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历史名城->民俗风情

武汉岁时节令习俗

发布日期: 2020-07-02 11:07 来源: 武汉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武汉岁时节令习俗具有传统楚风的共性,最早可以追溯到汉魏时期,内容和形式时又变化。如正月十五元宵节,多舞龙灯,汉口则“灯市颇盛”;三月初三为上巳日,江夏“城人游春东郊”,汉口人则“挈侣渡河”,游汉阳月湖。明清以来,经济活动活跃、市镇文化繁荣、区域文化交融,岁时节令之俗繁多。

武汉高龙

民国初年,“阳历兴、阴历灭”。一方面,洋俗、新俗进入岁时节令,如上流社会争相与洋商交好,过圣诞节也为时尚,“与洋商接洽多用西历,而于本国账项之期限用中历”。另一方面,传统的岁时节令习俗仍为世人所重。体现了中西习俗、新旧习俗的融合。

共和国成立后,公行阳历,阳历元旦也为时重。岁时节日中增加了三八妇女节、五一国际劳动节、五四青年节、六一儿童节、八一建军节、十一国庆节等节日,以及“植树节”“教师节”“护士节”“老人节”等进入人们的社会生活,西方的“情人节”“愚人节”与“圣诞节”也出现在一些市民生活中。90年代后,武汉市人大常委会通过决议,将每年的9月28日定为环卫工人节,将5月16日武汉解放纪念日定为成人节。

正月

正月初一(春节)为农历元旦,俗称“大年初一”。因系新岁之始,各家庭早作准备庆贺。大年初一,男女早起,穿戴整齐,焚香烛纸钱,祭天地、家神。卑幼拜尊长,名曰“拜年”。燃鞭炮开门,向喜神方(按当年“皇历”定向)礼拜,名曰“出方”。民国伊始,农历正月初一改称“春节”。过的形式内容,官不问,民亦照旧。1949年后,春节放假3天,各单位纷纷给离退休职工、烈军属、残疾军人、孤寡老人拜年慰问。亲友家互拜,请客送礼之风仍存,但迷信及禁忌内容残留不多。20世纪80年代后,送贺年卡,电话拜年,电台、电视台点歌拜年,送鲜花等多样形式,渐为市民采用。十五日(元宵节)亦称“上元节”,为新年后第一个月圆日。扎灯、卖灯、玩灯、看灯,人人忙碌。锣鼓喧天,鞭炮震耳,各路龙灯结队而来,通宵达旦,热闹非凡。龙灯队伍,沿街起舞,有的要吃要喝要钱,店铺应接不暇。新中国成立后,文明玩灯一直是元宵节治安的重要工作。玩灯只在十五日夜进行,好事者也有提前两日、延后三日之举,谓十三日为“试灯”,十五日为“正灯”,十八日才“送灯”,这天家家做汤圆,合家围桌吃汤圆,寓“合家团圆”之意。

二月

二月初二为传说中的龙抬头,农家撒石灰画地,从大门、庭院撒到厨房,再撒水缸四周,谓“引龙回”。初六左右为惊蛰节。谚云“过了惊蛰节,耕作无停歇”“惊蛰闻雷,谷米贱如泥”。十五日(花朝节)又称“百花生日”。妇女多去庙祝贺花神诞辰,取红纸包贴花枝果树,谓之“尝红”。新洲区旧街的花朝节后来演变成当地一年一度的庙会,90年代后发展成为招商引资、发展当地旅游的盛大的节日。

三月

三月初三为上巳节,俗称“三月三”。市民多郊游踏春。素有用地菜(即荠菜,俗称地米菜)花煮鸡蛋、包春卷的习俗,俗谓“吃了不晕头”。清明节前一天是寒食节。为纪念春秋晋国介之推,民间禁炊三日。清明节是日有扫墓、踏青之俗。旧时汉口居民多由武圣庙、泉隆巷等码头过河,到汉阳扫墓。武汉解放后,新辟扁担山、石门峰、九峰等墓地,清明节前后上坟扫墓者络绎不绝,各单位亦结合爱国主义教育,组织群众到革命烈士墓地扫墓。二十八日(东岳天齐大帝诞辰),旧时的汉口东岳庙搭台唱戏,香火旺盛;武昌宝通寺则办“天齐会”,绅商仕女前往烧香还愿,春游寻胜;此日又称“甘蔗节”,说是日吃甘蔗可以“得福消灾”。

四月

四月初八为旧时的佛诞节(亦称浴佛节)。寺庙僧侣取五香水冲洗佛像,设斋供佛。二十八日为药王孙思邈的诞辰日,药帮各店到药王庙敬神、演戏、欢宴。

五月

五月初五为端午节,人们多到河边观看龙舟竞赛。龙舟竞渡,多选汉水码头。民国时依旧“河中众桨齐飞,疾如风雨,岸上观者如堵”。武汉解放后,竞渡一度减少。进入改革开放时期,龙舟竞渡成为武汉社会文化活动的重要项目,与“渡江节”同时组织活动。端午吃粽子习俗,至今未衰。

六月

六月初六为天贶节,俗谓“龙王晒鳞日,是日晴主吉”,市民晾晒衣被,老人晒寿衣,官吏晒官服,藏书画者晒字画,僧尼则晒佛经,谓“晒伏”,目的是防霉除蠹。沿江河码头及鹦鹉洲一带居民,信奉“杨泗将军”,多参加“磨子会”,以石磨为杨泗将军偶像,抬磨赛会,招摇过市,遇有放鞭炮者,则舞磨一番。二十四日为传说中的雷公诞辰日,民间敬畏雷公,是日诣雷公庙进香,祈雷公炸雷显威,镇伏妖魔。

七月

七月立秋这日,农家根据立秋时辰,占卜气候和年成丰歉,饮“秋水”服熟赤豆七粒,谓可免患痢疾。初七为乞巧节(又称“七夕”)。传说牛郎织女两星是夕相会。妇女在黄昏时即洒扫庭院,摆酒脯鲜果,向银河膜拜,祈福、祈寿、祈婚姻美满或乞子;妇女多打扮梳妆,晾晒衣服,因织女将打扮后渡天河会牛郎,人间也跟着忙碌仿效。十五日为中元节(俗称“七月半”“鬼节”),市民无论贫富均购钱纸、金箔,叠成纸锞,装入厚纸袋中,上书亡人姓名,然后焚烧,谓之“烧包袱”。

八月

八月十五日为中秋节,是夜月圆如镜,寓意团圆。三镇向有拜月、赏月、月下泛舟、猜灯谜、摸秋、送瓜、吃月饼等习俗。武汉解放后,中秋节习俗几乎只剩下吃月饼一项。

九月

九月初九为重阳节,旧时三镇居民亦仿古俗登高避灾,是日举家或邀友登洪山、龟山秋游,随带饮食野餐,酒用菊花酒,以防病防灾。

十月

十月十六日相传是寒婆下凡砍柴的日子,俗以此日之阴晴,占今冬之寒暖。亦有此日不宜出门之说。

十一月

十一月俗称冬月。冬至开始“数九”,进入寒冷季节。冬至宜雨、宜霜不宜雾。冬少雨雪,则来年春旱且多虫害。在冬至这天,人们杀猪宰羊,腌制鱼肉,更易新衣,祭祀祖先。

十二月

十二月俗称腊月。初八(腊日)俗称“腊八节”。传说释迦牟尼得救成佛即在当日,寺庙也诵经演法,取新米、豆、果和糖等煮粥,是为“腊八粥”,以供佛斋僧,以表庆祝。然“粥少僧多”,当日寺庙僧尼多沿街挨户化米,谓之“化腊八米”。自“腊八”起,商店开始出售香烛、纸钱、爆竹、春联及门神、灶神、财神的画像,各家开始“忙年”。二十三日为祭灶神日,可接祖先“回家过年”,杀猪宰羊,再“送灶王”。此日前后,家家均须择吉做卫生,俗谓“掸扬尘”,务求彻底干净,以示除旧迎新。二十四日是农历的小年,也有二十三日过小年的,合家祭祖、欢宴,彻夜燃灯,人不喧闹。三十日是农历的除日(是夜称除夕),旧时各家亲人齐聚,肴酒俱备,水缸挑满,大门悬灯笼、贴春联;供奉三牲、关门(叫“闭财门”)祭祖、接灶(接灶神),然后吃团年饭;酒醉饭饱后,全家人在午夜前不就寝,甚至通宵围坐火盆边“守岁”。武汉解放后,市民过年的传统习俗不断嬗变。其迷信糟粕淘汰,守岁、拜年也渐淡化。伴随社会生活的“快节奏”,人们过年亦力求简化,以电话向亲友贺年;“团年饭”全家老少上餐馆吃包席;“除夕”儿孙绕膝围坐,共同欣赏电视台的迎春晚会节目,备感新年快乐。

武汉归元庙会

参考文献:武汉地方志编纂委员会.武汉市志·社会志[M].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1997.

图片来源:《长江日报》

(作者:张昀)

  • 相关附件