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历史名城->沧桑巨变

新网红路标打卡地——武汉“平和打包厂”

发布日期: 2019-03-28 13:03 来源: 未知

平和打包厂是英国人在汉口开设最早的棉花打包厂之一,是现存最久远、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武汉早期工业形态实例,也是武汉市现存的最早的大型钢筋混凝土建筑,在武汉近代工业史和近代建筑史上具有重大意义。

19世纪末20世纪初,武汉棉花市场渐趋繁荣。然而棉花质量轻体积大,属于易燃商品。松散的棉花用船运或车载既不安全也不方便,而且运费昂贵,损耗大。为了便于储存和运销外地就必须将棉花打包。传统的棉花打包法,打包后每包重约250斤,体积20立方尺,难以适应市场需求,由此拥有重型机械设备的棉花打包业应运而生。

1905年,英商平和洋行设立平和打包厂。该厂在汉口英租界华昌街(青岛路10号),资金182662.9英镑,主要生产设备有水压打包机3台、抽水机3台,动力660匹马力,以棉花打包为主,兼打包牛羊皮、羽毛、猪鬃、苎麻,月生产能力28800包(每包重250公斤),同时经营桐油、生漆、猪鬃、中药材、五倍子等进出口业务。自有营业工厂、堆栈房十余栋,仓库共78间,可容棉花15万市担。相对于传统打包棉花法,平和打包厂用机器压力将棉花压成原体积的1/17,每包重达380斤,而体积只有10立方尺,并且外面用麻袋包,用铁条捆,极为坚固,大大方便了运输和存储。

平和打包厂资本雄厚、设备先进、规模宏大,是汉口最早的打包厂。起初,平和打包厂独家经营,获利颇丰。因市场需求量大,其他打包厂相继成立,有英商的隆茂打包厂,中英合办的汉口打包厂,以及华商创办的穗丰打包厂等。其中汉口打包厂之主顾以黄帮居多,以其厂中之执事人员多系鄂籍。穗丰打包厂之主顾多属申帮。平和打包厂、隆茂打包厂之主顾以申帮及日商为多。

平和打包厂由外商开设,主要采用外国公司的管理制度。设经理一个,下分营业部、进口部、出口部等,各部门均有一个主要负责人。曾经担任汉口平和打包厂经理的人有巴士礼戴尔、信克、吉尔礼戴尔、好威尔、李德尔、何士敦(以上均为英国人),韦尔纳(德国人),李海龙(白俄),华人朱葆三、刘晓岚、刘宝余、朱子芳、刘筱复等。担任经理一职的人多是有学识有经验的人,如1949年的经理何士敦,毕业于英国黎氏大学,担任经理前曾在英国制皮工厂工作两年,在上海平和公司服务两年。

平和打包厂拥有先进的管理以及充足的劳动力,稳居行业前列。即使在1931年湖北遭受严重水灾棉花产量锐减之时,它也能凭着雄厚的实力渡过难关。1941年太平洋战爆发,日军进占平和打包厂,用于堆放军需物品,该厂业务完全停顿。抗日战争胜利后,平和打包厂于1946年复业开工。1949年武汉解放后,平和打包厂在武汉市江岸区人民政府轻工业局领导下进行“镇反”和民主改革。1953年12月由武汉市国营商业仓储公司接管,编为市仓储公司第三打包厂。1960年9月改为仓库。20世纪80年代,仓库从企业的实际出发,以抓“四好”仓库管理推进改革,建立起保证体系、信息反馈体系和经营责任制,取得了较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1982年、1984年连续两届被评为全国商业系统“四好”先进仓库。1993年,“平和打包厂”被定为武汉市优秀历史建筑。2010年,“平和打包厂”结束了其作为仓储和运输载体历史使命。2011年,“平和打包厂”被列为武汉市文物保护单位。2012年,“平和打包厂”旧址作为一级工业遗产列入第一批武汉市工业遗产目录。

现存的“平和打包厂”由6栋单体组成,目前总建筑面积约3.3万平方米。1905年最初的厂房是由上海协盛营造厂负责主持施工的,后来分别于1918年、1933年、1949年及新中国成立后等多个不同时期进行建造,是不同年代的产物,建筑风格各具特色,通过顶棚及走廊等空间联成一体。
2017年2月,武汉市启动“平和打包厂”老建筑修缮工程。修复团队采取“看病问诊、修旧如旧、延年益寿”的修复原则,把老建筑中的原钢梁、钢架、货物滑道甚至是水管阀门、墙上的标语等都保留了下来,使其在保留原貌的基础上焕发出新的光彩。据报道,修缮后的“平和打包厂”将作为汉口文创谷的组成部分,迎接文化创意产业入驻。其内部还将设立博物馆,不仅完整保留工业遗迹,还有望复原当年棉花打包过程,让武汉人更好地了解昔日工业历史。

参考资料:

1.徐鹏航主编:《湖北工业史》,湖北长江出版集团、湖北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

2.彭小华主编:《品读武汉工业遗产》,武汉出版社,2013年版。

3.曾兆祥主编:《湖北近代经济贸易史料选辑(1840—1949)第二辑》,湖北省志贸易志编辑室,1984年。

  • 相关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