女儿们说:“快把我大衣清出来,我要到武汉,他们还等着我开会,一起商量东湖景区的发展大计。”周苍柏的女儿周小燕曾说,虽然父亲与母亲合葬在北京的八宝山,但东湖,始终是父亲心中的归宿。

2006 年,武汉市正式成立东湖生态旅游风景区管理委员会, 再次统一行使区划内规划和管理工作。为纪念这位“东湖之父”,东湖听涛景区中重新树立“海光农圃”的牌坊,开辟“苍柏园”,建立“周苍柏纪念室”,使后人得以了解“东湖风景区”创始人的事迹。而当年周苍柏亲手栽下的7棵近90年树龄的桂花已是华盖如云。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文字根据以下资料编辑整理:

1.水世闿:《东湖之父——周苍柏》,《武汉文史资料》,2019年第1期。

2.黄文剑:《一位成功银行家、实业家周苍柏的精彩人生》,《湖北文史》,2017年第1期。

3.王平:《周苍柏与东湖“海光农圃”》,《湖北档案》,2015年第2期。

4.《周苍柏将东湖公园献给国家 弥留之际仍惦记东湖》,http://www.huaxia.com/hb-tw/jlhz/jcsx/2016/03/4758968.html

(编辑:杨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