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历史名城->沧桑巨变

南岸嘴从十年九淹到安然度汛

发布日期: 2020-07-22 11:07 来源: 长江日报

1998年洪水中的南岸嘴。长江日报记者邱焰航拍

2020年7月12日10时,俯瞰南岸嘴,江水滔滔。长江日报记者记者胡冬冬 摄

721日,两江持续高水位运行,武汉防汛的弦持续紧绷,与22年前同一天相比,56岁的国棉社区保安队长杨建明有着完全不同的感触。

这几晚我都整夜在龟北路巡查,一切都静悄悄的,路上碰到的人都很淡定。”杨建明说。22年前的这一天,一场罕见大暴雨袭击武汉,汉阳地区降水量达438毫米,南岸嘴也变成一片汪洋,当年的情形杨建明至今仍心有余悸。

近年来,各级政府、部门在防汛排涝工作上不断加大投入,南岸嘴早已摆脱水患,变身居民休闲胜地。

搬到新家5年,“下雨天心慌”早已成为杨建明一家的过往,但杨建明主动请缨,每年都回社区参与巡查,亲眼目睹南岸嘴1.28公里堤防变得固若金汤,杨建明心里有说不出来的畅快。

南岸嘴人已彻底摆脱水患    老保安队长请缨回来夜巡

熟悉的梅雨季,但以前的不堪经历早已成为历史。”720日晚,杨建明如往常一样,骑着电瓶车,从汉江边转到长江边,巡查沿途社区辖区的防汛隐患, “作为土生土长的南岸嘴人,看到这里已经彻底摆脱水患,我非常自豪。”

杨建明的父母是武汉国棉一厂的第一批职工。因为地势低洼,只要下大雨,厂区和江边都会渍水,江堤边棚户们每年汛期逃难的场景让他从小记忆深刻。

1995年,杨建明到国棉社区当起了保安队长,夜间巡查社区内外渍水隐患是他的重点工作之一。其间经历了“98抗洪”和2016年汛情,全程见证了南岸嘴“治水”进程。

2016年,在政府的帮助下,杨建明搬到了金龙路,全家人的居住条件有了巨大的变化。过去,他一家7口人长期挤在狭小的旧房子里,两家共一个厨房、4家用一个厕所,收音机是家中唯一的电器。“搬家时住房面积不足60平方米,现在房子有130多平方米,各种设施齐全,周围的环境也更好了,最大的变化是不用为淹水发愁了。”

自己摆脱了水患,但社区还在,他主动请缨,每天骑半个多小时的电瓶车回社区值夜班。

治水手段逐步升级    昔日防洪“神器”变成历史见证

杨建明每次巡查,都要经过两处特殊地点,就是当年国棉一厂建起的“防洪神器”,而现在早已成为历史见证。

1954年汛情后,国棉一厂在汉江方向修了一道坚固的防洪门,同时在长江方向筑起了一道防水堤,取名“东堤”。

防洪门多年前已经被拆除,而昔日的东堤现在也只剩一段近1米高的地基,砖面上斑驳的凹痕正是当年渍水的记录。虽然手握“神器”,但遇到严重内涝,社区还是一筹莫展。

在国棉社区书记罗斌手里,还保存着几张珍贵的历史照片:渍水时,社区工作人员泡在齐腰深的污水里为居民搬运物资;退水后,大家穿着套鞋,跋涉在垃圾和泥泞中,挨家挨户了解情况。

2002年,全市883个社区启动改造,国棉社区借此重点改造升级了地下排水管网。罗斌说,改造时,把地下埋的直径20多厘米的陶瓷排水管都换成了大口径金属管道。

以前汉阳全区的抽排任务都压在临近南岸嘴江边的高公街、国棉、汉汽、莲花湖等几个小型泵站上,抽排能力远远不足。”汉阳区水务和湖泊局排水科科长黄文华说,从2007年开始,汉阳陆续新建汉钢西、曹家碑、什湖、琴断口等大型泵站,抽排能力成倍增长,达到每秒250立方米以上,相当于1.18个小时可以抽完整个月湖的水,基本能够应对强降雨的到来,汉阳“六湖连通”等港渠工程也让城市如海绵一样提升了蓄水排水能力。

整体搬迁堤防加固    市民南岸嘴从容观赏两江美景

作为社区的老住户,杨建明对下雨很敏感,“以前逢雨必涝,每次下雨大家心里都是慌的,担心被淹”。

1998年后,下雨天出来“翻井盖”成为居民张明松等人的新生活习惯。因为担心渍水,只要下雨他就会穿着雨衣,手拿火钳,沿路查看排水井和路边的草丛、杂物堆,寻找渍水点,一旦发现就马上汇报,这个习惯坚持到了2016年搬走。

1998年特大洪水时,南岸嘴共有居民12844216人,企业47家,码头8座,当年洪水导致经济损失达1000多万元。

1998年汛后,武汉开始对两江四岸进行全面综合整治。1998年底至1999年,南岸嘴居民和企事业单位整体搬迁,该地区沿江沿河平均削坡60米,扩展汉江出江口,让陆于水,新建29米高程的驳岸墙。

我们亲眼看着江堤翻新了,社区的基础设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社区出现渍水的情况也越来越少,大家也不再害怕下雨。”杨建明说,直到自己2016年搬走,社区此后从未出现过严重渍水的情况。

每次巡查,杨建明内心总会感慨万千,短短22年间,南岸嘴彻底摆脱了渍水困扰,变成了市民观赏两江美景的胜地,而每一个曾经的南岸嘴人也都正在通向幸福的大道上飞奔。

  • 相关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