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灾害

发布日期: 2018-11-23 17:50 来源: 《武汉备要》 浏览次数:

水灾

武汉市每年从3月份开始,暴雨日数随月份增大而增加,尤以6月至8月出现次数最多,以“梅涝”(6月至7月中旬)和“夏涝”(7月下旬至8月)最为集中。域内每年7月、8月降水量≥100毫米,强度大、时间长,易引发江河水位上涨、山洪暴发、山体滑坡、泥石流和平原湖区农田渍涝等灾害。

1931年,武汉三镇淹没水中达两月之久,受灾78万余人。龙王庙至沿江大道、江汉路市民靠划船出行。

1951年至1980年,域内共有暴雨114场,平均每年3.8场。19544月至7月降水达1039.3毫米。由于暴雨集中,导致百年未有的特大洪灾发生。

196273日起连续3日,汉口和东西湖区降水达460.4毫米。黄陂区1969711日起3日降水332毫米,197065日起3日降水达416.2毫米,这几次大暴雨都造成山洪暴发,渍涝成灾。

1981年至2000年的5月至8月,域内梅雨渍涝出现9年,平均约2年一遇。在9年的梅雨渍涝里,由于长江中游主、客水叠加的共同影响,1998199919961983年出现了28米以上超高水位的洪水,导致防汛抗洪形势严峻,农业灾害损失严重。

在此期间共出现了26次春季连阴雨,平均每年1.3次。1992年最长阴雨日数达22天。春季连阴雨以及伴随的低温寡照,往往贻误农时、危害作物,导致农业损失。

进入21世纪后,由于长江三峡大坝等的陆续建成,长江高水位洪水渐少,但渍涝仍时有发生。 

旱灾

武汉春夏秋冬四季均可出现干旱,但对农作物危害最大的则是旱期长、范围广的伏秋连旱。同时,伏秋干旱与高温炎热同期,农作物需水多、土壤蒸发量大,更加重了干旱的严重程度。

7月至9月或7月至10月伏秋连旱,按其对农作物的影响程度划分为大旱(>60天,总雨量<30毫米),中旱(31天~60天,总雨量<30毫米),小旱(15天~30天,总雨量<20毫米)。武汉市196019721978年出现3次伏秋连旱。1978年更是百年少有的大旱,旱情发生早,持续时间长,气温高,江河水位低,受灾范围广。19812000年,小旱年年皆有,中旱平均4年一遇。

1981年至2000年,9月至次年2月间比较严重的秋冬连旱(干旱连续2月以上,总雨量同比偏少6成以上)有6年,约3年一遇。1月至4月间严重的冬春连旱甚少,仅有2年,约10年一遇。出梅后7月下旬至8月,进入盛夏,武汉市总有一段或长或短的高温炎热天气,白昼骄阳似火,夜间闷热难熬。

夏季35℃以上的高温日数,平均为17.1天,最多达31天(1995年),最少仅2天~3天(19871993年),分别是典型的酷暑年份和凉夏年份。其中,37℃以上酷热日数,年均3天,多者7天(199219952000年),极端高温达39.3℃(2000716日)。

2001年后,仍保持小旱年年有,中旱三四年左右发生的现象。 

地震

武汉市位于淮阳山字形前弧西翼与新华夏系第二沉降带的复合部位。以襄(阳)—广(济)断裂为界分为南北两个部分,区内晚近期地壳升降运动具有北升南降的特点,南部下降速度比较大。主要有襄—广断裂、麻城—团(风)断裂和青山口断裂,活动性断裂较强。域内地震活动较为频繁,多属弱震,震级小,烈度较高,地震烈度属Ⅵ度区。域内虽没有发生过5级以上的地震,但有可能存在中强震的威胁。

史料记载,自1345年(元至正五年)以来,武汉市域共发生中小地震(小于5.0级)31起,曾30余次遭受省内外中强地震的波及,造成一定范围的影响和一定程度的破坏。

1470年(明成化六年)1月,武昌、汉阳发生5级地震。1605年(万历三十三年)3月至4月间,武昌(江夏)等地发生四又四分之三级地震。16056月,武昌、汉阳等地发生5级地震。1897年(清光绪二十三年)1月,武昌、汉口发生5级地震。1917124日,安徽霍山6.25级地震使武汉“地大震,塌屋甚多,压死四人”。19303月,武汉发生4级地震。1932年,受麻城黄土岗发生6级地震波及,武汉出现人员受伤和房屋倒塌现象。

其中,1917年安徽霍山6.25级地震和1932年麻城黄土岗6级地震,都发生在市域周边地震断裂带上,这二次地震对武汉造成较大影响与一定程度破坏。

1999921日台湾大地震、20051126日九江5.7级地震和2008512日汶川大地震,武汉市都有震感。 

高温灾害

高温是一种灾害性天气。每年7月中旬至8月下旬,武汉处于副热带高压控制下,都有一段酷热天气。期间,骄阳似火,高温伴有“南洋风”。域内水面大,傍晚后缓慢散热,空气湿度增加,夜间闷热,高温无风。这种热上加热的天气,影响人们休息和工作效率,使农业旱情加重,鱼类易于“泛塘”,人们称作“热害”。

武汉极端最高气温达41.3℃(1934810日),地表面极端最高温度达71℃(1959725日)。1951年至1985年,极端最高气温39.4℃(195188日),而武汉夏季极端最低气温也很高,一般在27℃~28℃之间。

1963年至1973年统计,≥35℃的日数,武汉为21.1天。1951年至1985年,武汉≥35℃的炎热日数共有705天,年平均为20.1天;1961年≥35℃的日数高达44天,1978年达43天。

武汉有些年份立秋后,又会出现一段高温,武汉人称为“秋老虎,秋半天”,但这时白天高温,深夜凉爽,热害不重。从高温的分布看,中心城区高于远城区。

20世纪90年代,由于长江流域降水偏多,洪涝灾害较重,武汉持续高温天数有所减少。20137月,武汉出现持续14天≥35℃的高温天气。 

低温冷害

冷害,是对农事而言。主要包括冬季寒潮、春播期的“倒春寒”和晚稻抽穗期的“秋寒”。

冬季寒潮常伴有明显降温、风雪和结冰等恶劣天气现象。当气温-9℃时,则天寒地冻,不仅对交通、航运、电讯等造成严重危害,而且给农作物、果木带来致命冻害。1981年至2000年,武汉市共出现5天严寒天气(198221天,198412天和1991122天)。

春季“倒春寒”发生在春季气候乍暖乍寒时,往往带来低温阴雨天气。3月中下旬至4月中旬间,特别是清明前后,当日平均气温低于12℃、最低气温低于7℃、日照少于4小时,这种类似冬季天气俗称“倒春寒”。此时正值早稻大面积播种,棉花普遍育苗,若遇上了“倒春寒”天气,无疑造成烂秧损苗危害。1981年至2000年,武汉出现3年比较严重的“倒春寒”天气(即198219871996年),约7年一遇。

秋季“寒露风”在9月上、中旬间,为晚稻抽穗、抽花和授粉期,若有较明显的冷空气和连阴雨影响,日平均气温连续3天或以上降至20℃以下,称之“寒露风”,会使花期不遇,导致晚稻空壳率大量增加而减产。1981年至2000年,仅19811985198619941997925日前较早出现了“寒露风”,平均4年一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